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三十五章 反制啊

    陈曦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之后,乘车前往刘备的府邸。

    “子川,你来了啊,坐吧。”刘备看起来一直在等陈曦前来。

    陈曦闻言点头,找了一个常坐的地方坐了下来,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次确实是他的问题。

    “子川,这一次的问题你是怎么想的。”刘备让侍女给陈曦添茶倒水之后,打发侍女离开,然后才开口询问道。

    “这次确实是一个意外,我确实是失手了。”陈曦也没有掩饰的意思,直言不讳的说道,这次的发展确实是出乎了自己的预料。

    “姬湘的那个学派真的有那么强的威力?”刘备闻言微微吃惊,然后将茶杯放下,有些不大相信的询问道。

    “有,而且还能继续变强,准确的说,姬湘现在所学的学科,距离完全发掘出潜力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陈曦略有犹豫,但也没有在这一方面掩饰,实话实说即可。

    “是吗,就算是到了这种程度,距离完全发掘出潜力还有非常远的距离。”刘备面色明显凝重了很多。

    “何止,姬湘现在的使用方式还是很基础的那种,毕竟这么一个学科才诞生,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提如何反制这一个学科。”陈曦带着一种苦恼的神色说道。

    在当前而言姬湘确实是不折不扣的心理学大师,但真就实际而言,姬湘现在的学派距离后世真正衍化出来的心理学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简单来说姬湘现在的心理学面对后世的心理学最多也就是一颗种子,不过这一颗种子的潜力非常之巨大。

    后世的心理学成长到无解的原因在于有漫长的过去,以及短暂的历史,厚积薄发之下,在其破坏力还没彻底显现的时候,这个学科已经完成了统一,而且无数人已经进入了学科。

    也就是说在二十世纪,心理学各大学科成型,各大核心理念都出来的时候,整个心理学都成长为参天大树,各国各地才出现了反制心理学的想法。

    然而那个时候有鬼用,那个时候已经根深蒂固,成长为参天大树的心理学根本不是当时勉强才有一个种子的学科能应对。

    生不逢时,可以说这么一个学科基本没有诞生的希望便已经被扼杀在了心理学枝繁叶茂的阴影之下。

    而现在这个时期,姬湘闹到的哪怕比现在还大,但就本质而言,现在的心理学撑死也就是一个种子,就算是罪恶之花,也需要成长才能开放,从一开始就有人掠夺营养的话,想要如后世那么泛滥,真的就是想多了。

    更何况,相比于十九世纪,各个国家都已经有了这一方面的研究,最后连扼制都没办法扼制不同,这个时代真正能谈得上懂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姬湘,就连陈曦也最多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这是时代和岁月带来的最大的不同,姬湘之前用的那种传销洗脑的方式,那只是最粗暴的使用方式,而用以发展下线的那种方法,那不是教授心理学,那是精神污染。

    想从这一个方面窥视心理学的话,恐怕不仅仅会一无所获,还会将整个人搭上去。

    至于正统的方式学习的话,要过的不是姬湘那一关,是陈曦这一关,当初姬湘和陈曦约定不外传,陈曦都安插了十一个人,如果姬湘要收一个弟子,那审核的流程绝对不是说笑的。

    可以说陈曦最大的失误是估错了姬湘恢复人性的速度,如果姬湘依旧是轩辕主祭,这种东西学了就学了,反正就她一个人会,她存在的意义一方面是正向开发,一方面则是逆向破解。

    至于说其他人想要获得这种力量,嘿,虽说姬湘在说这是学科,这是可以传承的科学的时候,李优等人头皮都炸了,但陈曦明摆着只是笑笑,从古至今邪教那么多,但真正出现心理学这个理论都到十九世纪去了。

    虽说因为漫长的历史,以及那深厚的底蕴,十九世纪后半叶开出心理学的概念之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心理学就汲取历史的底蕴,快速的成长到苍天大树。

    可现在是什么时代,对不住,当前仅仅是二世纪末,代表着心理学漫长历史的教派尚未上线。

    一个一无所有的学科,在连零碎的思想和核心的理念都没有情况下,有人要是能靠一鳞半爪塑造出来,那有没有今天这一出,对方恐怕迟早也会塑造出来。

    这才是陈曦选择了姬湘继承这一学科之后,肆无忌惮的原因,无喜无悲,无善无恶,执自然之道的天人,在陈曦看来实在是太适合了。

    且不言陈曦本身精神天赋就能反制,单就说当初姬湘的状态,做出了约定就不会外传任何的东西。

    对于那个时候的陈曦来说,他只不过将死物转移到了姬湘身上,让姬湘逐渐的正向的完善这一学科,并且逆向的反制这一学科。

    毕竟这一个学科只有一个人,不会有其他任何的分支,说是闭门造车也罢,但总归是自己和自己在玩,如果这种情况下都诞生不了用来反制自身学科的另一学科,那只能说是不愿意去做!

    可当初维持在天人状态的姬湘会有不愿意这个概念吗?相反,肯定愿意,阴阳互体,阴阳化育,阴阳对立,阴阳同根这才是自然,所以根本不需要陈曦去管,当时那个状态的姬湘就会去反制。

    一个人反制自己开创的学科,而且一整个学科还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出不了东西。

    又不存在同一学科其他人的理念的干扰,姬湘自己本身就是这一学科的开山宗师,在这种情况下,从一开始心理学就会诞生两颗种子,而不会像现实那样,一开始就因为千多年的历史,被捅破窗户纸之后,厚积薄发,直接壮大到无力反制的程度。

    “那要是失败了呢?”刘备静静的倾听完陈曦的话,将茶壶递给陈曦,然后才开口说道。

    “现在就是失败的情况,只能将之禁足了,只要她不将心理学外传我不会下手。”陈曦略带沉默的说道。

    “要是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外传了?”刘备有些刁难的意思,毕竟这一次确实是太过危险了。

    “玄德公,记得我精神天赋是什么吗?”陈曦沉默了一瞬开口说道,“我的精神天赋是吸收认同之人的精神量,这些精神量其实都包含着近似的感情,也都包含着相同的意志。”

    “虽说我不可能准确的从精神量之中找到某一个人的精神量,但如果那个人的意志被扭曲的话,对于我来说其实非常容易破解的,因为所有的意志扭曲都不可能是完全的扭曲,如果是完全的话,那也不算是扭曲了。”陈曦神色平静的说道。

    正是因为有这一点,陈曦才敢让姬湘去尝试。

    至于姬湘将整个心理学的核心肆意的传播出去,开什么玩笑,陈曦的监管还不至于这么垃圾,从姬湘完成自己的理论之后,姬湘接触的人都有记载。

    一个学生连十个都不到的山门,算上奴仆有十一个都是陈曦安插进去的,在这种情况下,姬湘要还是能传播,那陈曦只能说,这属于大宇宙的意志,他也没辙了。

    当然这些都是说笑的话,陈曦虽说有不靠谱的时候,但是还不至于不知轻重。

    “你毕竟是一个人,姬湘那可是一个学科,你确定……”刘备沉吟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但话说间,他已经想起来一件事了。

    “你当初让曹孟德和孙伯符治下以汉谋当初的庙宇为祭祀的时候其实就实在谋划这个?”刘备皱眉说道。

    “也不算,当时只是为了保留调节四时节气的能力(详见戏志才分离精神天赋,曲奇传播良种时,石刻碑与祭庙,北疆时陈曦的计划,以及日本时,陈曦对于太史慈所说的自身精神天赋体系已经完成)。”陈曦摇了摇头说道。

    当时陈曦提议用这种方式的主要原因就在于,陈曦已经确认了自己的小玉璧在荀手上,也就是说如果外围精神量足够,且陈曦愿意放开权限的情况下,他的精神天赋在巨量精神量的包裹下是可以长久存在的。

    所以陈曦借由曲奇那遍布天下的祭庙,放开了部分的权限,一方面是侵蚀曹操等人的势力,一方面也确实是在巩固汉室的根基。

    毕竟陈曦精神天赋超强的天时调节能力,来自于认可之人的游离精神量吸附,也是基于此,陈曦尝试借由曲奇祭庙实行统一的调控。

    当然现在基本没什么效果,等过两年确定曲奇的祭庙确实是能调控四时之后,那汉室其他统治范围就实质而言已经纳入了陈曦的体系,而那时陈曦放开一部分能力,让精神量足够的地方能如荀那样操控就是了,随着掌控的地方越来越大,放开一部分才是正道。

    不过那是之前的用法,现在的话还有一个意义就是反制邪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