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 开宗立派

    曲奇大怒之下,直接将第三株送给武安国,而武安国当场将这玩意给嚼了,随后吃惊的看着曲奇。

    虽说其中蕴含的天地精气的量非常少,但以武安国的能力岂能感觉不到吞下去之后的变化,也是从这一刻曲奇才明白了自己手上剩下的这两株稻谷的意义。

    当即曲奇将其中一株贴身封存,另一株交给两名仙人携带,这东西很重要,只要有点脑子的都知道其中的意义,而曲奇现在要做的就是将之变成像普通作物一样能随意种植的作物。

    虽说之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证明这东西对于动物的吸引力,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太重要的情况,动物什么的赶走就是了。

    只是就曲奇现在的情况看来,这玩意非常的难种植,毕竟他都被这东西打了脸,其他人种的话,曲奇完全不看好。

    因此曲奇现在做的事情更多的是用所剩不多的种子来实验出最适合,最正确的种植方式。

    虽说就现在的情况看起来,这种研究可能需要数年才能出现结果,不过曲奇并不着急,他的时间还有很多,花费数年时间研究这么一个东西在他看来并不亏。

    “哈,你说啥?”陈曦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看着姬湘的一脸诡异,“我有没有听错,”一边说一边扭头看向一旁的鲁肃。

    “我说,你给我批一块地方,我要开宗立派!”姬湘面色郑重的看着陈曦,回到邺城之后,她将她之前在长安进行的所有的研究全部梳理了一遍,以此为核心结合之前所学推导出来了自家这一派的典籍,经过与人的辩驳,连其中的思想梳理出来了。

    做完这些之后,姬湘直接来找鲁肃批土地,准备建造山门,以后如果真将心学养大了,她就会成为这一学派的开山宗师。

    和其他诸如蔡琰之类的女子不同,她的出身注定了她的思维方式和多数女子有所差别,她的胆量远远大过其他人,就算蔡琰在智慧,在能力上压过了她一头,但至今敢提开宗立派的只有她一人。

    “这可不是开玩笑!”鲁肃这个时候已经将手上的毛笔放下了,虽说他有些怕自家的大姨子,但就算是怕这个时候也要跳出来阻止啊,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开宗立派这可不是说笑的。

    “看吧,你说通鲁子敬就行了,我不管这事。”陈曦饶有兴趣的看着鲁肃和姬湘,政务厅里面的人其实都知道鲁肃怕姬湘,两人的关系除了大姨子和妹夫,还有一层是医生和患者。

    姬湘治疗鲁肃的方式据说有些疯,姬湘当年被姬家当轩辕黄帝的主祭巫女来培养的,就没有男女概念,所以姬湘不尴尬,鲁肃当然尴尬了,毕竟这种事情肯定有一个人尴尬。

    所以鲁肃总是躲着姬湘,虽说躲着对方,但一般情况有什么好事也会记得给对方一份,总之两人有些复杂。

    只是这次的情况,鲁肃表示自己顶不住啊,这是要开宗立派啊,不是他们这些人简简单单给批一块地,然后你往那里挂一个牌子,之后就能收徒弟了。

    真要开宗立派,你免不了和那些人干一架,什么大儒啊,什么隐世百家的传承者啊,不干一架,你丫根本得不到承认。

    蔡琰能吧,很能了,基本上各大学派,各大山门都给她一个面子,而且蔡琰要收徒弟,要传承自己的东西那些学派山门都会给推荐一下谁合适,但如果蔡琰说是要开宗立派,也免不了这一遭。

    撑死是蔡琰之前表现的太强了,这一遭没有人太过难为,走一走流程,然后恭喜两下就行了,而姬湘的话,开宗立派呵呵哒,那些人不选个良辰吉日阻击一下你才怪。

    这种场面一旦被阻击了,基本上就是一挑十的局面,通过的难度直接突破天际了,而且一旦输了,那么基本就没有下次了,这玩意就跟仙侠所谓的阻道是一个模式。

    “我要建造山门,收徒弟了,你给批不。”姬湘带着一种恐吓看着鲁肃,鲁肃虽说每次看到姬湘就有些尴尬,有些不自然的避让,但是这种时候,他还不至于被姬湘唬住。

    “不行,这种事情,不是说说就能糊弄的,至少要有这份能力,你确定你能通过,如果通过不了,我给你批了,不仅仅是你丢人,也是我们丢人。”鲁肃强忍着尴尬对着姬湘说道。

    “喏,自己看。”姬湘将手上卷成一卷的帛书丢给鲁肃。

    鲁肃不解,姬湘给了一个眼神,鲁肃默默地将上面的绳子打开,然后看向里面的内容,越看越吃惊,而最后居然是诸如郑玄,王烈,司马徽这种级别的大佬。

    “我打上门了,赢了七场,平了三场,文康公他们非常厉害。”姬湘平静的看着鲁肃说道,但眼角明显有些抽搐。

    既然开宗立派,你们要来论证新开宗派的道,也就是思想,那我提前登门,省的被围攻。

    姬湘抱着与其到时候被一群怪物围攻,还不如自己先一步打上门去,因而她一边树立自己心学的核心,一边挑选对手,若是一对一都都不是对手,那么真就没办法了。

    也亏姬湘的研究是剑走偏锋,直击心灵,一开始选择的家伙基本上都是轻松击败,但选择菜鸡得到的认同和选择学派大佬得到的认同完全不是一个程度。

    因而姬湘在击败了四个名声不显的家伙,开始选择更强的人来论证,不得不承认能传承至今的学派都不是省油灯,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姬湘连败七人也补全了不少自己生造出来的心学。

    然后姬湘便将目标盯到到大佬的身上,郑玄,王烈,司马徽,两个儒家,一个杂家。

    不过和之前以获胜为目标不同,这三个人,姬湘就算自负对方因为没有系统性的概念,不可能瞬间理解,也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轻易获胜,因而选择的是问道的方式。

    虽说姬湘去的时候气势汹汹,但她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物,对于这三位的尊重却没有减少,以问道的方式一点点的阐述自己的心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