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 过去与现在

    这种情况下,安息的军魂军团自然也就完蛋了,这也是为什么在公元一百年之前,罗马人和安息人的战斗互有胜负,甚至安息人还曾打出了惊人的战绩。

    公元一百年之后,安息国都泰西封被打入了三次的重要原因,当初虽说天地精气没有完全恢复,但军魂军团说白了是意志扭曲现实,就算战斗力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夸张,也凶暴的可以。

    有这么一个军团存在,安息其他军团就算技战术死板点,只要敢打敢拼,本身素质够硬,以军魂军团为锋头,罗马军团要大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至于被打入国都,真以为军魂军团是吃素的啊,因而在公元一百一十六年之前,安息人虽说也被罗马打,但安息人也打罗马人,他们可不是完全没有反击之力,一个有着完整传承的军魂军团,安息表示我们完全不怕事。

    可惜在第一次罗马攻破安息国都之后,安息就废了,军魂军团不用说,肯定被灭的连渣滓都不剩了,而没有了这个,又被罗马拽住穷追猛打,国内贵族还不断的扯后腿,最后安息就成了这样。

    总之到现在安息依旧没有军魂军团,这也是安息面对罗马最无奈的地方,当前所有的大胜,到罗马真的反应过来,调动军魂军团统帅超精锐军团的时候,都会失去意义。

    罗马的战争潜力远远超过了安息,虽说在沃洛吉斯五世的整合下,安息已经表现出来一部分帝国的资质,但仅仅这样还差的远。

    没有军魂军团为锋头的帝国,在面对另一个有同样多军团的帝国,挡不住锋头就意味着会被切菜,这也是为什么法尔斯萨珊如此尊重汉军的原因之一。

    汉军连军魂军团都带过来了,摆明了这次要给安息撑场子,这么给面子的举动,如果他法尔斯萨珊还不知道给于对方尊重的话,那么可真就是在推开对方的友谊了。

    “我们的军魂军团全灭了?”阿尔达希尔张了张口难以置信的说道。

    “嗯,被图拉真带领着罗马的军魂军团,第一,第三,第五,第十三罗马鹰旗军团给围歼了。”法尔斯萨珊颇是无奈的说道。

    没办法当时安息出了两个皇帝啊,辅助军魂军团的三个超精锐军团就剩一个了,另外两个都被两个皇帝带走打自己人去了。

    否则图拉真再猛,区区十五万大军也不至于能打下泰西封和米底亚。

    “被围歼了啊。”阿尔达希尔怅然的叹了口气说道。

    “记住啊,以后要你能晋升军魂军团,一定要带上三个超精锐军团,这种配置足够保证军魂军团和超精锐军团的实力全部发挥出来,而且也不容易折损。”法尔斯萨珊叮嘱道。

    “我现在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军魂军团。”阿尔达希尔无语的看着自己的祖父。

    “会有的,军魂军团本身就会随着帝国的崛起而出现,随着帝国的衰弱而消失,而陛下带着我们崛起,也就意味着我们迟早会诞生新的军魂军团。”法尔斯萨珊望着北方,仿若能看清历史的迷雾。

    “多去和他们打交道,我们军团的特色就是没特色,精锐天赋和第二精锐天赋都是固定的,加强自己,削弱敌人,以多打少便是我们所有的战术,而多个盟友,我们的战术就多了很多。”法尔斯萨珊继续给自己的孙子普及道。

    “好,我会和他们多多交流的。”阿尔达希尔点了点头,继续观察着陷阵营,他在这些军团之中最感兴趣的就是陷阵营。

    “不过,为什么那个军团只有那么点人。”阿尔达希尔指着高顺的方向询问道。

    “每一个军魂军团的大小都不一样。”法尔斯萨珊望了一眼兵力少的有些可怕的陷阵营说道,这是一个完整的军魂军团,“你可以去和他们交流下,他们都使用过贵霜人的他心通珠子。”

    “嗯,我会的。”阿尔达希尔点了点头,作为一个将军他对于精锐大军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欢。

    “我先走了,你和他们去接触,记得战场上如果出现什么问题,你就向他们靠拢,和他们组成一个军魂军团,三个超精锐军团拱卫的阵型。”法尔斯萨珊临走又对自己的孙子叮嘱了两句。

    “终于走了啊。”阿尔达希尔有些怨念的说道,自己这个祖父在他看来实在有些过于严厉了,明明很简单的事情,结果搞的他现在不太好开口。

    在阿尔达希尔和高顺等人接触的时候,安息这边已经砍伐了巨量的巨木,而且就堆放在底格里斯河的对面。

    全然无视河对面的罗马人,一副你们要看就随便看吧,反正我们就这么干了,我们要强行渡河,你们要阻止那就来吧。

    毕竟司马懿这边已经给法尔斯萨珊说明了贝尼托那边可能存在的详细的计策,因而原本拖时间的想法果断被否掉了。

    至于强渡可能造成的伤亡,法尔斯萨珊完全不放在心上。

    相比于全军被淹和鱼虾做伴的覆没,区区千多人的伤亡,法尔斯萨珊根本不放在心上,而且以兵贵神速的理论,法尔斯萨珊表示今天从傍晚开始他就要强行渡河。

    至于罗马那边如何应对,法尔斯萨珊根本不在乎,只要他的大军渡过底格里斯河,只要对面不掘两河,就算贝尼托的指挥和战术水平甩吉利亚三条街,法尔斯萨珊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区区两个正规的罗马军团还想挡住他这么多人,如果关注损耗的话他可能还会计算一番,而现在这种情况,明摆着越关注损耗,损耗可能会越多,作为一个优秀的将帅,深明一将功成万骨枯,他岂能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如何选择。

    强渡,没有什么多余的方式,就是强渡,强行渡过底格里斯河,如果罗马人想要在河对岸阻击他们,那么今天就在河对面全歼罗马人,覆灭了十三蔷薇,罗马人现在绝对是士气动荡的状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