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二十二章 即将完成的计划

    “但愿吧,反正你们以后和他交手之后你就知道这个国家有多麻烦了,不过我这次算是暴露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挑事。”甘宁颇为随意的说道,不过也无所谓了,贵霜想要挑事,那就来吧,甘宁表示自己和汉室一点都不怕事。

    “放心,除非对方想要和我们直接开战,否则的话,绝对不会将这件事揭穿,反倒是呈递国书往来使节的可能性大一些。”周瑜略微思考了一下开口说道。

    实际上周瑜的判断很正确,贵霜这边的使节在李那边死了一波,彻底没消息之后,贵霜和益州交战,被益州教做人,北方中亚地区挑事又被李郭汜他们教做人。

    一连串的教做人让韦苏提婆一世终于发现,虽说汉军的海军不行,但是在在陆地上汉军还是非常非常能打的,所以韦苏提婆一世又组织了一支使节,从西南前往长安,准备和汉室谈一谈。

    虽说这个谈一谈不怎么有诚意,毕竟韦苏提婆一世已经准备勾搭罗马了,到汉室这边谈一谈,也只是因为之前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准备知会一下汉室,表示我们这边还记得你们汉室。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位有点犯贱想要娶公主了,如果汉室愿意嫁公主,那么韦苏提婆一世还是愿意坐下好好和汉室谈一谈,将之前的矛盾解释清楚。

    毕竟对于贵霜来说,历代皇帝之中最强的那位作的最大的死就是问班超,我能不能娶你们汉朝的公主啊,大爷想要娶公主啊,你家公主给嫁吗?

    韦苏提婆一世表示自己现在也想娶公主,不在乎公主的美丑,只在乎是不是公主,毕竟对于贵霜的贵族来说,当年那波恶心事简直是记忆深刻,要是能娶个公主,那真就能大书特书了。

    毕竟这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现在已经成了贵霜皇帝的韦苏提婆一世如果还想要在身份地位上有所提升,那么在本国上谋划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他所能对比的只有纵向的历代皇帝。

    因而在准备好使节团之后,韦苏提婆一世亲自写了一封求亲的国书,还准备了巨量的诸如象牙美玉猛兽之类的宝物。

    总之核心就是嫁我个公主吧,赶紧嫁我一个公主,嫁给我公主之后我们两家永结同好,我绝对不跳。

    不用说,这句话肯定是废话,如果汉室公主真的嫁过来了,韦苏提婆一世跳的肯定更欢了,做到了开国皇帝都没做到的事情,不出意外的话,韦苏提婆一世将会得到贵族更大的认可。

    总之这件事算是一件大有裨益的好事,韦苏提婆一世的书记官也觉得可以这么做,就算汉室不嫁公主,那也占个主动权。

    当然这一次贵霜这边算是弄明白了情况,也明白了公主,长公主,大长公主的区别,也不敢乱写了,详细研究之后,表示只需要一个公主,只要是公主就行了,其他的不重要。

    然后韦苏提婆一世便打发了一整个使节团走西南,穿过川蜀益州前往长安前去呈递国书,至于他则是在白瓦沙等着罗马的回复和汉室的公主,这货就是一个骑墙派。

    现在那个使节团还在前往益州的路上,张任等人正在和西南那些小国算账,清点着那些小国的国库,计算着修一条路到底需要多少钱。

    说来那一条路,商会最后还是接下来了,而益州又没有陈曦那么精于计算的家伙,刘璋差点大手一挥表示你们愿意自己掏钱修,那你们就全部修了,以后赚的也都是你的。

    结果这话还没说完就被吴媛给镇压了,陈曦当初的叮嘱她可是记得很清楚,虽说刘璋这么说,他们也就有资本这么干了,但是回头刘璋明白了,窝一肚子火,搞不好真的会干出来什么幺蛾子。

    刘璋自然是想不明白未来的事情,总是希望商会一把掏钱,他坐享其成,可惜吴媛脑子很清楚,什么东西能接,什么东西不能接她还是知道的,最后勉强和刘璋商量好之后,同意刘璋用未来的收益作为抵押进行修路。

    实际上刘璋还是没掏钱,商会依旧是一把将钱掏完了,刘璋表示自己完全不能理解这和商会直接掏钱有什么区别。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刘璋这次学会了一招,那就是我用我未来干这件事的收益来投资我现在干的这件事,管他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反正既然能这么干,我还要再修几条路,顺带将益州南部的那些地方给我翻新一下。

    虽说刘璋完全不明白这一招的原理,但是原理什么的不重要,能用就行了,因而在确定这一招确实是能修出来路,确实是能翻新城池之后,刘璋变得特别嚣张,一副我有钱,我巨有钱。

    当然敢接这种活的人不多,一方面刘璋这个人很危险,以后要是知道了事实,很容易出事,另一方面这个活也很危险,同样是刘璋知道之后,说不定脸一扒,不认了,但有人完全不怕危险,比方说袁术。

    袁术完全不怕事,这种事情有钱赚,危险什么的,袁术完全不怕,术爸表示,爸爸爱你,爸爸不怕你翻脸,所以那一段时间经常是刘璋要搞什么,袁术牵头搞钱,修路修的那叫一个飞起。

    然而等陈曦发现刘璋这边的情况之后,果断掐掉了袁术和刘璋的贷款,花未来的钱是吧,滚滚滚,连原理都不知道的渣渣还敢乱花钱,要不是现在的情况不可能亏损,你们俩这么乱来,早亏死了。

    然后刘璋就突然发现自己貌似不能再继续玩这种手段了,这时他还颇为不爽,但是陈曦这边给你卡住,刘璋就算再叫唤都没用,所以这件事也就告一段落了。

    过了几年刘璋以前修的那些路终于能给他带来收益的时候,刘璋算了算每年到手的钱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当时就想杀那群以袁术为首,给他搞未来投资的人。

    其他人怕刘璋,袁术不怕啊,你闹我还告你啊,最后将刘璋搞的灰头土脸,差点没把刘璋气死。

    之后刘璋将自家在公路大动脉上占的分子,还有川蜀外围的山啊,全部卖给了国家,作为交换去国外领封地了,而刘璋的险恶意图也是在这个时候才暴露出来的。

    袁术在什么地方搞一块封地,刘璋就快速的去报备,在袁术封地的外面搞一圈封地,将袁术的封地包在自己的封地里面,甚至还搞过长城,出入一次一文钱。

    一文钱不算贵,毕竟进城都比这个贵,但架不住这钱是给刘璋的,袁术这等好面子的人自然不会给,两个家伙的战斗力不算外围也就是半斤八两,你包我一层,我包你一层,就看谁恶心。

    总之刘璋自从开始修路,就注定了以后会和袁术磕上,双方都属于底子厚不怕事的老财主,别的过不去都没事,面子上必须要能过的去,而两个都要讲究面子上能过得去的家伙,蹲在了一起……

    不过现在的刘璋并不知道这些,他现在对于花未来的钱投资未来的路,最后等收钱这件事还是很感兴趣的,这在他看来是一件非常值得研究的事情,虽说直到现在他还没弄明白原理。

    且说当时李优一波砍了一大堆世家,闹得事情有些太大,李优将自己搜刮的一整册书的罪状发了出去,然后让已经完事来的荀悦和满宠开始对照这些罪状给死人定罪。

    且不说这些罪状本身就是真的,就算是假的,那些人也已经死完了,也着实没有办法辩驳,因而量刑这个与其说是给那些已经死了的人定罪的,还不如说是给那些活着的人听的。

    毕竟死人没办法辩驳,也算是杀鸡儆猴的手段,毕竟现在世家的户籍还有世家的私奴的名册都在李优的手上,世家虽说还是世家,但是没有了隐藏人口的手段,没有了私兵,那也就没有了对抗的本钱。

    虽说在这种情况下确实还能隐藏一定的人口,但是没有了那种一家一姓拖出来万余人的手段,世家便已经没有了和国家对抗的资本,自光武以来,世家崛起导致的隐患,这一次算是实质性的镇压了下去。

    同样满宠和陈曦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在这一次之后也能就真正能做了,责任与义务,律法与公平,在这一次之后终于不再是一句空话了,随着世家陷入早已准备好的罗网,天下归一所需要的最后一块拼图已经准备好了。

    到了这一步,对于陈曦来说要做的也已经不多了,规划了这么多年的计划到了现在终于到了执行的时候了,虽说各方势力还存在一定的矛盾,但是相比于强行武力征服天下,当前依旧是一个完整的国家!

    没有魏蜀吴的分裂,没有三家的相互征伐,虽说相互之间也曾交战,但是没有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汉室尚在,三家的脸皮并没有撕破,所有人的野心依旧可以为汉室所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