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是时候清算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陈曦虽说心有不甘,非常不想干活,但是每天都有人来抓他,被逼无奈之下,他也只能乖乖的在政务厅混日子。

    “哈,这是什么鬼?”陈曦看着北方各地送来的消息不由得发愣,这怎么可能。

    “文和,文和,快过来看,是不是我眼睛出问题了。”陈曦有些慌慌张张的朝着贾诩的方向招呼道。

    “你又怎么了,该不会又想跑路?”贾诩皱着眉头看着陈曦的方向,神色间有一种明显的怀疑,因为陈曦最近跑路跑得有些太狠了。

    “没啊,这次是真的出大事了,我们不是将北方的胡人剿灭了,而且还特地犁了两遍,怎么北方会有这样的公文送呈上来。”陈曦皱着眉头,看起来眉眼之间已经有了三分的凝重。

    贾诩也知道陈曦这家伙属于不好好干活,但大事小事轻重缓急还是能分得清的,因而眼见陈曦面上的凝重,当即伸手将北方呈送过来的公文给接了过来。

    贾诩看完也是一怔,不过随后便明白了怎么回事,不过还是顺着陈曦话解释道,“大概就像是公文之中所说的,我们当初击溃胡人之后,逃窜的胡人溃军。”

    “这怎么可能,我信不过我自己,还能信不过你们的能力?”陈曦对着贾诩叫道,“而且我们当时应该将北匈奴和胡人一一俘虏剿灭了,根本不可能出现你说的情况!”

    “那你的意思是公文是假的了?”贾诩嗤之以鼻的说道,他现在已经猜到了九成实质性的内容,只不过不愿意挑明而已。

    “你们在说什么,让我看看。”从门外走进来的法正晃着脑袋询问道,贾诩顺手将公文递给法正。

    “杂胡溃军,滋扰北地各郡,现已有村落被全族屠灭。”法正笑盈盈的接过公文,看着看着面色变的凝重了很多。

    “这怎么可能,当初做计划的时候,我和程仲德一起做的外部游击计划,根本不可能有杂胡跑出去。”法正直接将公文按在桌面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在一旁干活的鲁肃抬头看了法正一眼,继续埋头苦干。

    “不管可能不可能,现实已经发生了!”陈曦黑着脸的说道。

    “绝对不可能,我对于我做的事情有着绝对的自信,绝对不可能有杂胡从我设计的包围圈之中杀出去!”法正近乎一种猖狂的口气,不过这种口气之中有一种不可抹杀的自信。

    “问题是,你看到没有,看到公文上怎么说的吗?”陈曦指着被法正按在桌面上的公文说道。

    “公文肯定有错,绝对不可能是杂胡溃军,我做的事情,做到了什么程度我能不知道,而且去年草原的血色还没有褪去,杂胡是有多么心大才敢南下!”法正盯着陈曦郑重的说道,“这绝对不是杂胡溃军,我用我的人头作保!”

    好吧,法正此话一出,陈曦也没办法接了。

    “好吧,那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陈曦深吸一口气平静一下心态看着法正说道。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实地过去过,怎么可能知道。”法正翻了翻白眼无语的说道,“不过我可以保证绝对不是杂胡溃军,呃,你应该问贾师,他肯定知道,我看到他眼神有些不对。”

    眼见法正将话引向贾诩,陈曦侧头看了一眼贾诩,并没有看出想要的神情,又侧头看向法正,却见法正面露深思状。

    “我觉得,这件事你别管了。”法正隔了一会儿之后,双手交叉撑着脑袋缓缓地开口说道。

    “呃?”陈曦不解的看着法正。

    “我大概知道是谁干的,也知道为什么这么干了,不过我之前还以为这件事会是你来做。”法正撑着脑袋半眯的双眼之中划过了一道冷光,“有时候你需要杀一拨人让人感受一下你的意志。”

    陈曦一愣,登时侧头看向在那里埋头苦干的李优,而李优也像是感受到了陈曦的目光,面无表情的抬头,坐起身子看向陈曦。

    “你干的?”陈曦直接对着李优询问道。

    “杀点不听话,手伸的太长的,顺带过几天你还会收到某北迁的世家,在路上被盗匪劫道,全家死完的消息。”李优面无表情的说道。

    陈曦当即坐下,开始联系前后因果关系,隔了良久之后,陈曦缓缓的开口说道,“有些世家北迁了,但是却用其他方式操控本地的豪强地主,遥控指挥豪强地主,然后将之前腾出的权力再次控制住?”

    “对。”李优点了点头说道。

    “青州,兖州,徐州这种情况严重不?”陈曦沉默了一会儿询问道,如果连这三个地方的情况都很严重,那么陈曦真就觉得自己以前太过温和了。

    “这三个地方没有,虽说我有很多渠道保证他们是在观望,但至少现在是没有的。”李优略带满意的说道,陈曦明显的舒了一口气,如果这三个地方都这样的话,那么就算是血洗一遍都不为过。

    “主要是哪里?”陈曦心下一轻,然后开口询问道。

    “冀州和豫州。”李优缓缓地开口说道,“尤其是豫州很严重,当然最主要的问题在于,袁公路现在没有反应过来。”

    陈曦嘴角抽搐,袁术肯定反应不过来,没人给他说,他肯定不知道,这种小动作袁术肯定不做,他不做,别家做的隐蔽点,袁术要发现那真就是想多了。

    玩正面袁术这人不怕,玩智商,袁术就差得远了,没办法他就不是那种动脑子的人物。

    “通知袁公路,将不遵守当初约定的世家名单直接给袁术,让他下手,直接以我的名义给发过去。”陈曦面色阴沉,随后又有些无奈的开口道,“你说那群人是怎么想的。”

    “利益。”李优平淡的说道,“所以说该杀的时候就要下手,你如果一再退让,他们真的会以为你好欺负,你的能力很强,他们愿意跟随你是因为跟着你的利益很大,但你的性格不够强硬。”

    “汉室的世家大体都有偷奸耍滑的倾向,但有的世家有救,有些世家不该救,你给他们的感觉更像是狐狸,有能力,有利益,但没有杀伤力,他们之中有很多欠收拾!”李优冷冷的说道。

    陈曦挠头,他的自制力很强,很少放纵自己,虽说有些事情用杀确实能解决,但他总是习惯性的规避这一点,因为总有别的方法。

    “将你的名义,给我,由我来处理,这其中不管发生什么事,谁来求你,你都别说话,也别制止我,我给你一个结果。”李优看着面带犹疑有些想辩驳的陈曦开口说道。

    “你不会杀的血流成河吧。”陈曦略带犹豫的开口说道,这种事情交给李优,会死吧,尤其是以自己的名义让李优去干的话。

    “不会,看在你的名义上我会留点情面。”李优摇了摇头说道。

    “那大概会死多少人。”陈曦一直觉得李优很靠谱,除了杀性大一些,做事还是很靠谱的,所以有些心动。

    “不会死太多的。”贾诩在一旁代替李优回答道,“刚好文儒要做户籍,这一次大概也就能完成收尾了。”

    “这样啊,那好吧。”陈曦还是有些犹豫,不过贾诩都保证了,陈曦也就没什么说的。

    法正默默地离开,死的不会太多,嘿,子川,你观念之中的不会太多和那两位观念之中的不会太多完全是两个概念。

    李优从陈曦手上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之后便又开始默默地埋头苦干,而陈曦则亲自写了一封信,命人送到了袁术手上,而且送信的过程也没有掩饰,算是给各大世家一个警告,都给我收手!

    然而陈曦多年以来的温和脾性,还有不怎么愿意举屠刀的性格,天下间和陈曦接触过的世家都知道这一点,所以遵守约定的世家依旧面无表情的旁观,思考着自己以后要不要也跟着其他人浑水摸鱼算了,而不遵守约定的世家则依旧我行我素,反正不可能砍了我们是吧!

    在这些世家看来,被陈曦抓住了,最多是将手上的东西放回去,而自家现在已经得到了从中原迁出的补偿,顺手能在中原摸点,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讲都是赚了。

    反正又没有丝毫的危险,能捞点是点,有便宜为何不赚,甚至些世家还拉自己相熟的世家一起下水,意志不坚定的,不少都因为其他人赚的很开心,自己也就偷偷摸摸的开始浑水摸鱼。

    “南阳张家,四次了,这次就从他开始吧,每一次子川都没计较,但我可都有详细的记载,这种做法,全家剿灭,将罪行发给其他世家作为交代,我看看啊,貌似各大世家真以为我不清算啊!”李优在陈曦跑路之后从一旁掏出一本半尺厚的书,一边翻一边自语道。

    各大世家完全没想过,陈曦的警告之后,紧跟着的便是血色的帷幕,早有人按捺多年,就等着清算的那一刻到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