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变革的血色

    “子川,子川!”陈曦模模糊糊的醒了过来,一大群人围在他四周,眼见陈曦醒来终于放心了下来。

    “陈侯已经没事,那我们二人也就先行离开了。”张仲景对着刘备等人抱拳一礼,然后背着药箱离开,华佗和张仲景在陈曦晕倒之后,就被人找了过来。

    “子川,你怎么突然坠马了。”刘备眼见陈曦苏醒,略带责备的询问道,陈曦突然坠马确实吓了他们一大跳,要不是旁边贾诩和徐庶伸手捞了一下,脑袋朝下坠马,就算是陈曦也要悲剧。

    “呃,我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陈曦有些尴尬的说道,他居然梦到太史慈了,不过这个梦好真实啊,现在还记得其中的内容。

    “呃,就这么一会儿,你居然还做了一个梦。”刘备无语的看着陈曦,“你要是困了,就去坐车,居然坠马了,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要不是文和和元直拉了你一下,你真就摔了。”

    陈曦略带尴尬,他也不知道,莫名其妙就发梦了,然后莫名其妙的见到了太史慈,他现在也是一脸发木。

    刘备眼见陈曦发木,也没有再说什么,陈曦有时候确实有些心不在焉,不过人没摔到就好了。

    “你先休息,可能是最近没休息好,我已经让大军安营扎寨了,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再进军。”刘备对着陈曦叮嘱道。

    等刘备离开之后,陈曦开始眉飞色舞的给贾诩等人讲之前自己做的梦,听的贾诩等人相当无语。

    “子川,你少想点有的没得,好好干活,没有什么比你好好干活更好的了。”贾诩拍了拍陈曦的肩膀,转身背着手离开。

    “子川,你比我还能想。”郭嘉叹了口气说道,“回头我给你一壶酒,喝完你赶紧睡,补补觉,白天就不会做梦了。”

    “咳咳,我就不说了。”陈曦瞪着下面还准备说的几人,刘晔咳嗽了两下,将话吞了回去,没再说,一行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

    “我感觉那就不是梦啊!”陈曦在众人离开之后,略带烦躁的说道,结果这种非正式的话,都被这群人认为是陈曦在发梦。

    且不言陈曦发梦一事,长安在刘备和孙策离开之后,空荡了很多,毕竟百官被董承等人死前屠戮一空。

    曹操对于新任的长公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官,不好不坏,不远不近,不出格的命令你随便发。

    而刘桐和刘协最大的不同在于,刘桐经历了那么多动乱,也知道自己这个位置怎么来的,所以就算坐在这个位置上,她也只是做好自己的事情,至于曹操爱怎么样,怎么样,关她什么事。

    反正比起以前刘协当政的时候,刘桐就算一直在宫内不外出,也免不了提心吊胆,现在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前,只要自己不作死,完全不用担心人身安全问题。

    至于作死,刘桐和刘协最大的区别也在这里,刘桐没有太过明确的家国天下,她只想自己过好,小富即安的心理,让她根本没有和曹操争权的想法。

    这么一来曹操也就懒得管长公主做什么,两人之间反而莫名有一种默契,曹操在长公主相关的事情上不会去驳她的面子,刘桐也不会在自己不懂的政务上驳曹操的面子。

    这也就导致双方看起来还真像是和谐的君臣,除了司空曹操独揽大权这一点以外。不过自古以来独揽大权的不在少数,君上不追究,而且愿意放权的话,也是一种治理天下的方式。

    你可以黑曹操的人品,但是你不能黑曹操的能力,在刘桐完全不扯后腿的情况下,曹操任用贤能,国家再一次运转了起来,而且比之前刘协的时候那群老臣做的更好。

    孙策那边,袁术因为要迁徙世家,也就没有跟孙策他们回扬州,孙策也没有太在意这件事,只是周瑜告诫袁术,不要杀戮太多,对此袁术嗤之以鼻。

    袁术很正式的表示,该杀那就要杀,就算是杀戮太多了,遇到了看不顺眼的也要砍,周瑜表示自己没办法和袁术交流了。

    毕竟袁术就带着纪灵一个人,至于给纪灵说,纪灵要是会劝袁术,周瑜自己都不信,开什么玩笑,袁术别说做的是正确的,袁术就算是做坏事,要找刀,纪灵都会递一把,这货是袁术的死铁杆。

    “哈,伯符,公瑾,你们放心的回去吧,我就不回去了,那些人还等着我呢!”袁术看起来特别的得瑟。

    周瑜实在不想说道,孙策反倒很兴奋,“袁公啊,遇到解决不了记得找我调兵啊,我帮你铲平他们。”

    旁边的邓家,万家,马家的人尽皆脸色一黑,孙策你会不会说话,调兵铲平这种话你都敢直接吼出来。

    周瑜一脸无语的扶额,这都是什么事啊,拉着孙策就要走,敢当着世家面喊,我调兵帮你们铲平的也就孙策了。

    “有需要的,我肯定会找你的!”袁术也是二货,直接回答道。

    “袁公,记得回扬州。”孙策被周瑜拖着,还不忘给袁术招手。

    “我儿子,不错吧。”孙策被周瑜拉走之后,袁术得意的给一群人介绍道。

    众人都是一脸抽搐的恭喜袁术,孙策怎么回事,所有人都知道。

    “走,我们北上!”袁术也不管其他人面色抽搐,一挥手,意气风发的叫嚣道。

    跟在袁术身后的几个家族,皆是叹了口气,袁术这货有些不靠谱,不过既然签字画押了,那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实际上现在各大世家都是这么个想法,他们也没办法了,袁术切了不少的世家,这货说肆无忌惮吧,也不算是肆无忌惮,人家至少确实是按照规定的那条线在办事。

    可要说正常吧,袁术这货就不是正常人,这家伙虽说也会扯皮,但是除了少数确实家声干净的世家,正常家族谁家没有点黑材料,和袁术扯皮冒得风险有些大。

    因而现在这些北方世家还真不敢不迁移,以袁术那个混蛋的性格,既然签字画押了,对方肯定按照时间节点过来检查。

    至于所谓的各大世家选拔出来的德高望重的老一辈组成的调解团,扯淡呢那是,就司马儁,陈谌这群老的黄土都埋到脖子下边的家伙,跟着调解团跑东跑西,万一半路上死了,算谁的。

    所以所谓由三十六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加袁术组成的调解团,实际上就袁术一个人是真正在跑东跑西,其他的三十六位大佬全部在各家蹲着,等到袁术跑到那些地方,他们就会出面撑场子。

    好吧,这就是扯淡,三十六加一说白了最重要的是那个一,也就是袁术,调解团的老前辈都是一群和司马儁一样精的不能再精的家伙,这群人能看不清现在的大势?

    其存在意义,荀爽那群人都说了,就是稳定的迁徙,省的袁术这家伙发疯,他们都不傻,到了这个时期,连大义都没在自己头上了,不赶紧顺着溜,那不就是找死吗?

    也正是因为这个,北方的世家在各地大佬的建议下,已经开始带着自家的佃户啊,仆役啊,愿意跟随的百姓啊一起北迁了,不过这个速度不可能太快,就算车马俱全,道路通畅,又有人早做规划,要完成迁徙也不是太短的时间能做到的。

    至于到了现在还看不清形势,不愿意迁移的,那陈曦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变革的时代少有不流血的时候,最好如邹忌变法那样,整个齐国用利益牵引,日渐变强,并没有杀得人头滚滚,但那一过程之中,也免不了出现有的贵族衰落,有的贵族崛起。

    而作为既得利益者,岂会容忍自己日渐退出统治阶层的位置,这便是变法的矛盾由来,这也是不管有多少利益,只要是变法基本上就免不了流血,最多只是流血多少的原因。

    实际上邹忌那种,还有陈曦这种在大时代的背景之下,已经能算得上是不流血的变法了,但完全不流血的变法陈曦不保证,能做到现在这种程度,已经尽力了。

    至于再进一步,陈曦也许能做到,但是已经没有意义了,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讲,投入与产出的对比已经不值得如此了。

    太过追求细节未必能得到想要得到的东西,时间和精力在任何时候都是非常宝贵的。

    将东汉初年遗留下来的豪门世家问题解决之后,对于陈曦来说,国家的控制从现在才真正的开始,在以前不管承认不承认,皇权基本都很难操控到县级单位。

    而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之后,作为新政府,政令才能实际的发到每一个人的手中,很大程度的避免了地方宗族对于个人的操控。

    当然这还不够,还需要更进一步,宗族制度,宗法大于国法这种事情也到了解决的时候了。

    做了这么多年,到现在才真正意义上将汉末的中国掰到了正道上,陈曦感觉自己也算是够可以了,大一统的国家,可以有国外的藩篱,但是国内可绝对不会容许国中之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