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毕竟立场不同啊

    沃洛吉斯五世站在已经烽火缭绕的亚美尼亚都城上,看着被一剑穿胸而过,死的不能再死的兄弟库思老,冷笑了两下。

    亚美尼亚的皇帝近乎都流淌着安息人的血,甚至沃洛吉斯二世都曾当过亚美尼亚的皇帝,但是这个国家居然不和安息亲厚而和罗马亲厚,既然如此这个国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陛下,亚美尼亚的物资已经收集起来,所有我们调查的与罗马有关的官员商人都已经被处死了。”阿特拉托美恭敬地对着沃洛吉斯五世说道。

    “命令扎里斯卡兰回尼哈温和泰西封调兵。”沃洛吉斯五世看着身前的青年说道。

    “是!”阿特拉托美恭敬的回禀道,虽说他完全不能明白沃洛吉斯五世这句话之中隐含的意思,但是以他对于沃洛吉斯五世的尊敬,对方的话他会一字不差的转告给卡兰家族的扎里斯。

    安息国内的情况非常的复杂,七大贵族的实力可以参考东晋南朝时期的王谢袁萧四大家族,这群人所掌握的资源就本质上比国家政府的还要多上一大节。

    这也就是说沃洛吉斯五世现在虽说掠夺了苏伦家族,又有卡兰家族帮扶,但真要说实力未必能稳稳压住剩下的五大贵族。

    更何况现在站在他身旁的卡兰家族要说真心实意,沃洛吉斯五世自己都不相信,多少安息皇帝的死和这些家族脱不开关系,这些家族已经深入到了安息帝国的方方面面,就算是沃洛吉斯五世想要清除都不知道该清除什么。

    作为一个有雄心的帝国皇帝,沃洛吉斯五世也想向自己的前辈一样将脚插入地中海这个澡盆,而这些遥远的想法都绕不开两个字,那就是实力。

    七大贵族是桎梏,同样也是实力,如果能将七大贵族统合起来,就算是罗马也不敢小视安息,一个能屹立数百年的帝国若非衰落了岂能容许其他人小视。

    因而沃洛吉斯五世明知道七大贵族有毒,但是也不得不想办法将之炼成蜜糖吞下,变成自己的实力。

    就跟陈曦说的那一句,你以为我不知道世家里面有太多的杂碎,统统弄死了,我找谁干活,就算有一百个贾诩没有下面的人也治理不了天下。

    对于一个官僚体系来说,最上面的人其存在意义是战略,是规划,是大的形势,而不是那些鸡毛蒜皮,丙吉问牛就是其中最典型的写照,不是不管,只是有些时候需要有一个轻重缓急。

    后世我共难道不知道下面的人有某些不廉洁的行为,不知道下面人有某些不应该的行为。

    可真要按照规定将之统统干掉,又变成了同一个问题,谁来干活,这还是后世啊,一年几百万放古代都相当于高等学识的人才啊,可惜也没真按照规定统统拿下。

    实际上就算是真要处理的话,也有一个限度在里面,绿线,白线与灰线,以及红线,站在常人的角度,绿线就是安全区,其他的线是不可见的。

    唯有立场变化,或者直接说阶级变化的时候其他范围才能看清,而不管是沃洛吉斯五世,还是陈曦,亦或者后世,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怎么可能站在同一个立场。

    就算是陈曦也只能说是改良派或者温和改革派,而不是革命,因为任何统治阶级就本质而言,都是在维持和重现当前的社会形势和生产关系保持着统治阶级的优渥地位。

    作为统治阶级会放弃自身的地位吗?肯定不会,阶级性的堕落开始实际上就是从成为统治阶级开始。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陈曦尽最大可能的努力给后人,给底层留下上升通道,但是底层的少年人能拥有和统治阶级同样的优渥条件吗?

    怎么可能,同样是中人之姿,底层的少年人一辈子可能都无法出头,而统治阶级,不管是从人际关系上补齐,还是从后天教育上补齐,亦或者其他方面,他们拥有的机会远大于底层。

    这就是事实,统治阶级会尽可能的维持当前的社会形势以稳固自身的地位,毕竟人都是趋利避害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没有全家被杀的觉悟,最好还是稳重一点。

    不知道后世有没有俄罗斯人怀念当年苏联时代在世界上的社会地位,苏维埃的崩溃,社会体系的崩溃,到底有多痛苦,看看现在的俄罗斯就知道了。

    苏联末期的前三排确实有非常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但他们被清洗掉之前,苏联至少有一个体面的身份,可等到他们被以残酷的手段打掉之后,俄罗斯这个苏联的长子,至今依旧没有缓过来。

    这也是陈曦拒绝强行改革的原因,比铁腕他差普京十八条街,后世的条件也比这个时代好十八条街,对方都没搞定,他能搞定?

    走一条不算太好,但胜在稳妥,既能体谅底层,又能得到上层支持的道路,才是真正合适的方式。

    诸如秦国商鞅,楚国吴起,那种激烈的方式,陈曦完全不想死,他更靠近邹忌那种不流血的变法方式,本身底子厚实,修修补补所能爆发出来的潜力已经完全超过别人那种天魔解体级别的变法了。

    齐国变法之后,靠着本身雄厚的底子,实力之强也不是吹出来的,东帝的称呼可是得到了战国诸雄的认可,要不是齐闵王作死,齐国未必没有机会。

    沃洛吉斯五世这边虽说没有陈曦那里那么多的经验,但是作为能力非凡的皇帝,他在厌恶安息七大贵族的同时,也明白七大贵族的力量,自然明白关系闹得太僵损耗的是安息的实力,而安息的实力就是他的实力。

    因而就算再怎么不喜欢七大贵族,哪怕以后有机会肯定要出手,但是现在他都会选择容忍,毕竟就算是换血也不是将人身体之中所有的血液抽出来,再另行换上新的血液。

    毕竟人活着才能谈及梦想,人没了,呵!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