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拉下脸的司马懿

    “如果真如将军所说十三蔷薇军团那么重要,那么贝尼托只要能想到绝对这么干,反正已经别无选择了,被我们全灭,还不如拉着我们去死,至于洪水淹没了美索不达米亚,会上军事法庭吗?”司马懿不屑的撇了撇嘴。

    上了军事法庭不仅自己完蛋了,全家都会受到波及,还不如将安息这些人全部干掉,这样就算是玩完也算是个英雄,不会遭受到审判,至于十三蔷薇军团的问题,人都死了,而且还是战死了,甚至是拉着安息皇帝一起死了,你还能追究?

    因而在司马懿看来,贝尼托要是没有智障的话,或者脑子能想到这一点的话,绝对选择后者,尤其是能带走安息皇帝的话,那不仅不亏,还大赚特赚。

    “如此说的话确实有理,我打算率军强渡底格里斯河。”法尔斯萨珊当机立断道,“先将这混蛋打出两河流域,我们占了这里再说,多谢两位解惑。”

    “不必客气,我们本就是友军,帮助友军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诸葛亮非常淡定的说道。

    法尔斯萨珊当即命人召集众将议事,将司马懿的猜测告知了所有将领,当即所有人寒毛倒竖,内气离体会飞,倒也不怕这个,但要是这十几万大军的军团被干掉了,那他们安息就玩完了。

    这些人都是沃洛吉斯五世的铁杆,要是皇室的力量损失殆尽,那么七大贵族,连带着之前投靠沃洛吉斯五世的那位都会造反,对于贵族来说脸面什么的完全不能当饭吃,利益才重要。

    “在此多谢司马将军。”法尔斯萨珊起身对着司马懿做了一个不伦不类的汉室礼节,其他的将军也都起身感谢。

    “明天开始所有人给伐树,三天后我要见到我在河对岸!”法尔斯萨珊怒吼着下令道,被司马懿挑明,所有人都明白,拖得越久越危险,因而法尔斯萨珊直接要求在三天内解决这件事。

    所有的安息将军尽皆双眼冒火的表示三天后肯定杀到河对面,相比全军覆没的大亏,这种渡船损耗算个鬼,三天后绝对到河对岸。

    不得不说法尔斯萨珊这个人确实是雷厉风行,以至于他率领的军团表现出了近乎同样的素质,随着他一声令下,全军都开始疯狂到树林里面砍伐大树。

    “呼,安息大军的主帅就差一个智谋之士了,这是一个能听进去别人建议,而且执行力非常强的主帅,这样的一个人如果能配备一个智谋之士,想来很难应对。”诸葛亮出了大帐之后对着司马懿开口说道,而司马懿闻言嗤之以鼻。

    “哼,他们还差得远,在这种明确的地形上居然都不知道防御河道。”司马懿冷笑着说道。

    “他们和我们不一样,安息国内根本没有太大型的河流,所以根本不可能用以水攻。”诸葛亮摇了摇头,“而在中原这种计策都用烂了,远的不说,近的,蒯越怒掘长江,堵得那么快,半个荆襄都淹没了。”

    “要是两河同时被掘,那洪水绝对足够将所有人淹死。”司马懿冷笑着说道,说完就转身离开,不过走了两步有回来了,看着诸葛亮询问道,“你是不是学会了?”

    “什么?”诸葛亮面无表情的说道。

    “哼,偷学别人秘术的家伙。”司马懿冷笑着一甩袖子,教了曹真这么久,曹真没学会,诸葛亮有一搭没一搭,这儿听一段,那儿听一节,居然学会了。

    “需要我补偿吗?”诸葛亮略带尴尬的说道,他可以保证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司马懿给曹真教的时候,都故意躲得远远的,但是曹真学不会,将司马懿气的偶尔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这种情况下,诸葛亮今天听一两句,明天听一两句,剩下的自己就补全了,诸葛亮可以表示自己真的没有偷听。

    已经跑掉的司马懿,听到这句话唰啦唰啦的又跑了回来,“我要极致军阵,嗯,极致玄襄,不要死阵,要修改军阵的经验。”

    诸葛亮张了张口,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对于司马懿的底线高看了,这货根本没有什么底线。

    按照以前的套路,对方不是应该脑袋自转一百二十度,身子不动,对于自己冷笑两下,然后直接离开,结果现在居然之际跑了过来,不等自己开口,直接索要。

    诸葛亮面露犹豫,这些东西里面有一部分是李优给他的,虽说李优说过这些东西都是诸葛亮的了,诸葛亮爱传给谁传给谁,跟他无关,但是诸葛亮可不这么认为啊,倒是陈曦的可以传给司马懿。

    司马懿懂军阵,但是极致玄襄这种东西,司马懿根本没有机会学到,这玩意从董卓乱政,到现在会的人加起来不到十个,司马懿碰的人根本没有能教他这个的。

    准确的说军阵这东西才是汉室的底牌,极致玄襄的完美加持顶一个精锐天赋毫无问题,而且军阵这东西根本没有兵力的上限,完全看主帅的能力。

    “你该不会是耍赖吧。”司马懿嗤笑着看着诸葛亮说道,君子可欺之以方,诸葛亮这种人也很方正。

    “嗯,极致军阵我手上有三种。”诸葛亮有些犹豫的说道,司马懿闻言眼前莫名一黑,诸葛亮居然有三种。

    “我只要其中之一。”司马懿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将诸葛亮暴打一顿的冲动,这种别人奢求一生的东西,诸葛亮居然有三种,你想被弄死吗,司马懿莫名的感受到了双方那遥远的距离。

    “但是三种有两种是我师父教授的,虽说他说过不会介意这种事情,我想你应该会介意当我师弟的。”诸葛亮动了动嘴,隔了好一会儿开口说道。

    司马懿嘴角扯了扯,他很想告诉诸葛亮,看在两种极致玄襄的面子上,我不会介意和你当师兄弟的,只要你不叫我师弟就行。

    “那最后一种是什么。”司马懿这句话梗在胸口良久之后,变成了另一句话。

    “八阵图。”诸葛亮开口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