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刘璋的雄图霸业

    “怎么,这名字有问题?”李优扫了一眼陈曦询问道。

    “挺不错的。”陈曦默默地点头,好吧,不管是不是正史上的那个羊祜,现在这种生长环境,应该是毫无问题的。

    不过想想正史羊祜的生存环境,陈曦默默地抹了一把冷汗,应该不好过吧,母亲是蔡二小姐,大姨母是蔡大小姐,婶婶是辛宪英,姐姐是羊徽瑜,全是上了榜的人物……

    说来也是羊家惨,男的不怎么有名,女的特别有名,整个家族严重阴盛阳衰,而且女性还都带了智商上的碾压。

    简单来说,折合成这个世界的话,羊祜的姨母,老妈,婶婶,姐姐全都具有精神天赋,深切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活在这么一个家族应该挺纠结的。

    不过这都不重要,陈曦对于羊祜以后的悲惨生活没什么太大的兴趣,陈曦只是对于羊祜感兴趣,这是一个人物,只不过现在历史被玩坏了啊,天知道羊祜还能不能长到名将那个程度。

    想到羊祜,陈曦就默默的侧头看向陆逊,陆逊正在努力的学习政务,陈曦倒不是希望他深入其中,而更多的是让他明白这些事情的处理办法,之后便会打发他去治军。

    “伯言,你什么时候结婚啊!”陈曦拍着陆逊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你看看人家羊祜都快出生了。”

    陆逊一脸发木,他倒是想要结婚啊,但是当初答应糜贞的事情还没办到,顺带糜贞的年纪已经多交了好几年税了。

    “看着你这模样,果然需要锻炼。”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不过说起来,贞姬的精神天赋好像真的消失了。”李优想了想说道,他之前还去看了一下二小姐,发现蔡贞姬原本要觉醒的精神天赋真的察觉不到了。

    “脑子有些承受不了了,等孩子出生之后就好了。”陈曦撇了撇嘴说道,孕育子嗣的过程之中,母亲的大脑可是真正会萎缩一部分,因为制造大脑的部分弄去给孩子制造大脑了,没了精神天赋才正常。

    “大概吧。”李优点了点头。

    “伯言啊,你要努力啊。”陈曦眼见李优不再说话,于是又跑到陆逊这边,拍着陆逊的肩膀说道。

    “呃,好吧。”陆逊叹了口气说道,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在说什么,不过想来这么回答就没问题了。

    就在陈曦逗弄陆逊的时候,糜贞,甄宓以及吴媛三个家伙一起出现在了政务厅。

    “看来我的事情来了,你们三个有什么事情吗?”陈曦眼见三人到来,当即一改之前嬉皮笑脸的神色,面色郑重的说道。

    “川蜀那边想要修一条路,打通从成都到身毒的西南丝绸之路。”吴媛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这件事之前张肃等人就拍板了,给刘璋报备了之后,刘璋也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反正自家在川蜀也没事,修一条到西南诸国的道路,让他们明白大汉天威也好。

    反正刘璋这次算是看明白了,手上有实打实的政绩吹的时候也好吹,底气也足,看看自己之前几年混的简直像狗一样,这一次回来他甚至故意走难走的汉中,张鲁恨不得杀他的眼神,让他很爽。

    刘璋也是犯贱,他其实完全不需要走汉中,走荆襄水路又近又便利,但是刘璋在长安爽了一把,完全不怕事了。

    加之之前纳西南十数国,功绩十足,就算是曹操这等以前听说刘璋懦弱昏庸的家伙,见到意气风发,功业十足,年仅三十岁的刘璋也深切怀疑对方以前是不是装的,因而就算是曹操也未敢轻视。

    这么一来刘璋就有些膨胀了,受领了阳城县侯的爵位之后,刘璋已经有了五分诸侯王雄踞一方的气度。

    众多原因之下,刘璋扶棺过汉中,张鲁虽说气的肺都炸了,但是却也不敢出手,当前的形势张鲁若是动手,刘璋死不死两说,张鲁必死无疑,大汉朝还没死呢!中兴之势昭昭!

    就这么过了汉中,张鲁甚至连出来见面都做不到,刘璋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和这种人比划简直丢人,再想想,自家都杀了张鲁的老母兄弟,对方居然也不能将他如何,自己之前死掐对方的意义何在!

    这么一想刘璋的心情好了一截,至于张鲁不听自己指挥,刘璋已经不放在心上了,现在他不想多生事端,等他收拾了西南那群小国之后,提雄兵十万亲自来汉中,看他张鲁服不服!

    有了这个心思之后刘璋整个人出现了一些变化,他以前没见过世面,这一次算是开了世面,而眼界开拓之后,虽说心性还如曾经一般偏弱,但是却也放开了不少,汉室不倒,他刘璋必然不倒!

    手握平西南十数国的功业,作为刘姓宗室的他,只要不造反,他根本不需要看任何人的眼色,这就是他的底气!

    有了这些底气,刘璋对于任何能加固他外面那层伪装的壳子的事情都很有兴趣,珠宝美玉对于他这等来说已然无用,宝马香车到了他这个地位也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站立在刘曹孙三人之间,刘璋深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不足,作为一路诸侯王,他同样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如此。

    当然刘璋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不足,他就是一个文不成武就的渣渣,但就这么文不成武不就的渣渣,他压服了西南数十国,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有这些手下。

    过汉中让刘璋明白,汉室不死,他不作死就不会死,而傲立众人之间让他明白了他的功业是如何获得的,两项结合一下,他登时就做出来了最佳的选择。

    我刘璋什么都不会,但我会放权啊!我知道我手下严颜,张任统兵非常厉害,我知道我手下张肃,张松,黄权等人智谋超拔,我是渣渣我承认啊,我放权给我手下啊!

    和大多数自身能力不强,性格又软的皇帝一样,刘璋是完全不介意别人分权的,他只介意别人分权了还要搞他。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别人就算是分权了也不敢搞他,他身后的老刘家宗室还没死呢,他也没犯过什么错,既然如此,他有什么怕的!

    要修一条从成都到哀牢,再到西南的道路,好,没问题,不就是钱吗,这东西赚来不就是为了花吗?他爹刘焉给他留下来的钱够他修这条路,那就修,既然你们说这样有利于统治,还能开疆扩土,没问题,修,只要能开疆扩土,钱不是问题!

    要打通西南丝绸之路,和贵霜人做生意,好,没问题,这件事难度不大,你们认为这件事对于益州乃至整个大汉朝有好处,那就打通,你们这群人就是我的大脑,我的手脚!

    张肃,张松,黄权等人完全没有想到刘璋会如此大气的同意此事,一副你们放开手脚干,老子就在你们身后,是你们靠山,不要怕!

    所以这件事完全没有像张肃当初估计的那样需要欺上瞒下,甚至刘璋恶狠狠地表示,本大爷不仅仅要修一条从成都到西南的道路,还要修一条从成都到汉中,然后再从汉中到长安的道路。

    至于刘璋的规划地图,简单粗暴,一条直线,直接从成都到汉中,再从汉中到长安,用刘璋的话,军团攻击,遇山开山,遇水断水,看看人家长安的路,再看看我们川蜀的栈道,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不就是途经几千座山吗,一万大军军团攻击,十下左右就能彻底推倒山头,然后打碎,开始铺路,一路过去的山直接砍掉,他刘璋就不信了砍不出来一条平路!

    如此丧心病狂的修路方式,在张松听完之后默默地点头表示这个确实没什么问题,修路的话,这么修其实是没问题的,不过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实在太大,消耗也很大。

    刘璋一挥手表示,我只问能不能这么干,至于时间和精力,我根本不管,这么修到汉中,我就不信张鲁那家伙还能挡住我的大军。

    张松默默地表示您觉得这么干能行,那就这么干吧,然后果断到处找堪舆和风水开始按照地图去确定要砍掉多少山头。

    虽说张松也知道这么干,没个十年功夫是不可能修好的,但这种事情一看就是跟蜀中的都江堰一样利在千秋,所以也就没拦着刘璋,反而还给提了很多建议,找了很多人帮忙,深切的让刘璋感受到了张松除了丑了点,脑子和执行力确实很不错。

    也正是有这么一杠子事情,才会有甄宓,糜贞,吴媛三个家伙来这里,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关系到西南丝绸之路,益州想要拉人,而商会更清楚这里面的利益,所以才会是三个人一起出现。

    毕竟真要说的话,这三个人分管的区域和职责都是有所不同的。

    现在的情况,益州不管是修路还是开发西南丝绸之路,其实都绕不过这三个家伙,而这一次涉及的太大了,所以才会来找陈曦,毕竟陈曦之前就说了,他就分管商业,医疗卫生,交通,城市规划这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