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 都是明白人

    实际上在审配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安息皇帝也给安息将帅订下了基调,也就是将汉军作为盟友,但是汉军是汉军,安息是安息。

    在依靠汉军发展的时候,更重要的是强化自身的实力,沃洛吉斯五世不蠢,他确实是将汉军当成盟友,但是汉军的东西并不代表是自己的东西,这一点他还是非常清楚的。

    作为一个有野心,有能力的皇帝,沃洛吉斯五世最大的容忍就是别人和他一样成为皇帝。

    至于伏低做小,对于他来说完全没有可能,所以沃洛吉斯五世虽说看重汉室的支持,但也不可能放低身份。

    这也是为什么沃洛吉斯五世两次请李傕,但是在李傕到来之前先行率兵前往亚美尼亚的原因。

    因为不这样的做的话,他沃洛吉斯五世等于是说是在等待一个汉室的臣子,那么也就意味着汉室之臣等同于安息皇帝,这样自然的就低了汉室一个层次。

    至于上次,李傕解救泰西封的时候,那个时候沃洛吉斯五世礼贤下士是因为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底牌,否则的话也不会做到那种程度,而现在安息帝国逐渐恢复,帝国的威严,就算双方是铁杆的盟友也必须拿捏着态度。

    这也是沃洛吉斯五世先行离开,让法尔斯萨珊在那里等候汉军的原因。

    倘若汉室的臣子都要让安息的皇帝来等候,那么安息帝国的颜面放在哪里,而法尔斯萨珊迎接,身份上已经足够了,而且不管怎么说他们安息才是主人。

    虽说安息皇帝确实没有坑害汉军的想法,但是安息毕竟是帝国,他们有他们的利益,有他们的脸面,臣子恭谨的应对汉军,达到宾至如归,这是礼节,但如果换成皇帝的话,安息做不到。

    当年汉室开国的时候,匈奴将汉室也虐的够惨,但是匈奴派使臣前来的时候,也没将汉室逼到皇帝来迎接对方。

    更何况在沃洛吉斯五世看来,他们是盟友,虽说他们需要尊重汉军,汉军可以保持相对的独立,但是作为安息帝国,必须作为主导,安息对罗马的战场,汉军是来压阵,是来帮忙的,必须明白这一点,摆正自己的位置。

    “将家国寄托于别国,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种错误,我们安息帝国要强大,不是靠盟友帮衬,靠的是自己变强,汉军愿意帮忙是因为对方认同我们是盟友,但汉室不是我们的依仗。”沃洛吉斯五世双手撑着长剑直立起来,看着众人说道。

    “安息的依仗只能是安息自己的力量,盟友是盟友,盟友可以给于支持,但是你们要记住,盟友不是万能的,而且如果我们自身站不起来,汉室就算是能提供帮助,最后也是得不偿失!”沃洛吉斯五世平静的看着在场众人,一群人闻言尽皆面色肃然。

    “诸位记住,我们是给了汉室报酬的,当然不可否认,汉室派来的大军之强远远超乎了我们的预料,但这不是我们的力量,是汉室的力量,说句不客气的话,历史上我们和罗马也曾是盟友。”米赫兰沃尔德在收到沃洛吉斯五世的眼神之后对着众人说道。

    “他们很明显是将我们当作盟友的,这些汉军也确实是愿意出力,但是作为一个帝国,如果我们这样击败了罗马,他们离开之后我们还能击败罗马吗?”沃尔德面色平静的说着让在场所有武将愤怒的话。

    “我知道你们现在想骂我,但是你们想想罗马的两个军魂军团,以及数以万计的超精锐,还有那些半神强者我们能不能顶住?”沃尔德也看到了在场武将想要将他生撕了的眼神,但是他根本无所畏惧只是冷笑着继续说道。

    “沃尔德继续说吧。”沃洛吉斯五世非常平静的看着这个出身拉盖地区米赫兰家族分支的智者,和汉室一样,安息的智慧同样被贵族掌握,而随着沃洛吉斯五世的手段,一些人终归是倒向了他。

    “顶不住,虽说很不想承认,但就现实而言,我们打不过罗马,我们的顶层完全不是罗马的对手,虽说我们的中层,下层完全不逊色罗马,但是我们的顶层完全不是罗马的对手!”沃尔德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同样汉军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们援助我们的方式很实际,他们派遣来的士卒尽皆是超精锐,说白了就是为了弥补我们的劣势,他们并没有用十万乃至更多的杂兵来糊弄我们。”沃尔德缓缓地开口说道,“他们知道我们缺什么,也愿意帮我们。”

    “好了,接下来由我来说。”沃洛吉斯五世双手交叉,冷厉的看着下面的众人说道。

    “是,陛下。”沃尔德点了点头退了回去。

    “汉室是真正愿意拉我们安息一把,但这种机会不会太多,甚至只可能会有这一次,汉室的强大从这一波派遣来的大军就可见一斑,有他们帮忙,我们在面对罗马人基本不可能会输,除非罗马人将国内精锐尽皆调来!”沃洛吉斯五世冷冷的告知所有安息人。

    实际上不管是审配,还是陈宫,亦或者司马懿,诸葛亮现在都已经明白了贾诩等人将这群人弄到西亚给安息帮忙的原因。

    安息有着庞大的中层,乃至上层偏弱的军团,但是强大的锋头安息并没有,而陷阵,西凉铁骑,丹阳精锐算是补足了这一劣势。

    双方互补之下,安息和汉军联手之下,只要罗马的不是将国内最强的那一波精锐尽皆调来,安息人基本是稳赢。

    正因为有稳赢的局面,安息人才能不断的磨练,照着汉军的锋头制作出来自己的锋头,安息人才能变强。

    本质上陈曦,贾诩等国内的人确实是抱着援助安息的打算,因为罗马有多强陈曦给贾诩等人说过,所以援助安息,让安息撑的时间长一些符合汉室的利益。

    只是诸葛亮是真拿安息人当作自己人了,虽说当自己人确实没错,但也要有一个限度,陈曦是想要帮忙,且让安息自己变强,也就是我们帮你压阵,帮你抵挡压力,但是硬仗还需要自己打。

    实际上因为陈曦,贾诩等人没有亲自出现在西亚,现在诸葛亮,审配,陈曦三人的考虑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偏向了。

    准确的说,因为陈曦让这些人放手施为,结果现在陈宫和审配这种经历过北方残酷环境的家伙,对于不同文同种的家伙,完全没有一点援助的想法。

    只不过碍于当时的要求,愿意给安息人帮忙,但要说将安息人当作自己人,这俩绝对做不到,这俩货的思考基本上都是,帮忙可以,让我计算一下损失,最好你还是让我们镇场子算了。

    甚至恶意一点,审配,陈宫还有那个巫祝,要是有机会绝对不会介意连安息一起弄死,当然如果汉室能吞下去的话,他们绝对不会介意这么做的,

    诸葛亮倒是知道陈曦的意思是尽量援助安息人,但是诸葛亮这样的援助就本质而言,完全就是汉室带着安息人打罗马人,对于安息人本身的提高没有多少。

    到时候汉室帮安息将罗马东部行省打下来,等汉室撤走之后,愤怒的罗马人绝对能将安息打成饼饼。

    至于诸葛亮这么做有没有包藏祸心的想法,也还真是未必,但是按照审配之前讲的没错,不管是真援助,还是想坑安息,让安息自己打硬仗都没错。

    最多真援助的情况下,他们是真正在压阵,不会让安息损失太多,而要是坑安息的话,压阵的时候,安息大军要是崩溃了就当作没看到就是了。

    当然深切怀疑贾诩当初提议派这些人前去西域的时候,就带着这种恶意的想法,反正我们到底是真帮忙还是来坑人看热闹,只有这么一种要命的情况下才能真正看出来。

    至于其他的时候,真要说的话,没人能看出来汉军是不是包藏祸心的,贾文和做事滴水不漏。

    当然再滴水不漏的人也没办法考虑到这种情况,毕竟没有亲自前来,就连罗马和安息的实力都是靠着猜测得出来的结论。

    沃洛吉斯五世将一切缘由都说清之后,所有的武将都面露深思,也都明白,这一波汉军乃是真正的盟友。

    “汉军愿意帮我们到这种地步确实出乎预料,按照我们的估计,这里面有很大的可能是因为汉帝国的统治范围无法与我们接壤导致的,但这种援助恐怕只有一次。”沃洛吉斯五世看着所有人。

    “只会有这一次,过了这一次之后,如果我们依旧无法自行应对罗马人,那么下一次汉军派来的大军更多就是应付,所谓的盟友,至少要有拯救的价值,虽说很难听,但就事实而言,随随便便将军魂军团派出来的汉军,有资格这么做。”这是的沃洛吉斯五世不爽的面色上居然浮现了一抹理解,因为如果是他,也会如此选择。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