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三十六章 解决

    刘备闻言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陈曦有防备就好,只要陈曦有心理准备那么真要说的话其实事情并不算太大。

    另一边李优正在加紧处理陈曦遗留下来的手尾,这一次的事情在刚接触的时候理由认为极其麻烦,结果现在已经确定姬湘外传的心学并非是心理学,而是纯正以知行合一为核心的那个心学。

    虽说有左拼右凑的感觉,但其核心思想之高,还是足以勉强对抗那些大儒的思想,有了这么一个掩护,虽说在辩论的时候也曾暴露出一部分邪性的思维,但有核心的思想镇压,正常人想要解析出另一种解释的话那基本上算是想多了。

    “情况如何,奉孝。”到晚上的时候,李优将所有的手尾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郭嘉那一部分的也基本解决了。

    “比想象的好很多。”郭嘉点了点头,“子川,虽说有疏忽失手的因素,但总体还是防范的很严实,当时参与辩论的那些人,现在都已经不在邺城了。”

    “嗯?”李优微微皱眉,“他们不在的原因是什么,可别是发现了某些蛛丝马迹,然后躲到深山老林去研究。”

    “不是,康成公,彦方公在之前姬湘和他们辩论后不久,迁往东北的世家有人来邀请他们去东北讲学,一开始好像是彦方公和管幼安,但是后来被子川扣下来了管幼安。”郭嘉缓缓地解释道。

    “也就是说,当初涉及姬湘的那十个人现在都不可能接触到这里发生的事情?”李优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绝对没有可能接触到,这些人是子川自己审批送往东北的,因为儒家被百家下了狠手,断了中下层,他们现在都是孤家寡人,加之当时是慈明公亲自来邀请,所以绝对不可能还有人在境内。”郭嘉点了点头说道。

    “那基本在这件事上就没什么问题了,唯一一个可能会被怀疑缘由就是刚刚开宗立派没多久就关门了,不过这一个问题对于那些已经前往了东北的大儒来说,太过遥远,思虑的可能性不大。”李优虚敲着几案,开始思考是不是还有什么漏洞。

    “这个简单,主公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求一封诏书就是了。”郭嘉嬉笑着说道,“毕竟是女子,要嫁人了,封山门算什么。”

    “这招不错。”李优闻言默默地点头,“到时候给当初的那十位都发一封邀请的信函。”

    “本人亲来的可能性基本没有,这么一来最后一点也就掩盖了,至于出兵这个,问题不大,我们自己封口就是了,文儒,你看看还有哪里有问题。”郭嘉盘坐在李优对面开口询问道。

    “你来解决婚嫁问题,我来想办法补诏书。”李优面色平静的说道,这么一次性修补过去,也就剩下一个麻烦,那就是看好姬湘。

    “子敬这边怎么说?”郭嘉笑骂道。

    “子敬祖母同意即可,更何况子敬祖母本身就深喜姬湘,毕竟姬湘于子敬和子敬祖母都有恩情,此次你去说通难度不大,只是姬家那边需要给一个解释,否则恐怕会心生怀疑。”李优看着郭嘉的神色摇头说道,鲁肃,太史慈,徐庶这三个是出了名的孝子。

    “补三书六礼,补的急一些,说的时候也隐晦一些,反正不能让他们见到姬湘。给他们一种错觉,或是奔者为妾,或是还能保住姬家的脸面,想来姬家依旧认为她们家的女儿和曾经一样。”郭嘉缓缓地开口说道。

    李优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你做这一方面,我来解决诏书的问题,我们分头行动,尽快将这件事做成事实。”

    “好。”郭嘉点头,他也知道这件事耽误不得,当时在陈曦说出口之后,他直接离开便去调查相关的东西。

    不过情况还算不错,至少没有出现超乎预料的情况,而既然没有外传,那么李优和郭嘉就有绝对的把握将这件事掩饰下去。

    “那几十万俘虏怎么办?”李优缓缓地开口说道。

    “不用管,依旧做奴隶就是了,现在他们的情况几乎是最佳的奴隶劳工,他们的进度会远远超过正常的水平,直接使用就是了,不用掩饰,将他们独立编制就是了。”郭嘉沉吟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相比李优这种不行就杀掉的方式,郭嘉还是需要思考一下,至于陈曦,虽说不认可公孙瓒那种死掉的胡人才是好胡人,但陈曦可也不会对杂胡俘虏讲人权。

    陈曦的人权都是给自己人讲的,对于敌人,一旦成为了敌人,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用下半生去弥补自己的错误,当然这是在对方不愿意赎人的情况下。

    因而面对已经被扭曲了意志,狂热的要去自我赎罪的胡人,陈曦根本没有任何的压力。

    当初抓捕俘虏就是为了让他们劳作,让他们赎罪,现在他们因为意志被扭曲,狂热的要去自我赎罪,陈曦完全不会因此而觉得这是一种错误,也不会觉得自己的行为有问题。

    都抓捕了俘虏,都做了让他们苦役二十年的准备了,还装什么装,真要讲人权,讲圣母,从一开始陈曦就应该将汉室储备的粮食送给之前无法过冬的杂胡,让他们安稳过冬,然后达成“大同社会”。

    这才是扯淡呢,既然选择了战争,那就要做好战败的准备,真按照古代战争的方式,这些没办法赎回的战俘,本身就是私有财产,别说是拿去做实验了,就算是杀了也没人管。

    本族的内战还讲究的人权,还有点道德制约,对于外族的战争,尤其是对于蛮夷的战争,对于连文化文明都没有形成的外族的战争,那不是过家家,那是你败了亡国灭种活该!

    所以从一开始李优,郭嘉,鲁肃都没在乎那几十万杂胡的死活,在乎的是姬湘表现出来的不受控制的破坏力,看清楚,是不受控制的破坏力。

    至于那几十万杂胡,其实真要说,郭嘉和李优这种人反倒觉得变成这样虽说有些渗人,但就实际而言,更为好用。

    “也好。”李优沉吟了一会儿说道,真要说坑杀掉着几十万杂胡,李优也觉得有些可惜。

    好不容易弄出来了几十万乖乖听话,任劳任怨,不要工钱,自愿赎罪的杂胡,国内的建设速度几乎可以以飞一般的速度飙升,对于整个国家的基础建设速度确实是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

    因而李优犹疑了一阵子之后,还是打算将这几十万杂胡留下来,毕竟是一批任劳任怨的好俘虏。

    “你该不会真想全杀了吧。”郭嘉有些牙疼的说道,李优这混蛋还是和以前一样狠。

    “以前的处理方案不就是统统干掉吗?”李优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说实话,要不是这些人对于这个国家接下来的建设有太大的助力,李优真的会举屠刀的,毕竟对于他来说杀人没有任何的压力。

    “尽可能的少杀点人,虽说杂胡不算人,但看在他们现在的状态上,也不该有这个想法。”郭嘉给李优倒了杯酒劝诫道。

    李优心下冷笑,要不是看在这群人实在是太适合作为劳工,就这一波为了保守秘密李优绝对会统统干掉。

    郭嘉眼见李优面无表情,也猜到了对方的想法,心下感叹,虽说他也不将杂胡当人看,但是真要让他下令杀的话,他也很难做到。

    郭嘉,陈曦这种在战场上对敌全歼对方十几万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压力,但是要随意屠杀俘虏的话,两人还是存在一定的心理压力,真要说的话,这其实也并非是所谓的善心,只能说是为人的道德准则。

    李优和郭嘉碰了一杯之后,闲聊了一会儿,郭嘉便离开了李优的府邸,从现在开始,在十天之内,他们两人便基本上能将这件事可能遗留的问题全部解决掉。

    “苑儿,出来。”郭嘉走了之后,李优的脸拉的很长,然后头也不回的说道。

    很快李苑就从侧厅走了出来,有些畏惧的看着李优,虽说她是独生女,但是他爹对于她并没有太多的宠溺,相反她更是敬畏李优。

    “爹。”李苑低头有些畏惧的开口说道。

    “是谁让你去的?”李优盯着李苑说道。

    “我自己要去的。”李苑低头说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姬家女的东西有没有问题,其他人看不出来,你看不出来?”李优盯着李苑冷冷的说道。

    李优只有一个女儿,也没有再要子嗣,因为当年的李优清楚,自己如果功成,那么死后肯定会被反攻倒算,有儿子,反倒还要为子嗣谋划,还不如一门心思完成自己的理想。

    “……”李苑沉默,她能说诸葛亮跑了她心情不好,谁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说吧,你到底怎么想的。”李优看着自己女儿的神色,缓和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我要去西域。”李苑默默地开口说道。

    “滚去你就别回来了。”李优冷冷的说道。

    “哈?”李苑一愣,然后赶紧往出跑,一边跑一边说,“其实姬湘不反感禁足的,实际上大多数时间她都是呆在一个地方不动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