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三十三章 从一开始就被算计了

    当场除了陈曦和姬湘,包括鲁肃和中立的满宠头发都炸了,满宠这货属于依法办事的主,姬湘干的事情可怕吗,确实很可怕,但那又如何,汉律上有规定不允许姬湘扭曲杂胡的意志?

    有个鬼,相反,真要按照汉律来说,姬湘干的还是好事,所以满宠根本不管李优说什么,李优如果要下手,还需要过满宠这一关。

    李优闻言原本就遮掩不住的冷光几乎在瞬间变成了杀意,这是一个学科,那就意味着灭了,也会再一次长出来。

    “正常学习的话大概多久能学会?”好在李优毕竟是李优,在出现杀意的瞬间,就明白了姬湘这句话的意思,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询问道,他突然发现自己小看了面前的女子。

    “看人,有人可能学一辈子都是废物,有人没教材,给个理论就能学会,比方说我。”姬湘带着某种骄傲说道,好吧,这一方面确实是值得骄傲,就算从一开始她就被算计了,但她的天资不可被否认。

    如果是以前鲁肃等人可能还会反驳,但是出了今天这一出,鲁肃都没有了反驳的动力了,自家大姨子从某个角度讲的话确实是妖孽,洗脑了几十万俘虏啊,鲁肃都有些胆寒了,这真的是在找死。

    实际上这个时候郭嘉,李优,鲁肃都已经反应过来姬湘那句这是学科,这是可以传承的智慧是什么意思了,其核心的意思不是姬湘会将之外传,而是没有姬湘,迟早也会有人做到这一步。

    “禁足,还是杀了我,然后让其他有心人去觊觎这种力量。”姬湘带着嘲弄看着李优说道,“李文儒说一句不好听的话,我作为曾经的轩辕主祭,之前没拿到那本理论的时候,我也会这些东西,巫祝本身就是这份力量的分支,只是在我拿到那本书之前,这些不成系统。”

    李优面色微寒,杀了姬湘的话,在这东西是学科的情况下,反倒可能会出大事,姬湘至少是将这些事情摆在明面上。

    如果真有野心的话,姬湘就不应该在山门等着他们来抓,也不应该在那几十万的俘虏那里暴露自己的危险性。

    “看来,我们的李尚书也知道症结所在了,不在于我掌握了这个这个东西,而在于这个东西是学科,是别人可以学会的东西,杀了我这个学科依旧存在,就算焚灭了典籍,灭杀了所有的巫祝,恐怕到时候觊觎之人会更多。”姬湘冷笑着看着李优。

    在姬湘想通的时候,就知道陈曦肯定会保她,李优会杀她,不过李优这边一方面她有对策,另一方面她自信,到了这个程度,就算他什么也不做,在这个山门里也会有人能挡住李优的屠刀,她只是好奇鲁肃会做到那一步,不过还算满意。

    李优眉头紧皱,他也不得不承认姬湘说的很有道理,姬湘事发的话,就算是秘密处死,这层盖子被掀开也会有人觊觎这种力量,而一旦开始追求这种力量,迟早会有人获得这种力量。

    相比于现在在明面上,而且也并没有将自己学派最核心的东西外传的姬湘,那些真的以颠覆国家为核心的家伙反倒更危险。

    因而李优现在所能思考的就是姬湘如果死了,大概能安全多久。

    这时一众文臣除了陈曦尽皆皱眉,这件事确实棘手,到现在他们也明白了,就算没有姬湘,这玩意迟早也会出现,最多不至于像姬湘这样,一上来就做到这种程度。

    相反如果姬湘徐徐图之,甚至实验素材都选择是普通的百姓的话,那才是真正的危险。

    不过正因为有这个思虑,李优等人也就知道,如果后续会有这种人出现,练手的对象必然是寻常百姓,这么一来也就会更加的隐秘,同样也会更加的危险。

    甚至等那种人暴露的时候,已经足够动摇国本了。

    就在李优想着该怎么处理这一情况的时候,之前李优出发的时候让法正去通知的刘备也驾马过来了,毕竟是调兵,对于刘备那边也需要一个解释,虽说东西在手直接调兵并没什么,但是没必要。

    “文儒,子川,咦,你们都在这里?”刘备迈步而入,看着众人面带笑容的说道,“之前文儒说是出了大事,是什么事。”

    “呃,玄德公你也来了啊。”陈曦皱了皱眉头说道。

    刘备来了的话,那要过这一关恐怕只能将话说穿了,不过想到将话说穿,陈曦不由得看向姬湘,看现在这个情况,姬湘大概是已经猜到了大半,不过自己作的死,含泪也要作完,明明不用搞到这么大。

    “是这样的……”李优不带任何感**彩,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告知了刘备,而刘备越听神色越发的凝重,好吧,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这种事情确实是有些耸人听闻了。

    更重要的是刘备站在汉室的角度上,对于姬湘的第一感觉就是足够动摇国本,这是高危份子。

    “那你们认为该如何处置。”听完之后,刘备虽说眉头紧皱,但却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感觉,因为从李优的话里面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李优的意思,以及陈曦鲁肃的意思。

    “子川,你要保她,给个理由,能说服文儒就可以了。”眼见无人开口,刘备快速的做出了决断,李优虽说被姬湘说的哑口无言,但李优该杀还是会杀,最多现在要思考一下杀了能不能永绝后患。

    刘备没问鲁肃,鲁肃保姬湘,那几乎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会保的,古代对于子嗣传承的看重,鲁肃肯定保姬湘。

    至于满宠,姬湘现在干的事情不违法,让满宠说的话,满宠反倒会和李优顶上,在律法这一方面,满宠个人的不满,绝对不会动摇他坚持法律的决心。

    刘备一句话基本上就表明了态度,刘备是想杀姬湘的,同样也是因为危险,之所以会让陈曦开口,也是不想为这么点是闹的太僵。

    “让姬湘自己说吧,她恐怕早就准备好了理由,而且她恐怕也猜出来了。”陈曦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姬湘倒是没什么太明显的神色,也没有畏惧,只是扫了李优一眼,“李尚书,你大概没想过,我为什么会拿到**,蔡昭姬那里的管理方式,如果我没资格,没通过的话,恐怕我就是拿了,也出不了门。”

    李优皱眉,隔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这是事实,蔡琰家门外就是城市管理大队,如果过不了审核的话,姬湘拿不到那册书的。

    “不过那几本书,就我现在看来的话,原本意义应该是让我用以预防和反制这种手段,却不想我能反推出来其他的部分,甚至更进一步完成了,在长安的时候我说要五千素材的时候,其实你已经猜到我要干什么了,是吧,陈侯。”姬湘侧头看着陈曦说道。

    陈曦点头,这种东西要预防和反制手段,首先要对攻击手段有所了解,而姬湘说要五千实验素材的时候,陈曦便已经猜到了姬湘的进度了,就差最后一步实验验证了。

    李优和郭嘉等人都是一脸凝重的看着陈曦,陈曦摇了摇头,示意对方继续往下听。

    “这才是在我要开宗立派的时候,你会说那些话的原因,想来如果我当时的回答不合格的话,你会直接拿下,甚至应该说,在我这里听课和管理的这些人之中有一到两位都是陈侯安插的人手,用来防止我外传是吧。”姬湘扭头看着陈曦带着一抹嘲讽。

    不过随后姬湘又平复了神色,“说是监视也不算对,大概还有一部分是为了防患李尚书这种不问缘由直接下手可能,当然恐怕还有审核我是否合格的意思吧。”

    “嗯,我安插了十一个。”陈曦神色平静的说道,“我还以为你能将之全部找出来,看来你并没有学到家。”

    李优闻言眉头紧皱,其他人也都同样神色惊疑的看着陈曦,很明显陈曦比他们更清楚,但陈曦只是监管,却没有下手,恐怕要不是这次盖子被姬湘自己掀开,根本没人知道有这件事。

    “不是没学到家,而是我根本没留心你安排的人手,只留心了学生。”姬湘收回眼光再次看向李优,“李文儒,你在抓我之前,应该问一问陈侯为什么只是监管,而没有禁止。”

    然而还没等李优开口,陈曦摆手说道,“那书是我写的,算是里面唯一一本没写完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写到半途上,我反应过来了……”

    “有反制手段是吧。”姬湘平淡的说道。

    郭嘉闻言,扭身离开,在陈曦开口的瞬间,郭嘉就想起来陈曦的反制手段是什么了。

    “还是太危险了。”李优隔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他也明白了反制手段是什么了,“你是一个人,而她代表是的一个学科。”

    “李文儒,看来你和他还有一定差距。”姬湘带着冷漠说道,“陈子川虽说没将那本书写完,但放在那里恐怕也是希冀于能得到一个完成品,而一个从一开始就被控制住的完成品,而且在书还没有写完的时候就准备了反制手段……”

    剩下的话,姬湘并没有说,但是李优已经懂了。

    一个最终极的手段在前人书写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反制手段的心理学大师,在反制手段被捏在别人手上的时候根本没有选择,只有配合,而这恐怕就是陈曦的目的。

    “虽说不中,但也不远了。”陈曦隔了好一会儿缓缓的开口说道。

    “我能反制,准确的说,天下间除了我还有两个人能轻松反制,但我们本身是独一无二,而你那个是学科,一个迟早会出现的学科,一个注定从罪恶之中绽放的学科。”陈曦略有些愧疚的说道。

    从一开始陈曦的目的就是反制心理学,毕竟后世的心理学用在正道上的少之又少,写作心理学,读作诈骗学的不在少数,所以写这玩意的目的就是反制。

    不过写到半道的时候,陈曦就反应过来,其实自己当前是具有反制的能力,他的精神天赋可以勾连唤起士卒,百姓本身的意志,这本身就是他依托于精神量制作的伪军团天赋。

    因而陈曦改了书名,交给蔡琰作为**,就等有人摸这本书,而作为看护**的蔡琰,周瑜能轻松的做到琴音勾连士卒的情感意志,蔡琰自然也能做到,所以这书是由蔡琰保管的。

    姬湘摸到这本书之后,才真正入了陈曦的眼,在那之前姬湘虽说是医科的三甲,但是陈曦基本不关注对方,等到姬湘拿到这册书之后,陈曦才真正开始关注姬湘,至于之前陈曦和姬湘近乎是点头之交。

    如何反制心理学,如何反制洗脑,如果反制非法传销,如果让陈曦自己写一本,陈曦写出来的东西大概是有效果的,但是效果有多好那就别想了。

    既然这是一个学科,那么最正确的反制手段其实已经在学科出现的时候点明了,也就是所谓的学科反学科。

    心理学既然是学科,那么只要能完善一个反制心理学的学科,心理学所有臭毛病都会被干掉。

    这也是陈曦逐渐将姬湘养起来的最重要的原因,因为姬湘这个在公元二世纪登顶,接受现代心理学,从一开始就超越时代的心理学大师,在她的全面配合下,另一个学科就能被建立起来。

    这才是陈曦的目的,既然避免不了心理学的诞生,那么还不如让其从自己手上生根发芽。

    至少自己这一代,有他在,心理学和洗脑有关的部分他都能解决,而他这一代时间,有一个站立在最巅峰的心理学大师配合的话,如果还不能留下一个反制的学科,那真就是失败了。

    “一开始我还不明白,后来我明白了,我合适的原因除了天资,还因为我没有善恶,没有正常人的观念,做这种事情不会有任何的压力是吧。”姬湘侧头看着陈曦,陈曦有些不知所措。

    “可惜我在这里呆了三年,我已经不是那个无善无恶,行自然之道的轩辕主祭了。”姬湘冷笑的看着陈曦,甩袖直接离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