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唯鲜血可以洗刷

    甘宁的战船以一种不紧不慢的速度压了过来,看着正面和自己对在一起的贵霜海军略带一种耻笑,和明那加拉海港那里的海军差的太远了,果然就算是帝国也有疏于训练的士兵。

    “这里谁是主事!”甘宁用他心通询问道,一众士卒尽皆扭头看向费安利,而费安利一头冷汗,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

    “尊敬的海盗王,您有什么命令。”费安利差点给甘宁跪了,艰难而又卑微的对着甘宁施礼然后开口询问道。

    “我之前让人来换物资,谁压的价格。”甘宁随意的询问道,费安利两腿一软,直接跪在了甲板上。

    “看来,没错了。”甘宁随手一挥直接将费安利砍死,“好了,现在该谈一谈补偿了,这些船不错,我要了,你们有什么想法!”

    这个时候谁敢有想法,被几万海盗包围了,八千登船的贵霜士卒还有一半都是陆军,这三十艘大船,属于六代舰那种一艘船载一千人的顶级货色,使劲塞甚至能装三千人,就区区八千人,就算全是海军都没办法发挥出这些战舰的力量和这么多海盗战斗。

    甘宁将这群贵霜海军全部丢入到了坎贝湾之中,毕竟都是海军,还有沿海驻防的陆军,除了一两个倒霉蛋不会游泳以外,其他人在这个距离游回到岸上毫无问题。

    “这艘船不错,就作为我的旗舰了。”甘宁看着三十艘新缴获的大船,选择了其中最优秀的一艘满意的说道。

    快速换装完成,直接空出来百多艘小船,甘宁一甩头,命令大军靠岸,然后朝着坎贝湾不远处的海港城市走去,这个时候之前人声鼎沸,如同欢乐海洋的城市已然一地鸡毛。

    所有的人都躲在自己的家中,生怕甘宁一声令下进行屠杀,海盗攻城的事情他们没有听说过,但是海盗的传说他们听的太多了,作为一个靠近海洋的著名港口,海盗的传说实在是太多了。

    正因为多,所以他们才明白海盗的可怕,因而在甘宁率领海军登陆的时候,整个城市的贵霜人能跑的都跑了,跑不了的也都躲了起来,作为一个海港城市,一个没有遭遇过战火,一直身处在后方的城市,他们对于战争的可怕更多来自于流言。

    “走,敢动我铃铛王的东西,那就做好我铃铛王报复的准备,将这家伙的家里,还有黑市所有的东西搬空!”甘宁穿着靴子,在海港的石砖上磕了磕,对一旁兴冲冲的海盗们下令道。

    很快坎贝湾旁边这座华美的城市就出现了火光,还是那句话,贼就是贼,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一边抢,一边放火。

    数万海盗快速的劫掠了大量各种各样的物资,更是兴奋的放火开始烧城,海盗卑劣,反人类的一面让甘宁冷笑连连,果然这群人不调教好绝对不能带回去,马六甲和贵霜海军的大战绝对免不了。

    甘宁走的时候,带着一船船的物资,而坎贝湾旁边的城市这一刻却是火光冲天,不过这对于甘宁来说并不算什么,至于贵霜帝国的通缉,贵霜帝国的找茬,嘿,他已经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因而甘宁完全不介意贵霜皇帝的愤怒,至于抓他,在没有人知道他的目的之前,根本不会有人反应过来他已经离开了印度洋,前往太平洋,准备和贵霜那一支千帆海军进行一场大战。

    “走,上船!”甘宁看着身边那些盯着不远处火光一脸兴奋的海盗非常的满意,这些反人类,不将贵霜人当人看的海盗,对于他来说才是好海盗,果然能干这种事情的人,也不应该当人看了。

    甘宁来的时候坎贝湾喧闹如海,存在百多年的海港城市繁华无比,甘宁离开的时候,拖着百多艘装满物资的海船,缓缓地离开,留给贵霜的只有战火与废墟。

    对于所有跟随甘宁的海盗来说,劫掠贵霜一座城市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他们没有甘宁想的那么远,他们所能看到的只有满载的一船船的物资,至于他们的身份,他们是海盗王的手下,他们不是贵霜人。

    这种劫掠一整个城市的举动,让甘宁手下的海盗彻底明白了谁才是他们可以认同的老大,相比于之前那些海盗团小家子气的举动,一次性劫掠一个城市,获得的物资补给,就算是他们这样的海盗团也足够生存非常长久的时间。

    这种辉煌的大胜,这种符合海盗王的举动,让所有跟随着甘宁进行这一次劫掠的海盗深刻的认识到之前所有的海盗和现在这任统御印度洋的海盗王的巨大差距,海盗王就是海盗王,根本没有任何的海盗能与之媲美。

    在这一日来临之前,没有任何的海盗曾想过去劫掠城市,而现在在海盗王的率领下之下,所有的海盗都明白了他们所具有的力量,他们同样拥有覆灭小国的力量。

    正因为这种力量,这种强悍,所有的海盗都明白,与其有什么小心思分裂,还不如继续跟着海盗王,现在局势已经非常的明确了,海盗王干一波,相当于其他海盗干几年。

    干海盗不就是为了混饭吃吗,谁家大义在海盗身上?

    既然都是为了利益,那么跟着海盗王不是更合适,虽说海盗王有着暴虐的一面,但是海盗王是印度洋之上真正最勇武的海盗,跟着海盗王有饭吃,跟着海盗王,纵横四海!

    总之甘宁这一波干的事情,真正让底下的海盗明白了给谁奉献忠心最合适,因而这一次之后,虽说甘宁冷笑贼就是贼,贼就是上不了台面,也不得不承认,这群人变得听话了。

    听话就好,至于被烧掉的海港城市,也不是自家的城市,随便烧吧,从一开始甘宁就没有和贵霜谈的想法,从贵霜进入南海后花园的那一刻,甘宁和贵霜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不死不休。

    帝国的荣耀,岂能允许玷污,不论是被贵霜踏入后花园的汉朝,还是被甘宁放火烧掉了坎贝湾海港城市的贵霜!唯鲜血可以洗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