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复仇的开端

    乌斯纳法索抵达汉军营寨前的时候,加纳西斯的使臣已经抵达了安息营地,见到了安息的一众将校,当然沃洛吉斯五世,他并没有见到。

    不过很明显不管是安息还是罗马人其实都是在走流程,现在就算安息退回去,罗马人该打也会打,同样只要安息能打过罗马,安息根本不会在意所谓的罗马使节。

    汉军和乌斯纳法索这边最尴尬的就在于语言不通,虽说汉军有翻译,但是汉军的翻译不可能在营门口,至于罗马这边的汉语翻译,很明显是一个二把刀,毕竟双方在以前还真没发生过冲突。

    好在乌斯纳法索这边的翻译至少能说出自己是使臣,因而虽说被汉军包围了却也逃过了一死,否则的话,按照之前汉军的节奏,十有八九都要以窥视营盘为罪名直接击杀。

    “哈,罗马人的援军居然不直接救援,反而遣使前来,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李傕等人收到消息之后,略带嘲讽的说道。

    “谁知道对方怎么想的,要是我,下船之后,直接率兵攻击。”樊稠同样一副对方好傻好天真。

    “一路海运,舟车劳顿,耗费精力并不小,虽说直接攻击也可以,但是一边整兵,一边吸引安息的注意力,在这种情况下应该算是上上之选了。”审配路过的时候像是自语一般嘟囔道。

    李傕和樊稠闻言莫名有些尴尬,打着哈哈将之翻过,其他人自然也没有追究的意思,只是摇了摇头。

    等所有人进帐之后,没多久乌斯纳法索也跟着进来了,先行介绍了自己之后,然后让翻译帮忙翻译着自己的话。

    “行了行了,乌斯纳法索,我们能听懂你的话,上一次我好像还见过你,话说加纳西斯回来了?”李傕听着对方唧唧歪歪,不爽的打断了对方的话,他们现在能听懂了。

    “见过汉帝国池阳侯。”乌斯纳法索面带恭敬的说道。

    实际上从现在的位置,乌斯纳法索就知道李傕已经不是主导了,但一个看起来年纪连二十岁都不到的年轻人,乌斯纳法索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无法安心。

    “好了,好了,直接说加纳西斯又想干什么,这里的这些人基本都是列侯。”李傕撇了撇嘴说道,虽说对于对方现在还能记得起自己的爵位,他还是很高兴的,但这种事情不重要。

    “公爵希望汉室能多加考虑,和安息联手对于汉室并没有什么好处,相反,公爵认为我们罗马上一次在泰西封以西和您提议的二分安息更适合汉室。”乌斯纳法索很是恭敬的开口说道。

    审配闻言,侧头对着陈宫一挑眉,然后传音给陈宫说道,“看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罗马人和我们其实才是一拍而合,实际上现在要是和罗马联手,一口气就够干掉这些安息人了。”

    “审正南,够了啊,虽说二分安息确实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方式,但就算是合适,也不是现在!”陈宫不满的对着袁谭说道,他发现审配这货出了国之后就有些肆无忌惮了。

    “二分安息啊,确实是不错的计划,只是我们为什么要执行这个计划。”李傕不屑的说道,对于他们这些人,要占那肯定都是自己的,要么就直接不占。

    “汉帝国的诸位,还请多加思索,罗马与汉帝国并没有什么争端,而安息若是强盛,必然反制汉帝国。”乌斯纳法索看着在场众人郑重无比的开口道,也亏诸葛亮等人都使用了他心通的珠子。

    诸葛亮等人心下默默地赞同,虽说罗马人派来的是使臣,是希望和汉室结盟的使臣,所以他们话多是有利于罗马,不利于安息,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一点,某些事情造不得假。

    “汉帝国如果这个时候退出,将会得到我们罗马人的友谊,而且我们覆灭安息之后,米底亚以东,汉室可自取。”乌斯纳法索眼见所有人不为所动当即甩出一大堆许诺,至于到时候兑现不兑现,管他的,他也就是说说。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们不可能有始无终,既然安息作为我们的盟友,我们必然会提供庇护,罗马人的友谊很重要,但是我们汉帝国的承诺同样不允许亵渎!”诸葛亮威严的开口说道。

    “这样我们双方的意志就冲突了,汉军难道真要介入一场原本不属于自己的战争吗?为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和我们罗马帝国发生战争?”乌斯纳法索声音提高了一节。

    “不是为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是为了汉室的承诺,我们既然说过要庇护他们,那么我们必然不会因为任何的威胁而屈服。”诸葛亮毫无惧色的看着乌斯纳法索。

    “这真是遗憾,我们原本能成为互相帮扶的盟友,而现在居然要刀枪相向。”乌斯纳法索略带遗憾的说道,不得不说不管是罗马人看汉人,还是汉人看罗马人,都比双方看安息人顺眼很多。

    双方的意志很明显的出现了冲突,好在加纳西斯对于这种事情早有估计,帝国要是能被语言说服,那只能说明对方本就有这个想法,而对方没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要被说法,只能用拳头。

    因而加纳西斯一早就给乌斯纳法索说清楚了,只要双方的意志发生了冲突,他便呈递文书,赶紧离开,不要将双方相互之间的好感全部抹杀掉,说不定还能为以后留点情面。

    “罗马人的提议,还真是不错,果然还是黑发黑眼的罗马人看着顺眼,说不定他们是三代时期的遗民。”审配在乌斯纳法索离开之后,带着某种嘲弄的神情说道。

    “这封信看完,我回一封,原件保留上。”诸葛亮看着信封上加纳西斯略带猖狂的言论,如果纯粹站在罗马的角度去思考,并没有错,可唯有汉室统一,罗马这种提议才具有执行性。

    “不烧了原件?”司马懿反问道。

    “我们还怕这个?”诸葛亮平淡的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更何况说点不太想承认的话,虽说我们现在和安息是盟友,但如果真要思考的话,难免一战啊,既然如此还不如就这样。”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罗马的援军实力到底如何。”审配听到诸葛亮的话点了点头,岔开了话题,他也不是追着往死打的类型。

    另一边安息也已经收到了关于罗马使节的消息,也知道了汉室这边也有罗马使节到来。

    不过相比起其他好奇心沉重的安息人,沃洛吉斯五世对于此事根本不问不闻,只是命人加大对于罗马援军的防备,做好和罗马人大战的准备,反正战争发生在罗马的土地上。

    然而在安息侦骑将重心放到罗马援军身上的第三天凌晨,安息人用来策应的左翼营地遭受到了猛烈的攻击,那时,安息派遣的所有用以防备的侦骑,明哨,暗哨都仿若失去了效果。

    罗马人一整个整编的军团直接打入了安息左翼的营地,整个左翼一片大乱,罗马大军仿佛突然出现一般。

    “给我灭了整个安息左翼!”第五军团的军团长帕尔米罗一步跨出就像是突然瞬移了几十米,直接出现在了安息人勉强组成的防御阵型的后面,随意的挥舞手上的短剑,将背对自己的几人直接干掉。

    整个第五云雀军团就像是幽灵一样,随意的在安息的乱军之中穿梭,短剑每一次挥舞都带走一名安息人的性命,而安息人的反击对于第五云雀军团的伤害近乎于无。

    一整个军团就像是幽灵一样,甚至不需要避开安息人的攻击,在被对方武器刺中的瞬间便直接消失,然后在黑暗之中再次隐现,随意的穿梭,短剑在安息人根本无法理解的角度直接刺中了安息精锐!

    “快跑啊,这些不是人,这些是鬼魂!”安息人的大军之中已经传出了惊呼,大军的士气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在下降,甚至随着罗马攻击的隐现,大军已经开始崩溃了起来。

    “全部背靠背结阵,这是罗马第五云雀军团,不是鬼魂!”达提斯怒吼着下达着命令,罗马人的进攻模式让他也大吃一惊,不过很快他就想起来这是什么军团了。

    “呵呵,是啊,我们是第五云雀!”就在达提斯怒吼的时候,他的身边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声,当即条件反射的挥枪横扫。

    然而下一瞬间一根短剑直接从达提斯的后背刺下,达提斯奋力转身避开了这一击。

    “内气离体的统帅,安息居然还使用这种落后的方式。”帕尔米罗冷笑着出现在了达提斯的面前,扫了一眼已经大乱了的安息侧翼大营,“你说,多久他们才会来救援。”

    达提斯看着已经混乱的根本没有办法指挥的安息士卒,火光和黑暗之中不断有罗马精锐隐现,轻而易举的击杀着安息精锐。

    第五云雀军团的杀敌效率远远超乎了安息大军的承受范围,最多再有半刻钟,安息侧翼就会被这种攻击模式杀得崩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