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三章 尽杀之!

    “蝉儿,给我跳一支舞吧。”朝阳挥洒在吕布的身上,阴影逐渐褪去,吕布高傲的神色同样缓缓的褪去,看着貂蝉温和的说道。

    “好啊。”貂蝉笑着说道,虽说不知道原因,但是,此间无人,唯有吕布,貂蝉也不介意为吕布跳一支舞。

    貂蝉缓歌慢舞,虽说没有任何的伴奏,但是一阕曼舞依旧让吕布平静了下来,原本心绪之中所有的烦躁在这一刻都褪去了。

    然而貂蝉却跳着跳着,动作越来越慢,最后停滞了下来,双眼含泪的看着吕布。

    “奉先,你一定要去吗?”貂蝉不懂武道,但是她懂吕布,所以看着吕布的目光,貂蝉突然恍悟了为什么吕布要让她跳一支舞,因为这一次吕布自己也没有把握。

    “是啊,我现在越来越清楚我的状况了。”吕布抚摸着貂蝉的发髻,“我大概是被暗算了,现在我已经能听到我耳边数以万计的祈祷声,而那种祈祷声正在缓缓的同化我。”

    吕布的感觉并没有出错,因为大自在天反馈的力量实在太强了,以至于现在在马六甲的贵霜士卒不少已经转移信仰,改信大自在天了,因而吕布完全是以一己之力对抗数万人的信仰。

    吕布若是接收了这份信仰,转化为大自在天的现世身,以他的能力依旧能保持自主,虽说有一定的约束,但由于他的实力,约束并不会太强,但作为强者骄傲,吕布绝对不会容忍这种事情。

    “不要哭,放心,这天下,我吕布不想死,绝对不可能有人能杀我。”吕布抚摸着貂蝉的发髻带着一种强大的自信说道。

    “我再给你跳一支舞吧。”貂蝉眼中含泪,缓缓地退开吕布的怀抱,吕布点头。

    貂蝉一阕曼舞,吕布只感觉自己内心之中所有的负面全部被清除,自己一生之中所有的经历,吕布以第三者的角度观看了一遍,那一阕舞之间,吕布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洗涤了一遍。

    重新遍观自己一生修习的武道,吕布有了很多不同的感受,原本很多认为已经是完美的地方再一次有了升华之处。

    吕布回神过来的时候,貂蝉已经将吕布收起来的铠甲帮吕布穿好了,自虎牢关之后,吕布再一次戴上了三叉束发紫金冠,穿上了西川红棉百花袍,披上了兽面吞头连环铠,系上了勒甲玲珑狮蛮带,宝雕弓挂在身上,方天画戟提在手中。

    下一刻赤兔是踏空而来,落在吕布的身旁,吕布将貂蝉拥在怀中,随后放手,跃上赤兔马,随后瞬间飞离。

    “奉先,一定要回来啊”貂蝉带着哭腔远望着已经消失在天空之中的金红色辉光。

    “这一次又到了我们连手作战的时候了。”吕布抓着赤兔的缰绳,将心神放开,赤兔艳红如火一般的内气快速的和吕布的内气融合在了一起。

    赤兔的速度在内气激发而出的瞬间便达到了极限,空气被赤兔的急速直接撕开了一条通道,高速移动带来的高温甚至形成了视觉的扭曲,天空之中一道火线直接从南方以极高的速度延伸了过来。

    “天神姿态!”超乎想象的急速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便即将抵达马六甲,吕布在感受到地平线后面传递来的压力怒吼着绽放了自己从大鲲之中提炼出来的内气。

    一个十丈高的金甲巨人瞬间出现,然后在吕布的怒吼着,骤然变成了某种金红色,然后被奋力压入了吕布的身躯之中,十丈高的天神被压缩到几乎和吕布同样高之后,不论吕布如何调动自己的意志都无法将之压缩到自己的身体之中。

    不过凝实到这种程度之中,吕布的外表已经附着上了一层琉璃金光,天神模式所有的优势已经被吕布掌握,再无大而不当的劣势,虽说没有达到吕布想要的打通精气神通道的程度,但是却也实打实在之前的实力上增强了三分。

    “大自在天是吧!果然不管是信仰,还是幻想神,还是其他任何东西,只要够强,都可以杀死!”吕布的嘴角划过一抹残忍的笑容,在他将自己的内气凝聚成如同琉璃一般璀璨的那一刻,他耳边所有的祈祷都已经消失,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杀死这个神!

    “他要来了,你们都躲开吧。”摩诃迦叶感受到地平线后面传来的压力,缓缓地站起身来,长叹了一口气。

    “神又如何,凡挡我者尽杀之!坠日!”这一刻吕布已然再无丝毫的烦躁,眼中只有诛杀强敌的狂热,他吕布无惧任何的挑战。

    随着吕布的狂热,宝雕弓上九根箭矢直接飞出,直插云霄而去,天地精气自主的被九根箭矢牵引,无数的辉光随着箭矢飞升缠绕。

    九根箭矢在攀升至极限高度的瞬间,骤然爆发,牵引的天地精气直接燃烧了起来,巨大的火球瞬间掩盖了太阳的辉光,朝着贵霜建立在马六甲的巨城落去!

    那一瞬间的爆发基本清空了方圆近百里的天地精气,吕布的神意志瞬间爆发定住了所有外围的天地精气,这一块地方除了一个正在燃烧着要坠落在马六甲的大日,再无任何的天地精气。

    “走了,我们也该动手了!”甘宁在遥远的天空出现了新一**日的时候就知道吕布出手了,而吕布出手也就代表他到了该下手的时候了,这一战那怕是打到九万海盗全军覆没,他甘宁也要让贵霜记住!

    “唉!”摩诃迦叶在看到那**日形成的瞬间默默地抬起手,一只巨大的手掌将那**日托住,不想九根箭矢直接穿透摩柯迦叶的内气巨掌,朝着摩柯迦叶身旁的内气离体射去。

    所谓信仰,所谓观想,既然一切都是靠人,靠天地精气来实现,那么蒸发了天地精气,干掉相关的人物,吕布就不信潜伏在自己这里的大自在天不出现!

    吕布的意志,哪怕是千年信念,只要是无根之木他都能磨灭,区区大自在天,司职创生与毁灭的至高神,没有了那数万人的信仰,吕布毫无惧色!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