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二十八章 资质啊资质

    就像虞翻所想的那样,钱还没到手的时候,陈曦肯定是大爷,既然陈曦是大爷,其他的也就不用多说了,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在这种情况下陈曦要添加的警告条目,虽说有些多,而且看的刘巴有些尴尬,但也没什么好说的,最后还是加在了条目上了。

    之后两人都略带尴尬的看着心满意足的陈曦拍拍屁股跑掉,就等钱拿到手再大放厥词,毕竟他们也都知道,这是一笔巨款,陈曦就算是愿意出借,就算是出于公心,心疼也是必然事件。

    “这样应该就算可以了。”刘巴默默地将文书收到自己的袖子里面,虞翻也是同样是这样。

    “陈子川不说其他方面,至少他确实不偏不倚的站立在汉室角度上为万民在思考,仅仅是这一点我们就比不了。”虞翻在陈曦走了之后应了刘巴一声,略带感叹的说道,也算是收钱之后说点好听的话。

    “在这一方面没人能和他比。”刘巴点了点头说道,因为经济和商业方面的往来,他相当的崇拜陈曦,更重要的是陈曦的人品相当的靠谱,“我们这一次也算是无波无澜的完成了任务,回去也就有一个交代了,恐怕你们那边也在等这一份款项。”

    “这倒是事实。”虞翻并没有掩饰的意思,点了点头,以前他还觉得江东颇为繁华,但是这次到了刘备的治下,他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安居乐业,什么叫做繁华盛景。

    “对了,帮我带句话给张子布。”刘巴原本带着喜意的神色,缓缓地收敛,以一种郑重的神色交代虞翻。

    “这倒没什么问题,不过你如此严肃的神色,让我有些不太敢保证能不能带到。”虞翻闻言也收敛了自己的笑容,看着刘巴带着郑重开口说道。

    “张子布没有参与当时五年规划,虽说周公瑾肯定将该告知的都告知给了对方,但是这不够,希望你告诉他,别在这一方面因为当年的事情产生和陈子川争锋的想法。”刘巴看着虞翻面色肃然。

    虞翻闻言面色不好,张昭和张的事情随着刘备和陈曦的崛起日渐出名,倒不是陈曦或者刘备自己故意提及这件事,而是被别人挖出来了,以至于当初张昭和张初来孙策麾下的时候,很多文臣都不大看的起这两位。

    一方面这是江东常见的排外心理,另一方面则是刘备和陈曦闹得太大了,以至于当年据说三拒刘备的二张都出名了。

    好在二张不说别的在内政上确实是当今天下最顶级的人物,虽说比不上陈曦这种开挂的级别,也比不上荀这种怪物,但在江东这个地方这一时期绝对没有人能与之媲美。

    因而凭着能力两人坐稳了自己的位置,江东众多文官就算有心说点闲话,但也不敢太过,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二张心里肯定有刺。

    “这句话我会带回去。”虞翻想了想说道,对于二张,虞翻还是很服气的,虽说因为刘备的崛起证明了当年两人的有眼无珠,但两人的能力还是需要认可的。

    “陈子川在内政上确实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刘巴告诫道,“二张也是聪明人,点到为止就好了,别让他们升起逆反心理,输给某些人其实并不算输,准确的说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文臣都没资格在这一方面和他比较。”

    虞翻嘴角抽搐,这评价在虞翻看来有些太高了。

    刘巴连连摇头,虞翻没参加北疆之战,不知道在北疆的时候陈曦是怎么在内政上虐所有人的,简单来说内政这方面,所有人绑一块很有可能都不是陈曦一个人的对手,现实就是这么没道理。

    同样也正因为没参加那一战,没见过陈曦如何虐人,这种超过想象极限的情况绝对不是二张和虞翻所能估计的,就算有人告知事实,理性也会认为是被夸张了,这才是刘巴叮嘱虞翻的原因。

    “你大概会认为我是在夸张,有时间你回去问一下你们那边来参加北疆之战的几位文臣的感受,不管是周公瑾还是庞士元,亦或者郑子中。”刘巴看了一眼虞翻就知道对方不太相信。

    “嗯,我会将话带回去的。”虞翻可能也是发现了刘巴的眼神,有点恼怒于是略有冷淡的说道。

    “虽说你可能不信,但就我们看到的事实而言,我们所有人加起来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他可能都没有尽力,如果二张不想自取其辱的话,最好按照他下发的规划,不要擅自改动任何部分,言尽于此。”刘巴本着为汉帝国负责的想法,最后又苦口婆心的说了一句。

    虞翻闻言,原本不太好的神色更是变得不爽,一甩袖子直接迈步而出,刘巴望着虞翻的背影摇了摇头。

    我给你说真话你不信是吧,回头等着吃亏吧,二张的内政可能是当今天下前五,但那又如何,从第二加到第一百联手都不够第一打的,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在嘲讽你?

    刘巴目送虞翻愤愤离开的背影,隔了一会儿也就离开了,但是这番话却一字不落的送到了现在正在管理情报的郭嘉那里。

    “这个刘子初倒是很有自知之明。”郭嘉看着这番对话笑了笑说道,“孝直,肃之,让你们两个做对内监管做的如何了?”

    “还行,对内这边贾师之前做的就不错,虽说简单的将之分为干活的官员,干活廉政的官员,以及无作为官员,确实有些粗狂,但是我觉得还是将这一波无作为的统统干掉。”法正随意的往后一靠,将手上的审核报告丢到一边说道。

    现在法正也算是一方大佬了,面对郭嘉也不像之前那么拘谨了,能力使得他的地位得到了保证,再也没有了青葱少年时面对郭嘉的紧张和畏惧,他已经很强了。

    “这种一刀切的手段,虽说无作为的官员确实是很糟糕,但你这种一刀切的手段也说不的好。”郭嘉连连摇头说道,法正这种简单粗暴的作风适合于前几年,这几年还是算了吧。

    “肃之你呢?”郭嘉转头看向贾诩的儿子,被李优狠狠操练的一番,不仅没废,反倒还展现出了一些良才美玉的本质,因而被贾诩教导了一段时间之后,又转交给郭嘉。

    “轮换,这些无作为的官员,有贪污迹象的不管多少直接拿下,依法查办,但是另一部分无作为,但是道德水准在这几年的为官的过程之中得到检测的,轮换到监察的位置,而不适合监察的调动到适合的位置作为副手。”贾穆缓缓地说道。

    对于法正的提议贾穆还是心生感激的,他才不信法正想不出来解决的办法,对方很明显是在给他机会,

    法正侧头看了一眼郭嘉,郭嘉了然,点了点头,“这个提议不错,给你一旬时间,去做一份详细的执行方案,然后我将你下放到一线由你亲自操作。”

    很明显贾诩没给郭嘉特意交代过任何的事情,但是将自己的儿子送到郭嘉这边来历练,也足以说明贾诩对于郭嘉的认同,至于郭嘉所谓的下放到一线去,实际上就是在给贾穆铺路。

    提半级外放出去,过一段磨练磨练,有经验了,再平级调回到中央,然后补充学习一番,了解一下当前的形势,认一认人,然后再次提半级或一级外放,来回几次就将位置拉上来了。

    贾穆拿着郭嘉那边一大堆陈年的材料,还有一些法正提前搜集好的东西,拿着国家给于的文书去查阅卷宗,丰富完善自己的想法。

    “文和当年还是太狠了,将肃之算是养废了,虽说脑子还在,但太晚了。”郭嘉目送贾穆离开之后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当年形势如此,贾师也是别无选择。”法正略带叹息,随后便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如果自己也才县令上蹉跎这么多年的话,恐怕也就没有现在这个列侯之尊的法孝直了。

    “最近你在做什么?”郭嘉也明白法正在想什么,喝了杯茶,随后岔开话题。

    “做点军阵方向的研究。”法正默默地说道,“古时流传下来的东西虽说很有用,也很好,但总归不是我自己的,到了现在这个程度,仅仅依靠古人的东西不够了,你呢?”

    “军团天赋军阵化。”郭嘉抿了一口茶,缓缓地开口说道,“这个是文儒提出来的计划,他认为一切的军团天赋都应该有对应的军阵,而我正在验证。”

    “如何?”法正好奇的询问道。

    “似是而非。”郭嘉摇了摇头说道,“唉,什么时候我才能有一个弟子啊,我要是有一个弟子,我就将我所有会的东西都教给他。”

    “你先遇到那么一个有资质的子嗣再说,你家儿子怎么样?”法正撇嘴,要继承他们这些人,仅仅是一个资质就足够堵死无数人了。

    “有点资质,就是不知道长大了如何。”郭嘉略带叹息的说道,子承父业那再好不过了,但是天资这玩意说不准,孔融小时候聪明的简直吓人,结果长大了,废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