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三十二章 列位都值得怀疑

    “既然她没做错,那我肯定保她。”鲁肃很自然的说道,心下又道,【别说她自身没错,就算自身有错我也肯定保她,没她的话,搞不好鲁家都要绝嗣了。】

    “那好,我现在告诉你心学的另一个解释,姬湘所谓的心学,是将别人的认知,别人的意志作为研究的对象,然后用外力强行扭曲别人的意志,使其绝对性认可自己的话。”陈曦平静的看着鲁肃,然后开口说道。

    鲁肃直接愣住了,隔了好一会儿,面色狰狞的开口说道,“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怎么会有这样的学科?”

    “怎么会没有,姬湘就是这个学科出身的,她将我们抓到的所有的杂胡用这种方式强行扭曲成绝对认可汉帝国统治,否定自身出身,认为自身有罪,发自内心的认为要用苦役二十年偿还自己的错误。”反正现在盖子已经被掀开了,陈曦也无所谓了。

    “这怎么可能,她就那么一点点时间,怎么可能将几十万的杂胡都变成这种程度。”鲁肃尽可能的平复心态,为姬湘辩驳道。

    “嗯,事实上,她花费的时间更少,有些东西会者不难,难者不会,虽说很难以置信,但不出意外的话,在这一个学派她已经站立到了最巅峰了。”陈曦带着某种无奈说道,姬湘现在肯定超越了撰写内容的他。

    “也就是说,只要她愿意,其实她是可以扭曲人心的,并且将之扭曲到自己想要的程度。”鲁肃有些颤抖的说道。

    “是,而且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并不算太困难。”陈曦点头,隔了一会儿,“这种情况下,你还要保她吗?”

    鲁肃直接没下文了,陈曦的心也开始不断的沉底,得了,这个时代果然所有人见到这种人都心生杀意,不过这也对。

    “告诉我,这个学派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任何的学派,能传承的都有其善的一面,这个学派的意义是什么,我不信这个学派就是为了扭曲人心而存在的。”一路奔袭,在隐隐约约能看到姬湘建在郊外的山门的时候,鲁肃缓缓地抬头,双眼冰冷的说道。

    “其实之前那种就是正向用法之一,只是她用的有些夸张了,至于其他,抹除己方的心理阴影,坚定别人的信心,驱除负面心理,基本上意志类的都能用到。”陈曦知道鲁肃已经下定决心要保自己大姨子了,他只是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你确定这些都能做到?”鲁肃闻言双眼一亮,顿时有了把握,很明显他已经做好了,姬湘这家伙就是给自己添麻烦,这个学派根本就是个坑的准备,结果陈曦说出来一大串的好处。

    “你自己都知道,一个学派如果是纯粹是为了毁灭而准备的话,早就应该完蛋了,至于意志类,嘿,人心都能扭曲,做到后面那些更简单。”陈曦平淡的说道,“你大姨子在这一方面绝对熟练。”

    陈曦一行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姬湘建设的心学小山门,建设好后,开山门不足一个月,这一学派在之前也没有任何的名望,学派的大佬还是一个女子,因而至今加入这一学派学生极少。

    简单来说,至今心学学派,算上姬湘本人,还有张春华,也才大小猫三五只,而真正加入心学的根本没有,诸如辛宪英啊,李苑啊,贾芸啊,孙敏啊,其实主要是来给姬湘撑场子的。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大小姐和二小姐最近忙着照顾孩子,根本没时间给她们这些人讲课,所以一群人就跑到姬湘这里来了。

    “山长,山长!”就在姬湘过老师瘾的时候,一个仆人急慌慌的从外面冲入了讲堂,大声的叫道,直接打断了姬湘的讲述。

    姬湘当即脸就挂不住了,一边打发听课的女孩们休息,一边不悦的看着仆人问道,“不是给你说了,不要急慌慌,也不要打断我上课吗,这次要还没什么大事,我就将你送回姬家。”

    “大军将我们包围了。”仆人慌慌张张的说道。

    “哈?”姬湘一愣,随后便想起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现在才反应过来?”

    “我们学派的山门被大军围住了,你们要去看看吗?”姬湘侧头对着来听课的学生们说道,她又不笨,当然知道事情搞成那样,自己肯定会暴露,不过,只要不是李优贾诩第一波来,她根本不怕。

    眼见着门口缓缓走进来,面色阴沉的陈曦和鲁肃,姬湘心下长舒了一口气,这俩个人来是最好的结果,完全不用担心人身安全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连片马蹄踏地的声音,西北方向一大片烟尘冲了过来,领头的则是李优。

    “看你的神色,想来你也知道你做了什么。”陈曦看向姬湘颇为无语的说道,他之前还抱着姬湘只是玩疯了的想法,但是看现在姬湘的神色,就知道,对方肯定是故意。

    “肯定啊,不就是给几十万人洗脑吗?我做了什么,我难道不知道。”姬湘无所谓的将发丝捋到耳后撇头看向鲁肃,而鲁肃看自家大姨子的眼神明显有些复杂,以前完全不知道自家的大姨子这么危险。

    “你是智障吗?”陈曦抓狂道,“你不知道你这么做,完全就是在找死,你要不是鲁子敬的大姨子,现在我们就不是派兵来包围山门保护你,而是直接派人将你拿下。”

    “鲁子敬自己说的,我别在他眼前晃,去了长安捅什么娄子,他都能兜住。”姬湘无所谓的说道。

    “我没对你说过这话。”鲁肃的脸有些挂不住。

    “哦,那大概是给别人说的这话,反正你肯定说了,我走的时候看你的神色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姬湘侧头有些调笑的意思说道。

    “行了,行了,别卖弄了,来的是我和子敬,你肯定是什么意义,跟我们走吧。”陈曦侧头看着这个时候同样进了山门的李优,当即开口说道,心下也不由得有些庆幸,要是之前晚点,李优先来了,能看到的恐怕就是姬湘的尸体了。

    “爹!”李苑眼见李优进来,欠身对李优施礼道,那一瞬间陈曦甚至看到了李优额头的血管。

    以李优的心性肯定是全灭,和这个学派有关的统统干掉,然后山门里面所有的典籍亲自誊抄一份密藏到藏书阁,其它统统烧掉,管他学生和老师,学了这种东西都该干掉,总之李优来的时候就想好了,这件事绝对不能外传。

    “好,你很好!”李优看着姬湘的方向冷冷的说道。

    “你们都先回去。”陈曦给辛宪英一个眼神,这个时候进门的郭嘉也带着笑容招呼在这里听课的所有人都离开。

    等其他人离开之后,郭嘉面上一贯的笑容也收敛了下来,他们这些人都不蠢,姬湘搞了这么大一件事,他们能不知道对方有多危险。

    “子川,你和子敬要保她?”李优平静的看着陈曦和鲁肃说道。

    “在你面前也不来虚的,再说当初这件事还有你的锅,毕竟你们都不问清楚是什么实验,你们就直接批示了。”陈曦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岔开话题的意思。

    “我想,你比我还明白她之前做的事情有多危险。”李优完全没有顺着陈曦说的意思,直指这件事的核心。

    “我还觉得我们很危险呢,真要说,不就是扭曲了几十万人的意志吗?而且又不是对我们的使用,将杂胡扭曲成我们想要的状态,难道不好吗?”陈曦据理力争,根本不吃李优这一套。

    “等她给我们的人使用的时候,就来不及了。”李优冷冷的说道。

    “你总不能因为这么一个莫须有的可能,就这么干掉她吧,几千年来这一个学科就出了这么一个人物,干掉了,天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才能出现。”陈曦没好气的说道。

    “李师,你拿这么一个怀疑,就要对我下手的话,在场列位都有值得怀疑的智慧……”姬湘话还没说完,鲁肃直接伸手将姬湘拉到了一旁,示意她别说话。

    “也对,她这话不中听,但也是事实,我们也都拥有颠覆时代的智略,要从你那个角度出发的话,我们不也应该被处置吗?”陈曦倒觉得姬湘说的没错。

    李优无语,这话不能接,都是坑。

    “子川,你如果去了俘虏营,见到了那种人心被扭曲的情况,恐怕你会做出和我们一样的选择。”郭嘉缓缓地开口说道。

    “反正都是一些杂胡而已,相比于以前的将他们坑杀,现在这种方式至少他们的命还在。”陈曦平静的说道,“更何况,这种方式用在胡人身上本身就是一种极其正确的处理方式,至少就现在而言,你们谁也找不到比这种更好的方式。”

    “问题是这种方式掌握在我的手里面你们不放心是吧。”姬湘抖了抖宽大的绣袍,宫装华服衬托着眼中的那一抹冷意,“但这不是精神天赋那样只能一个人拥有,这是知识,可以掌握学习的智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