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名曰强渡

    沃洛吉斯五世在亚美尼亚驻守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准备率兵南下,按照之前的计划和法尔斯萨珊夹攻罗马。

    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卡兰家族率兵来的时候,多了一些其他人的身影。

    沃洛吉斯五世在见到那些隐藏在卡兰家族之中的其他人,嘴角不由得出现了一丝嘲讽的神色,但随后便隐没了下来,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不想让卡兰家族一家独大是吧,那好啊,跟着我沃洛吉斯五世混,保证你们不会被卡兰家族压制。

    没有什么比功勋更能证明能力,尤其是破灭亚美尼亚,对于这几十年外战一直有些无力的安息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剂强心针。

    而同样也没有什么比功勋能更快铸造起威望,安息七大贵族毕竟也不是铁板一块,有人强了自然就会有人弱了,而沃洛吉斯五世这么明显的行为,其他五个贵族岂能不明白。

    沃洛吉斯五世并没有和那些人见面,在其他贵族的人来了之后,他便率领着那些真正忠诚于自己的手下南下了。

    亚美尼亚很重要,但再怎么重要都没有罗马重要,只要能击败罗马,多少个亚美尼亚都能有,而若是不能击败罗马,现在得到多少最后都免不了失去。

    “奥姆扎达,由你为先锋,持盾先行!”法尔斯萨珊展现出的气度简直可怕,这个老将总让人有一种敬畏,那种只要有必要,哪怕拼到一兵一卒也不撤退的气势确实有些骇人!

    奥姆扎达闻言当即命令自己的本部换上厚实的铠甲,拿上巨大且足以覆盖大半个身子的厚实木盾,一整排一整排的列好阵型,然后大量的弓箭手插入队中,其他士卒开始将一个个用巨木扎成木筏推入底格里斯河,准备用这种方式冲到河对岸。

    “就这么强渡?”吕蒙一脸发木,这么冲过去,安息要死几千人吧,要不要这么疯狂。

    “不这么强渡的话,那就只能消磨时间,而消磨时间对于安息人来说危险太大。”诸葛亮侧头解释道。

    “强渡虽说危险,但是如果一鼓作气冲过去,对于罗马会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对于己方的士气也有着相当的加持,不过看对面的准备,怕是不容易。”陈宫看了看河对面密密麻麻的小点不由得摇了摇头,这河可不好渡。

    “我看这河对面全是弓箭手和投枪投斧。”李傕摸了摸下巴说道,“忠明,你说你要不过去打对面个措手不及,反正真正危险的也就是后面那一百步,而我看对面全是蛮子弓箭手。”

    段煨一脸嫌弃的看了看李傕,随后仔细观察对面貌似还真是全是弓箭手。

    随着奥姆扎达一声怒吼,无数的安息人推动木筏冲入了底格里斯河之中,然后大力的滑水了起来,而同样罗马那边也冲出来大量的小舢板朝着安息这边冲过来。

    双方很快就在底格里斯河中间发生了碰撞,箭雨疯狂的朝着对方飙去,都是超高的射速,双方互有损失,不过随着双方的船只靠近之后,罗马人没多久就将安息人打的溃败。

    法尔斯萨珊近乎大怒,但是就跟当年郭嘉面对淮河对面的周瑜一样,明明实力更胜一筹,但是隔着一条淮河就是打不过去,而如此一个接战之后,法尔斯萨珊瞬间觉悟了。

    “双方差距太大了。”司马懿略带尴尬的说道。

    安息人本身就不懂水战,又没有太多的准备,原本要是多准备一段时间,全线突击,让罗马人没有足够的力量防守,还有可能强行突击过去,而现在很明显准备不足啊。

    “法尔斯将军,直接铺设浮桥,我们帮忙挡住箭雨。”诸葛亮侧头看了一下段煨,不能一路上什么都不做,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也好,再说军魂铁骑本身就不吃箭雨,拿来挡箭雨刚刚好。

    当然诸葛亮也知道,在这里的所有的动静气其实都是为了吸引罗马人,所以闹得越大越好,动静越大偷渡的阿尔达希尔才越安全。

    原本正在愤怒的法尔斯萨珊听闻诸葛亮的话,先是一怔,随后直接没问诸葛亮怎么办。

    直接命人重新推木筏,钉巨木作为浮桥的木桩,反正伐了这么多树,制作成木筏冲不过去,那么听诸葛亮指挥做成浮桥一试也好。

    反正所谓的强渡也就是法尔斯萨珊的念想,毕竟他还不至于不知道自家的水战的技术和罗马的水战技术有多大的差距。

    既然如此,横竖都输吸引注意力,那么换成诸葛亮这个方式也不是不可以,就算对方完全只是抱着试试的想法,法尔斯萨珊都会同意,汉室这个盟友值得他们这么做。

    诸葛亮将段煨等人招呼过来,五百多军魂铁骑啊,挡箭完全不是问题了,反正这玩意完全不吃远程攻击,让他们站在浮桥上挡箭,吸引注意力,让对面明白他们这群人强渡不是说笑,是有依仗的。

    之后法尔斯萨珊一脸不解的看着段煨等人骑马上了宽大的浮桥,浮桥不断的修,铁骑不断的往上走,罗马人看起来也没有阻止的意思,等到安息人连夜修到三分之一的时候,罗马人乘船冲了过来,箭雨朝着浮桥上面的人飙射而去。

    然而段煨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所有的箭矢都被军魂属性扭曲成了强大的防御,毕竟军魂也不是那么死板的东西。

    罗马人见之大惊,登时明白这群人根本不怕箭雨,贝尼托得到消息之后,当即命令上游的埃尔克兰顺水放浮木,诸葛亮这边早有准备稳稳地将这些冲击的巨木招架住了。

    而随后事态的发展就像诸葛亮给法尔斯萨珊所说的那样,罗马人一艘艘轻快的小船带着一种恶臭可以在水上燃烧的火油顺水冲了下来,燃烧的火油甚至让整个河面如同白昼一样。

    可惜面对这种东西诸葛亮同样经验丰富,水火这种东西汉室玩的太多的,经验实在是太过丰富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