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投鼠忌器

    安息侧翼遭遇到夜袭的瞬间,汉军这边便已经戒备了起来,甚至张辽,高顺等人直接苏醒过来,开始带领自己的亲卫封锁营地。

    等到阿尔达希尔冲出去的时候,汉军已经确定罗马今天的目的就不是偷袭一把就走,搞不好罗马人今天就想要打一场反击战。

    以诸葛亮等人对于贝尼托的表现看来,只要下面真的乱起来,那么贝尼托有八成以上的可能都会趁乱杀出,而这么一来,双方绝对是要进入决战的状态了。

    “所有人做好准备,一旦安息中军驻扎的前营被突破,直接前往救援。”诸葛亮在整军之后当即下令道。

    很快,就如诸葛亮估计的一般,安息人中军驻扎的前营也遭遇到了攻击,不过早在侧翼遭遇到攻击之后,安息的中军就加强了戒备,大量的火把火盆,让营地亮如白昼。

    然而就算是如此,面对帕尔米罗一早埋伏在安息人中军前营之前的第五军团的士卒来说,也不过是略微提高了一些难度。

    他们的一天赋毕竟是扭曲光线,之前侧翼的攻击虽说闹的非常大,但也只能说是佯攻,从一开始他们的目的就是中军,因而他们在中军的准备远远比在侧翼要充足的多。

    第五军团靠着本身的精锐天赋很快的将阻隔冲锋的东西一一搬走,然后用被搬走的拒马在原地制作了一个虚像。

    很明显第五军团不是正面死磕的类型,如果大军不乱,就帕尔米罗在安息中军这里安排的三千人根本创造不了什么战绩,但只要大军一乱,他们就是最好的杀戮者。

    而现在他们正在装点自己的杀戮场,很快安息中军之前传来了沉闷的马蹄奔腾声,这种声音所有经历过战场的士卒都明白,这是成集团的骑兵奔袭的声音。

    更重要的是这种沉闷更是说明了,前方奔袭过来的骑兵绝对是具装骑兵,也就是真真正正的决战骑兵。

    第九西班牙军团按捺了这么长时间,随着塔奇托一声令下,这些人直接毫无掩饰的率兵朝着安息中营冲了过来,他们和第五军团那种黑夜之中刺客完全不同,他们是真正的强攻型军团。

    具装骑兵,重步兵突击军团,第一天赋防御,第二天赋短程无起步冲锋,也就是说这军团前一秒还在原地立着,下一瞬间就已经开始以最大速度在进行碰撞了。

    同样第九军团根本不怕被包围,因为第二天赋的短程无起步冲锋让他们就算是陷入包围,也能瞬间冲锋起来,强大的冲击力配合上钢板一样的防御力瞬间就能破开包围自己的敌人。

    不过比较糟糕的是这军团只能往前,不能往后,要是有骑兵攻击力够强,从这军团后方发动攻击,这军团很容易被坑死,至于正面强攻,具装骑兵正面强攻的能力还用说。

    本身士卒的素质已经达到了双天赋,又是具装骑兵军团,正面破坏力直逼军魂军团而去。

    因而在第五军团搬开那些阻挡冲锋的东西之后,塔奇托怒吼着率领着自己的步骑混成军团朝着安息人发动了狂猛的攻击,先头的具装骑兵近乎一口气就从中军的前营杀到了中营。

    一路上所有希冀能从前方阻止他们的安息人全部被他们碾成了渣渣,而与此同时,安提俄克的城门突然打开,就像诸葛亮估计的一样,贝尼托这种见缝插针的将领,在安息大军一片混乱的时候绝对会冲出来前后夹攻。

    “陛下,还请速速撤退到后营,我率领将士在这里抵挡!”法尔斯萨珊这时也有些心惊肉跳,罗马人这一波偷袭实在是硬了,准确地说,这根本就不算是偷袭,直接就是决战。

    “我就在这里,我作为安息皇帝若是因为罗马的一个将帅就畏战躲避,那么其他人如何与罗马作战!众将士听令,杀一个罗马人赏三金币!斩罗马大将,加官三等!夺罗马鹰旗,位列统帅!”沃洛吉斯五世带着愤怒下令道。

    “我们安息从来不缺勇士,区区罗马几个军团就想要击败我?给我反击!”沃洛吉斯五世站在台上,火光照耀在他的脸上,坚毅而又无情,死死的盯着中营前方正在拼杀的安息和罗马大军,下达了军令,然后亲自上马鼓舞士气!

    一时间安息大军尽皆像是疯狂了一般朝着罗马人发动了攻击。

    就算第九军团有无起步冲锋,在这种疯狂的阻击之下也难以突破出来。

    前后左右同时遭遇到了攻击,箭雨,投枪,弯刀,直刺,各种各样的攻击,安息人疯狂的阻止着对方的前进。

    而且随着沃洛吉斯五世驾马上前,安息大军简直像是疯了一般,甚至将罗马人第九军团强行逆推回了前营。

    至于帕尔米罗埋伏在前营的三千想要趁乱攻击的第五军团士卒,在安息这种近乎疯狂的反击下,所能制造的混乱近乎没有,皇帝亲上战场,虽说无比的危险,但同样代表着无与伦比的士气。

    一开始安息完全是靠着牺牲在硬挡,但是随着这种意志不断的凝聚,冲锋在最前方的阿特拉托美率领的弯刀弓骑兵逐渐能砍碎罗马第九军团的防御,他们的弯刀在不断的锋利,而他们的气势也在不断的攀升,那种用弯刀斩碎面前一切的气势在不断的凝聚。

    “阿特拉托美,给我斩了他!”沃洛吉斯五世看着疯狂的安息人,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深爱着这个位置,这种拥护,这种无数人愿意为他付出生命的牺牲,让他明白,这个位置的意义。

    “是,陛下!”阿特拉托美挥舞着手上的弯刀,放弃了一切的防御,身后的军团也都随着这一声令下,舍弃了一切的防御,璀璨的刀光,直接切开了正面罗马人第九军团的板甲。

    “冲,为了陛下!”阿特拉托美怒吼着驾马前冲,身后所有的近卫军尽皆手握弯刀疯狂的朝着第九军团发动了攻击,他们攻击足够切开穿着铠甲的西凉铁骑,舍弃了一切的他们拥有至今以来所有军团所未有的最强攻击。

    塔奇托率领的第九军团和阿特拉托美率领的安息近卫军,直接撞在一起,双方的血花飞溅,阿特拉托美的骑兵实际上是弓骑兵,但是现在他们拥无匹的近战攻击,罗马人的重甲,罗马人的天赋防御对于他们的弯刀来说都和普通的皮甲差不多。

    同样他们防御对于罗马人来说也是如此,双方的厮杀只有死亡一条道路。

    双方疯狂的厮杀,反倒让其他的安息精锐腾出了手来,开始攻击罗马人的重步兵,原本一团糟的局势,随着沃洛吉斯五世亲往第一线快速的稳定了下来,开始稳稳地将罗马人逆推出去。

    上千的精锐直接倒在了战场,双方的攻击对于对方来说都是无力抵挡的,所以双方能比拼的只有意志,而很明显阿特拉托美率领的近卫军虽说损失惨重,但是他们的神色却依旧无畏无惧。

    很明显阿特拉托美已经做好了全军覆没的准备,而塔奇托摸了摸肋间的伤痕,对面的安息人真的很强,很强,强到如果要歼灭,他们也要做好全军覆没的准备。

    【该死,我们的援军怎么还没有到!】塔奇托心中愤懑的想到,盯着对面那种如同狼一样悍不畏死的双眼,心中莫名的有些退意。

    “安息人,你很不错,你有资格告知我,你的名字了。”塔奇托在完成了一波攻击之后,盯着对面气势冰寒的阿特拉托美冷冷的说道。

    “你不必知道。”阿特拉托美冷笑道,今天对方不走,就算拼到近卫军全军覆没也要将之覆灭。

    “撤!”塔奇托看了一眼阿特拉托美冷冷的调头说道。

    塔奇托的具装骑兵拥有无起步冲锋的能力,要跑的话还是很容易的,而且和对方死磕完全不值得,对方强在攻击,弱在防御,随便一个精锐军团近身就足够将之击杀,继续浪费精锐在这里可以说是得不偿失。

    塔奇托一声令下当即率领着自己的具装骑兵从安息人本阵另一个方向杀了出去,随后重步兵直接阻拦,一边阻击一边撤退,阿特拉托美大怒,追击而去,却被重步兵轻易的阻拦下来。

    另一边汉军和罗马的援军都一脸忌惮的看着对面,罗马人一字排开近十个内气离体,一个领头的破界级高手,对面加纳西斯还率领着数个军团,虽说属于鹰旗军团的只有一个。

    汉军这边高顺的陷阵营,张辽,成廉,郝萌等人的并州狼骑,气势完全不逊色对面,而双方现在不下手的原因就在于,对于对方极其忌惮。

    高顺看着对面的统兵的那位驾马屹立阵前的破界强者,他们这边的兵力不算太多,因为要阻击从安提俄克杀出来的十四十五军团,还要有人留守军营,能动用的兵力真心不多。

    加纳西斯看着高顺的方向,也有些投鼠忌器的感觉,他不是瞎子,刚刚从英格兰回来,感受过了军魂军团,他能不知道对面的汉军是什么吗?加纳西斯表示他想骂娘。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