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三十章 事发

    加之赵爽本身也不太会做人,好在陈曦也知道这是个有能力的家伙,就将之指给了孙乾,毕竟孙乾远离中央,不会有人去孙乾那里找赵爽麻烦。

    结果来到孙乾这边,赵爽可谓是如鱼得水,因为孙乾一贯觉得陈曦弄的人不可能是水货,所以也就将赵爽当个人物在用。

    赵爽虽说不会做人,但能力还是很硬的,到了孙乾这边之后很快将自己的数学转换到应用数学,其强悍的数学基础,很大程度的解决了孙乾这边靠经验靠感觉估测工程量,估测物料使用情况造成的损耗。

    一个闲的没事干的数学家,硬生生将土木程中的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细节都拆成了数学题,最后算出来了当前可执行的最优解。

    靠着这一招赵爽坐稳了孙乾这边主簿的位置,而且还是一个兼职了很多项工作的主簿,算是深得孙乾的信任。

    没办法赵爽这一招实在太狠,纯数学得出的最优解和正常孙乾麾下其他人靠感觉,靠经验得出来的结论有很大的偏差,除了在工程期上有一定的节省,在工程量,物料等方面也有一定的节省。

    最后一个工程下来能省百分之二三十,天知道孙乾以前开工了多少的工程,就这么一手,就算后面赵爽什么都不干,光吃老本也足够坐稳这个官职了。

    更何况赵爽有时候巡视工程的时候还会做点其他的调整,毕竟各地情况不同,数学这玩意的说服力永远都很强。

    每次出来溜达,赵爽就跟做数学题一样,回头第二天就能拿出来应对当前工程人员分派的更好的方案,所以现在赵爽混的很好。

    毕竟孙乾这么一个老好人也知道这货就是这么一个性格,也不强求。

    赵爽上工做数学题这种事情,孙乾一贯是睁只眼闭只眼,反正你将我交代的工作作完就行了,其他时候你哪怕五天五夜不休不眠的在做数学题关我什么事。

    孙乾的护卫快速的跑去找赵爽,然后回来的时候就带着赵爽计算出来的解决方案,纯数学方式,就是一个最优解。

    全篇没有一句废话,连回复孙乾的话都没有,就一个数学计算,当然里面大多数的计算孙乾都看不懂,不过这不重要,孙乾只需要最优解就是了,这么长时间孙乾这个老好人早就明白了赵爽的性格,那家伙根本不会做人。

    答案和孙乾之前所想的方案有很大的不同,赵爽连工期都算出来了,施工的时间短于孙乾的估计,但总的工期却长过了孙乾之前的估测,然后孙乾果断掐死自己之前的想法。

    这么长时间赵爽已经证明,你可以侮辱我本人,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数学,对方在这一方面是真正的大能。

    “不过这家伙怎么越来越快了,不会是以前就做好了吧。”孙乾一边看着赵爽弄出来的最优解,一边皱着眉头嘀咕道,他发现赵爽现在解决问题的速度实在是太夸张了。

    【算了,不管这家伙了,他在这一方面的能力是必须认可的,至于为什么做的越来越快,大概是熟能生巧了吧。】孙乾也没有太过追究赵爽的问题,对于人才的小毛病他丝毫都不在意。

    在孙乾发信给陈曦那边不久之后,有了空闲时间的郭嘉正带着法正来到于禁监管的俘虏营进行教学。

    说起来门户之见,郭嘉确实是有,但并不深,加之和法正确实是熟络,也就没太在意,现在郭嘉已经反推演出来一堆能军阵化的军团天赋,但同样还有很多军团天赋无法实现军阵化。

    其实郭嘉更好奇的是,原本就具有该军阵能力的军团天赋拥有者,如果使用这么一个军阵会有什么效果。

    到底是强化了军团天赋,还是让军阵的使用难度有一定程度下跌,如果是这两种情况,那怕是任意一种,郭嘉觉得,以后拥有军团天赋的武将免不了会学习相对应的军阵。

    “哦,文则,你这是在干什么?”郭嘉刚一来就发现于禁在操练这群俘虏,更重要的是看起来操练的有模有样。

    “练手,看看这四十万的俘虏,能不能转化成汉军的士卒。”于禁随口说道,说来于禁属于那种闷骚的八卦男。

    “哦,这也确实是一个问题,如何?”郭嘉好奇的询问道。

    “不行,这里面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们虽说看起来一板一眼的,但本身不具有战心,就算训练再好,也只是一个身体强壮的躯壳。”于禁略有犹疑的说道,这群杂胡俘虏被姬湘整的特别听话。

    “这就有些怪了,我看这些俘虏不是已经被训练的非常听话了吗?有没有战心不就是你一句令下的事吗?多参与战争,活下来的不就是精卒了。”郭嘉饶有兴趣的说道。

    “不,他们已经废了,虽说我说不清楚他们哪里不对,但就我现在的感觉,他们已经从根子上废了。”于禁面色严肃的说道,郭嘉闻言也收敛了面上的笑容。

    “从根子上废了,什么意思?”法正也一直在听两人的对话,不过他的兴趣更多是验证自己的军阵,因而没有太过深入了解的意思。

    只是于禁的这句话,有一些隐含的意思,法正才会开口询问。

    “给我的感觉,怎么说,他们有些不像人了,像是失去了灵魂,一举一动更像是被人操控了。”于禁挠头说道,他最近一直在俘虏营,之前还没发现这一问题,但是到现在他在面对这些俘虏的时候已经明显有些心寒了,这些人就像是被某种外力强行操控了一样。

    在有了这么一个感觉之后,于禁突然想起来在长安的时候,姬湘没进俘虏营,和进了俘虏营之后,被俘虏的杂胡巨大变化,莫名的于禁觉得姬湘这个人有些邪性了。

    郭嘉和法正有些尴尬,你说这些神神叨叨的话什么意思。

    “文则,这些俘虏到底是什么情况!”李优神色非常凝重的从俘虏营之中走了出来,对着郭嘉法正施礼之后看着于禁开口说道。

    李优忙完一波户籍之后,来这边制作奴籍,一开始是打发别人来做的,后来做奴籍的人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病了,不敢来了,李优惊奇于出现了什么幺蛾子,于是亲自来了。

    这一次,李优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打发过来做奴籍的那个主簿差点精神崩溃了,饶是李优意志坚定,一个个的查过去也是头皮发麻,这群俘虏给李优的感觉就像是被强行换了心一样。

    “您也注意到了啊。”于禁扯了扯嘴说道,他也是这两天天天往这里跑才发现的,不深入这些俘虏之中的话,根本发现不了这一情况。

    至于深入俘虏之中,正常人谁会去管这群俘虏的死活,只要俘虏不暴动就好了。

    “我不是瞎子,做了一部分奴籍下来,我现在头皮发麻。”李优冷冷的说道,这些杂胡俘虏全部都不正常了,虽说尽皆狂热的认同汉室,狂热的认为自己有罪,并且愿意偿还自己的罪责,但这种状态本身就是违背人性理性的一种情况。

    简单来说,用李优看到的事实来说,有人扭曲了这群俘虏的意志,扭曲了人心。

    “呦呦呦,公佑居然给我们发了一封信。”陈曦笑着从侍卫那里接过孙乾送来的信件。

    鲁肃瞟了一眼耍宝的陈曦,将孙乾给自己发的那封信打开,看了看之后,放在了一边。

    陈曦则是一脸笑容的看着孙乾给自己写的信,但越看面色越凝重,最后直接面色阴沉的站了起来。

    “传令满伯宁,让他率领二十队城市管理大队在门口集合,随我去抓人!”陈曦看完之后直接将信丢在桌面上,抓狂的说道,姬湘这个疯子,娄子捅的太大了,必须要在其他人发现前将之定性。

    “姬家女?”李优一挑眉,再次询问道。

    “是的,姬院长当时带着一个徒弟一起过来的,而且有陈侯的批示,说是来进行研究的,需要大量的素材!”于禁可能也是知道情况不太对了,当即开口将前前后后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子川之前在说她很危险,原来危险在这里。”李优气极反笑,他终于明白了当时陈曦要问姬湘教什么是什么意思了,姬湘这一学派能扭曲人心!

    李优现在气的就差将陈曦一起暴揍一顿,危险,这叫危险?这叫养虎为患,在李优看来姬湘完全就是陈曦放纵出来的。

    “那个,陈侯大概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吧。”于禁感受着李优身上传来的杀气,第一次明白这个看似随和的秘书长到底有多恐怖,但是鉴于当时的情况,于禁还是打算将话说完。

    “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优闻言冰冷的扫了一眼于禁,那一瞬间于禁感觉自己的毛都炸了,那种冷厉的目光,简直让于禁全身发寒,就算于禁不懂,也明白这种威势绝对不应该是李优这么一个秘书长能拥有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