正文 第两千零三十七章 基本无碍

    李优看着自己女儿跑路的背影,心下感叹,果然是女大不中留,不过话说回来本来当初李优就有将自己女儿嫁给诸葛亮的想法,可惜当初诸葛亮人家有婚配对象。

    对于李优来说,诸葛亮是他衣钵的继承人,虽说没收为弟子,但真的是当关门弟子在养,而且其能力极其优秀。

    好吧,自己女儿看上诸葛亮恐怕也是因为这是一个龙凤一般绝顶的人物,还成天在自己面前晃,只是可惜了。

    【算了,小辈的事情,小辈自己解决,苑儿的意思是,姬湘虽说变化了但是并没有我们之前所想的那般变化大。】李优默默地思虑,不过这样也才正常。

    另一边李苑被李优骂了一顿之后,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当即开开心心的回自己的家中,开始收拾东西。

    “唔,去西域倒是一个麻烦,凉州那地方总是有些糟糕,父亲一贯都是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我需要想想办法了。”李苑倒也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虽说有些被诸葛亮迷得心神荡漾,但脑子还在。

    另一边,鲁肃已经将自家大姨子接到自己家了,鲁肃的祖母看到姬湘明显很高兴,不住的嘘寒问暖,鲁肃颇有些尴尬。

    “哦,湘儿那边出了点事,需要住在家里,这样好啊,这家里本身就空荡荡的,连个贴心的人说话都没有,你早就应该将人接回来了,去,明天将宁儿也接回来。”鲁肃祖母很喜欢姬湘,絮絮叨叨的叮嘱着鲁肃,让鲁肃颇有些无奈。

    教育完鲁肃之后,鲁肃的祖母又一脸笑容的开始暗示姬湘,姬湘则很是温和的恭维鲁肃祖母,顺着对方的意思夸奖鲁肃,顺带鲁肃祖母什么意思,徐宁,姬湘,鲁肃三个人都知道。

    鲁肃侧头看向房梁,他一直以来最尴尬的就是这种情况了,姬湘有不正常的时候,但是正常的待人接物,一个源远流长的世家女,其实能做的很好的,这也是鲁肃祖母喜欢姬湘的原因。

    应付过自家祖母,鲁肃有些心虚的对着姬湘说道,“祖母说的话别往心里去,她只是很喜欢你,所以才总是围绕着这一点。”

    姬湘瞟了一眼鲁肃,“我发现你今天突然不怕我了。”

    鲁肃抽搐,又想起以前那被姬湘统治的时代,“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了,是你搞的乐子太大了,我现在正在想办法庇护你。”

    “娶我?”姬湘思维像是突然断弦,然后又拐到了另一条路上。

    鲁肃嘴角抽搐,“一个女儿家,将这话挂在嘴上,你也不脸红。”

    姬湘停步,想了想,然后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鲁肃,鲁肃莫名的想起来自己被强扒衣服治疗的时候了。

    鲁肃不蠢,就今天这个事情,他看的非常清楚,姬湘被禁足几乎是无可改变的情况,这家伙最大的问题就在于那不受控制的破坏力。

    而寻常人基本上是没资格禁足姬湘的,有资格的人要么是内气离体,要么是精神天赋精神天赋的拥有者,只有这两种人在心灵不出现大的起伏的时候,才能无视姬湘的能力。

    虽说鲁肃现在基本已经想通了,姬湘基本不会乱使用这种能力,但鉴于她的危险性,该有的防备也必须有,而以陈曦,李优等人不留隐患的方式,防备都是摆在台面上的。

    也就是说最后看护的人十有**就是鲁肃,鲁肃又不蠢,结婚都结了两次,他能不知道自己祖母是什么情况,姬湘只要搬过来,时间久了很有可能就会被自己的祖母说服。

    好吧,其实都不应该是被说服,是被烦透了,为了避免继续烦自己,以姬湘正常的心理,自己都会想办法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

    “唉,姬湘,以后别涉及这种危险的东西了,你可能要被禁足很长时间的,而且就算以后解除了禁足,你的活动范围也会受到限制。”鲁肃带着叹息,略有无奈的劝慰,也算是打防疫针,兼岔开那个尴尬的话题,大姨子的思维模式终归有些奇怪。

    姬湘侧头以一种鄙视的神情看着鲁肃,鲁肃有些懵,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居然遭遇到了鄙视。

    “说的好像我出门一样。”姬湘翻了翻白眼说道,虽说性格长歪了一部分,但整体的性情其实并没有发生太严重的变化。

    这三年,绝大多数时间呆在医学院,等病人上门,偶尔去看看自己的两个表妹,然后就是拿到那册书之后开始研究,之后被弄到长安,在俘虏营呆了接近三个月还是没出门。

    建立山门的时候,十次出门去挑战大儒,两次去解决建立山门的问题,建立山门成功之后,又是两个月没出门,直到今天被抓。

    鲁肃一愣,然后仔细想了想自家大姨子的作息,貌似姬湘属于那种呆在一个地方基本上就不会挪窝的那种,只要没什么大事,她就不会乱跑,从某个角度来说禁足对于这种宅在家中的人来说基本没什么影响。

    “这样也好。”鲁肃有些抽搐,但这真的是一个好事,“回头需要什么就给我说,我帮你带回来。”

    “继续回到上一个问题,我在说‘娶我’的时候,你虽说尽可能的保证面色不变,但实际上却有一些其他的神情变化,有窃喜,也有尴尬,还有一些别的神色。”姬湘双手抱臂,托了托,然后将问题又强行掰了回来,完全不顾及鲁肃转移话题的努力。

    这一刻鲁肃真的是脸皮抽搐了,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送你去内院休息。”

    这一刻鲁肃深刻的觉得,自己八成要遭。

    “切。”姬湘不满的看了一眼鲁肃,然后被鲁肃乖乖的送到了内院,指了七八个仆人给她。

    “你就乖乖在这里休息,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就说,别对家里的仆人下手。”鲁肃临走时有些不太放心的告诫道。

    “好”姬湘无语的看了一眼鲁肃,但是眼见对方盯着自己,于是拉着长音回答道,也算是给鲁肃一个保证。

    “那你休息吧,我去想办法解决这个麻烦。”鲁肃招呼姬湘休息,然后自己准备晚上加班。

    鲁肃准备今天就将这几十万的俘虏编撰成册,然后下发到各地区需要建设的地方,将几十万俘虏拆成那种三百人一队的状况,分发到各地,这么以来不是大目标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人察觉。

    毕竟每一批次的俘虏都会出现这样的家伙,能分到这么一队俘虏,对于下面搞建设的人来说简直就是运气,哪里会管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之类的东西。

    “唔,这一方面看起来需要给公佑透个底。”鲁肃拿着李优半成品的奴籍,开始快速的编撰处理各地基础建设工程所需要的劳工名册,这一次鲁肃也不打算核对了,尽快解决问题为上。

    在鲁肃加班的时候,陈曦终于给刘备解释清楚了姬湘的问题,然后昏昏沉沉的回家,不出意外,今天之后的十天之内,其他工作都会往后推一推,然后这件事肯定放在最核心的地方,要第一个解决。

    次日,陈曦提着食盒来政务厅的时候,鲁肃正趴在桌面上休息,这次真的是干了一个通宵,到天微微亮的时候,鲁肃终于勉强处理完毕了,然后直接趴在桌面上睡着了。

    “你们两个看起来也挺累啊。”陈曦将食盒摆好之后,李优和郭嘉也面带疲累的出现在了政务厅。

    “你居然还能睡的好。”李优低声的怒斥道,不过可能也是不想打搅鲁肃,招了招手,让陈曦和郭嘉都一起出来。

    “诏书这边我已经搞定了,主公也已经审核过了,今天就会发往长安,俘虏营那边我已经命人隐蔽戒严了,不让消息外传,文则和叔至这两个当事人已经将他们所有看到的知道的,都详细撰写下来了,涉及的相关人员,也都封口了。”李优有些困倦的说道,但在说起于禁和陈到撰写的内容,还是双眼一亮。

    “我这边已经动用一些渠道让姬家知道部分我修改之后的情况,现在就等姬家上钩了,那十个参与这件事的儒生我已经派人继续去深入调查,其中涉水最深的是水镜先生和彦方公。”郭嘉同样也有些困倦的开口说道。

    “其他八个人基本都没有可能涉及到这件事,康成公只是对于心学的知行合一这一点有兴趣,彦方公可能发现了一些问题,不过以他的道德不会外传,唯一的可能是水镜先生。”陈曦点了点头说道,当初将这些人撬走,还是陈曦出的手。

    “水镜先生那里怎么解决。”李优一挑眉说道。

    “子川大概已经解决了。”郭嘉笑了笑说道。

    陈曦则是点了点头,一个杂家的大佬,对于知识的渴求不是说笑的,相比于从姬湘那里旁敲侧击得到了零零碎碎心学的另一面知识,哪有直接天降一本哲学思想典籍带感。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一本书砸在司马徽的头上,现在司马徽已经沉浸在哲学与智慧的海洋,恐怕姬湘是谁都记不起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