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西撤

    贝尼托确实算的上是一个非常具有决断能力的人物,尤其是回到罗马东部行省和狄里纳汇合之后,带上了一整个参谋团,或者说是一整个文官团体之后,贝尼托不再进行任何试探,转而直接放弃了大量的国土,节节阻击,不断骚扰,用空间换时间

    从杜拉欧罗波斯一路撤往安提俄克,一路上基本没有和安息人进行任何大规模的交战,基本上都是以骚扰的手段迟滞安息人的进军速度,不过安息人毕竟是兵多将广,贝尼托一路竭尽全力也很难拖住不断进击的安息人。

    毕竟就算有了狄里纳的征召的罗马公民,但毕竟没有经过整编的训练,就算有经验,战斗力也很难达标,贝尼托又不傻,自然不会和安息人硬拼。

    同样安息人在发现罗马人的形势之后,为了赶时间不得已之下只能选择兵分,迫使贝尼托无力阻拦,只能率军撤退。

    不过到了当前,贝尼托在组建起专业应对帝国战争的参谋团之后,配合他果决的舍弃,就算是诸葛亮,司马懿这等人物也很难从对方的身上占到什么大便宜。

    毕竟一个脑子清醒,性情果决,经验丰富的老将,在配合上同等的智慧之后,就算汉军和安息这边硬实力上远远超过了对方,但是在对方空间换时间之下,也很难有大的突破。

    甚至后来不管是安息这边的参谋团还是诸葛亮等人都提出了兵分三路,进行集团化绕后穿插,以期在对方空间换时间的时候,先行截断对方的后路。

    只可惜罗马人在参谋团上线之后,大局势战略指挥,配合其对于地形的掌握,反倒占据了一定优势。

    罗马人在发现安息人的机会之后,当即进行了反制。

    一开始做出完全不知这件事的样子,继续和中路的法尔斯玩空间换时间的游戏。

    直到安息用来进行大包围的左路还有数天到来的时候,罗马人先行攻击了安息的左路大军,然后不等其他两路反应过来,直接从两大援军的包围圈之间朝东冲了出去,最后绕开右路从北边撤离。

    出了这种情况之后,安息人的攻势明显变得慎重了,也因此罗马人得到了更多休整的时间。

    在发生这件事之后不久沃洛吉斯五世抵达,然后又另行进行了分兵,这一次左路变成了当时追击十五军团的那些人,结果差点因此而出现大事。

    左路的阿尔达希尔因为长时间在追击战场上没有斩获,莫名的有些急躁,加之这边又都是一些脑子不到位,或者坑队友类型的家伙,结果因为突击太过深入,进入对方的包围圈。

    当然这里面也有审配发现自己无力控制阿尔达希尔,李傕,孙权三个混蛋,果断将这三个家伙当作诱饵直接丢出去吸引对方攻击,然后反制的原因在里面。

    最后的情况也没有出乎审配的估计,加起来不到两万人的一个军团一路疾驰,追逐而出,在远远超过了左路遥控的范围之后,贝尼托果不其然选择了吞下这两万人。

    毕竟不管怎么说,在罗马人撤到安提俄克之前,必须要有一场战争稳住当前的士气,贝尼托的果决让罗马大军基本都保存了下来,但是土地却在不断的失去。

    加之一路也都只能说是在阻击,之前强袭安息大包抄时期的那一个左路,也不能说是大胜,最多是稳住了大军的士气。

    不管怎么说,到了这种程度,贝尼托非常需要一场大胜,虽说他的参谋团告知过贝尼托这一支两万人的军团是诱饵的可能性不小,但最后贝尼托还是选择了伏击。

    虽说这里已经平坦的基本没有什么阻挡,但是平原不代表不能用计谋,实际上所有的兵法除了勇战和水火以外,其实都是局部的恃强凌弱,创造出战绩。

    贝尼托的手法同样是如此,在参谋团的设计下,将原本已经脱离左路的李傕,阿尔达希尔,还有没有经历过战事,只是一路顺风开始浪的孙权,引诱的更加脱离左路。

    实际上这时吕蒙,还有李傕带的巫祝不是没有给说这一方面的问题,但这一路连战连胜,审配都拉不住这些人了。

    自然他们更没有办法拉住这三个一定要打的家伙,虽说确实是成功咬到了罗马人,但随即便被反向大包抄直接包围在其中。

    好在不管是西凉铁骑还是丹阳精锐,亦或者阿尔达希尔的本部,都是难得一见的精锐,而罗马人习惯性的十波箭雨直接让军魂铁骑上了天,加之审配早有谋划,两相里外配合之下直接在罗马人的大包围圈上了撕开了两个巨大的口子。

    不过参谋团既然给贝尼托说过李傕等人很有可能是诱饵,又怎么可能不防备,虽说贝尼托需要一场大胜的理由将参谋团说服,但是贝尼托脑子又不蠢,自然也做了会失败的准备。

    放空中路的贝尼托,几乎调动了自身八成以上的兵力,硬是在审配援军到来之后,强行投放到了战场。

    这种行为远远超过了审配心理预估,罗马人并没有在发现左路大军全部抵达之后,厮杀一场便撤退的想法,完全表现出一种今天拼着大军重创也要将左路大军强行吃下去的气势。

    因而左路在审配的指挥下,靠着强大无匹的攻击撕裂了包围圈便杀了出去,并没有和罗马人硬拼的想法。

    当然这里面也有很大的原因是审配和巫祝都发现了拼命不值得,硬碰硬的话,罗马人强行吃下他们的可能性很小,但战个两败俱伤肯定不符合汉室的利益。

    也正因为这一战,汉室这边也真正开始平视罗马,对方在战争上的智慧已经开始展露了出去。

    虽说这一战罗马人折损的比汉军和安息人更多,但是这一战却是实打实安息和汉军被反包围,并且最后被罗马人打退。

    从战略上来讲贝尼托想要得到的东西已经全部得到了,而且这个时候已经拖延了相当多的时间,大军的士气也已经恢复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