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一十八章 还好陆军能战

    如果对方的陆战和水战一样可怕,那没什么说的,这个阵型跑路也挺安全的,毕竟为了救甘宁将自己搭进去这种事情,周瑜做不出来。

    如果贵霜的陆战还算可以,周瑜便可以快速的延伸两翼打压制战,逼迫贵霜水军将注意力从甘宁那里转移到陆军上面,减轻甘宁的压力,让甘宁赶紧跑路。

    当然要是做到这个程度,甘宁还不跑路,周瑜表示以自己的心性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对的起陈子川了,甘宁跑不跑他都要先行辙退了。

    如果贵霜的陆战水平低于某个水准,周瑜就打算损失一部分兵力,强行用中央阵型的菜刀将对方中军砍碎。

    之后趁乱强推对方营寨,直接放火烧营地,周瑜就不信在这种情况下,贵霜水军还有心思围歼甘宁,开什么玩笑,那么多战船的补给肯定有不少是在陆军营地。

    没了后勤补给,周瑜就不信对方还能维持住这庞大到极限的舰队,嗯,周瑜表示自己也想要这么一支舰队。

    “哈?”周瑜扶额,一脸无语的看着孙策,就这么一会儿他没跟去,孙策就捅出来这么大一个麻烦,这是要完的节奏啊。

    “怎么办啊,公瑾?”孙策有些惶恐的说道,他的内置大脑一般都不开启,但是某些事情他还是知道的,比方说,这一波下去,马超和赵云缓过气肯定要来打他。

    “这种事情,温侯打赵子龙的时候,你去打孟起啊。”周瑜带着某种恶意说道,“回头温侯见你将孟起打了,肯定没心思再去打孟起,你不就救了孟起一命吗,回头赵子龙打你的时候,以孟起的智商肯定愿意和你一起去打赵子龙。”

    “诶?”孙策大吃一惊,发现原来还可以这么玩,随后又反应过来,“我们两个一起也未必能打过。”

    “至少两个人的话不会比一个人更惨。”周瑜随意的说道,反正是孙策挨打,又不是周瑜挨打,更何况赵云毕竟有底线,不可能将孙策打死,所以周瑜压根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也是,也是。”孙策一想也觉得很有道理,当即连连点头。

    “好了,不说这个了,其他的事情回头再说,现在随我一起试探对方的营寨,军团天赋,军阵,固化云气能开启的都做好准备。”周瑜给所有人下令道。

    汉军还没有推进到周瑜之前估算的位置,贵霜的大军已经出现在了周瑜的面前,看着对面有些散乱的阵型,还有些不知所谓的军阵节点,周瑜放心了很多,果断准备菜刀将对面砍死。

    就算这些地方都是掩饰,也是实打实影响着自身的战斗力,如果有人能在作战中,瞬间将这种散乱的节点梳理好,那么周瑜表示自己可以直接认栽。

    因为如果有人统兵真达到了那种程度,那周瑜判断正确与否其实没啥意义,横竖都是死。

    双方在看到对方的时候都没有停步的意思,在距离推进到了百步之后,贵霜这边少少的千多骑兵在巴里一声令下从侧翼朝着周瑜穿插而去,而周瑜看也不看对面的骑兵,直接命令大军推进,用箭雨压制。

    参与过北疆之战,见识过真正的万马奔腾,周瑜对于步兵应对骑兵已经有了极高的造诣,对于他来说对面这一波一千多人的骑兵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

    双方箭雨齐发,汉军这边靠前的刀盾手都很自然的将大盾倾斜出一个弧度将箭矢弹开,经历了太多的战争,很多东西都成为了本能。

    而且随着第一波箭雨迸射而出,汉军的军团天赋,突刺军阵,还有天空之中固化的云气阵法,尽皆显现了出来。

    “侧翼延伸,蒋钦率领中军亲卫突击,李严部丹阳精锐率领弓箭手进行箭雨压制。”周瑜靠着对于军阵的敏感性,早在三个月前的时候便发现了云气固化军阵和本身军阵相结合的优势。

    虽说两者同时加持之后效果没有办法达到双方之和,但是某些素质抵达了某种程度之后,每一点提升都能称之为质的飞跃。

    这一次周瑜所使用的军阵便是当初从陈曦那个大阵之中强行抠下来的军阵之一,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提升自身的反应能力。

    这个军阵在周瑜的归类中属于用来对付比自己弱的简直是砍瓜切菜,用来对付和自己同级别的增幅不错,用来对付比自己强的跑路最合适,而现在这个情况,这个军阵最为合适。

    随着周瑜一声令下,整个大军闪耀出各式各样的辉光,周瑜的琴音让所有的士卒恢复到了最镇静的程度。

    虽然从某个角度来讲,战争之中镇静的士卒不适合作战,因为他们镇静的心态无法爆发出超过极限的战斗力。

    不过周瑜也不需要他们爆发出极限的力量,周瑜只需要士卒心态镇静的能听从他的指挥。

    只要能在该进攻的时候能进攻,在下令撤退的时候懂得撤退就够了,不因为脑子发浑,导致陷入敌阵,损失过大就行了,毕竟这一战动手之前没有任何的情报,周瑜能做的也就是小心谨慎。

    实际上在周瑜率领的军队和巴里率领的大军照面的时候,双方其实都知道对方是正规军,虽说不知道对方是哪个国家的正规军,但绝对不会是小国,因为双方一眼望去,都能看到对方士卒身上的皮甲。

    不过在双方靠近到箭雨迸射而出,汉军绽放了自身的军团天赋,大军军阵,云气固化之后,贵霜的统帅瞬间就猜到了对面的身份。

    这种陆军的军势,贵霜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国家,汉室,至于小国,能开创出来这种力量的小国绝对不存在,这说的实在点就是大义国的底蕴,因而瞬间巴里就明白了,丘里确为什么说是剿灭贼匪!

    “杜鲁卡,命令死士营着甲,准备抵挡对方的突击!告诉他们这一战斩杀对方一人便可以成为正卒,此战若胜,死士营每一个人都可以获得正卒名额!”巴里当机立断直接给杜鲁卡下令道。

    杜鲁卡一愣,他们两个都是贵族,而且作为统军将领,他们手上都有指标,也就是每年有多少贱民可以从他们这里脱离苦海,贵霜这个地方别的不少,贱民特别多。

    几百万人,几千万贱民差不多就是这个情况,虽说很多被贵族称作贱民的并不是贱民这个阶层,但实际上对于贵族来说低于刹帝利这个阶层都是贱民,所以后世才会有印度总理说印度只有两亿人。

    这个时代贵霜的死士营,或者说是奴隶营里面的贱民都是真正的贱民,他们的意义就是冲入对方大军去拼命,然后活下来,看每个人的情况,一般冲十次活下来,基本上就能彻底脱离贱民这个序列。

    不过讲道理的话,一般一千个死士里面能有一个做到这种事情,其他的都在这一过程之中死掉了,而贵霜这种明确的阶级制度,上层对于下一层强力的控制性,让每一个阶层都拼命的想要提升。

    然而就事实而言,提升的难度可谓是极其困难,越往上越困难,刹帝利就是实质的极限了,可正因为这种困难让每一个阶级都非常珍惜这种机会,而对于贱民来说,烂命一条,用命拼也是值得的。

    因而巴里如此明确的开出价码,对于死士营的那些贱民来说简直是圣眷,但对于杜鲁卡来说这简直是在乱搞,给贱民着甲开什么玩笑啊,贱民难道不应该是用来挡箭雨,外加冲锋的时候一起砍死的吗?

    “对方有九成是汉军正规军!”巴里冷冷的说道,“你想要像布拉赫,阎立普一样惨败吗?”

    杜鲁卡一愣,当即侧头看向对面,心中一凛,“我这就去组织其他的死士,给他们着甲,你在这里先行阻挡一二,不行的话,先将我的婆罗婆那军团顶上去,岂能让汉军轻视!”

    “你赶紧去组织甲胄死士,我在这里拦住他们,至于你的婆罗婆那军团会不会被打光,那就看你的速度了。”巴里头也不回的说道。

    巴里当着杜鲁卡的面,直接将杜鲁卡的精锐军团压了上去,随后想了想将自己的亲卫也压了上去,对手是汉军,知道当初布拉赫和阎立普那群人是怎么输的,巴里和杜鲁卡没有一个人敢轻视对面。

    蒋钦一马当先率领着自己的亲卫在丹阳精锐和江东弓箭手的掩护下直插对方本阵,箭雨齐发阻断贵霜反击的同时,也配合着蒋钦的大军强行破除对方的阵型。

    可以说当今天下能玩这种高难度配合的弓箭军团,中原恐怕也就只有江东这一波了,毕竟不是任何一个军团的弓箭手都能保证自己的箭雨恰好落在自己队友面前三到十步的范围内,而且不会误伤到自己的战友。

    至于丹阳精锐那种作弊到直接可以从队友的胳膊腿间隙中射过去伤到对方,却不会误伤到自己人的箭术,这完全是基于二天赋全视角外加提前量判断,正常弓箭手谁玩谁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