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迟则生变

    五个军团长在贝尼托的强令下勉强的恢复了一份士气,毕竟在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由其他人指挥也是一种正确的方式,更何况贝尼托不管怎么说都是相当优秀的将帅。 。更新最快

    “奥德兰,你率领你的军团将底格里斯河更远的上下游浮桥全部焚毁,所有渡船全部收缴,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拖时间。”贝尼托冷冷的下令道。

    对于现在的贝尼托来说,既然十三蔷薇军团已经没了,如果没有什么惊人的功绩绝对免不了被议会审判。

    既然如此还不如赌一下,说不定还能赢,至于输了,输了不就是美索不达米亚和亚述这些地方全部被安息抢走吗。

    对于现在的贝尼托来说已经无所谓了,这些地方全部被抢走,和这些地方全部都在手对于他而言结果是一样的,十三蔷薇的覆灭,已经让他们无力辩驳了。

    既然如此,拼一把,说不定还有点效果,反正就贝尼托看到的安息的气势,如果他不能拿出来什么方案的话,美索不达米亚这些地方也免不了被抢走。

    【要是十三蔷薇还在,我现在绝对会要和安息做过一场,稳住气势,可惜现在我军的实力已经明显处于劣势了,而且安息已经出现了足以应对十三蔷薇的精锐,这是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贝尼托一边下令一边思考着。

    原本吉利亚要在两河以东应对安息的时候,贝尼托就做好了准备,因而在战败撤退之后,便快速的断掉了浮桥,收缴了船只,只不过当时确实没有想过会输的这么惨。

    更没有想过安息人赢的这么顺利,以至于可能会有更多的时间到上下游更远的地方进行搜刮,不得已之下贝尼托只能分出手上已经不算太多的兵力命其前往上下游焚毁浮桥渡口以及渡船。

    “卡洛,由你的军团进行侦查,一旦对面的安息大军有所异动立即前来通知我,其他人与我重新建立防线。”贝尼托对着另一个军团长下令道,这时他已经有了主意。

    “是!”卡洛点了点头说道。

    “埃尔克兰,你们是否还具有战斗的勇气。”贝尼托看着下首有些垂头丧气的手下问询道。

    “无畏的罗马公民永远不会失去勇气。”埃尔克兰怒吼道。

    “既然如此,我们失去了十三蔷薇,但是凯撒当年留给我们的战术依旧是我们宝贵的武器,你们是否愿意由我率领你们和安息一战。”贝尼托无比郑重的询问道,“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不得不说贝尼托的经验和能力都远远超过了吉利亚好几条街,在他的整肃下,整个罗马大军虽说并没有完全从十三蔷薇军团的覆灭阴影之中走出来,但也逐渐的开始恢复自身的士气了。

    再加上贝尼托不断的指挥调动,让整个罗马大军根本没有空余的时间停下来去思索这一件事造成的影响。

    “必须要制造一场大胜,现在大军的士气虽说已经逐渐恢复了过来,但是仅仅这样还不够,只是这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太过于宽阔,根本没有什么能用于埋伏的地方,而且至少要在这里拖上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到底应该怎么办。”其他人随着贝尼托的调动逐渐的安稳了起来,但是所有的重担都被贝尼托一人肩负了。

    随着贝尼托的思考,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逐渐出现在了贝尼托的脑海里面,事已至此,还有什么珍惜不珍惜的。

    同样安息这边也挺恶心的,贝尼托个疯子,直接将底格里斯河上游下游好几百里的浮桥和渡口全部焚毁了,就算偶尔有渡船,也就那零星几艘,根本不足以让安息大军渡河。

    而且最让安息恶心的在于,只要他们大军派遣超过五百人,对面当即就会派遣一百人沿着河跟着,双方之间就隔了一条底格里斯河,间距虽说有点大,但是还能看清。

    “我军五天就只获得了不到五十艘的小船?”法尔斯萨珊听完嘴角抽搐了两下,虽说一早就知道要渡河,但是确实没想过贝尼托会将上下游好几百里都刮一遍,摆明了是提前准备好的。

    “法尔斯将军,我们没准备战船吗?”诸葛亮略带不解的说道,要渡河怎么能不准备点船。

    “我们安息好几百年都用船了。”法尔斯略带无奈的说道,上一个波斯帝国的时候他们的航海技术还是很不错,轻轻松松跑到爱琴海,现在的话,好几百年不用船了。

    “底格里斯河也不宽,要不我们自己搭建浮桥算了。”诸葛亮提议道,法尔斯无奈的点头,现在只能这样了。

    “只是浮桥一直在罗马人的监视下,对方随时都能破坏,这样搭建的话很容易出问题。”法尔斯萨珊颇有些不太像做无用功。

    诸葛亮微微皱眉,从这话的里面,他听到了一些别的东西,比方说对方仿佛想要僵持在这里一般。

    “敢问将军,陛下若是攻打下亚美尼亚,到底需要多长时间。”诸葛亮想了想开口道。

    法尔斯萨珊略带欣赏的看着诸葛亮,“从北至南而下,直接可以跨过两河。”

    “原来如此,将军根本不介意对方拖时间,准确的说,对方在拖时间,将军不也在拖时间,两相夹攻之下,将军打算连剩下的两个军团一起覆灭?”诸葛亮瞬间明白了法尔斯萨珊的想法。

    “有这等机会为何不试试。”法尔斯萨珊笑了笑说道。

    诸葛亮莫名无话可说,法尔斯萨珊可能也是看到了诸葛亮疑虑开口说道,“将军可是担心耗费的时间多了战局发生什么变化?”

    “嗯,罗马人必然有着自己的算计,我担心迟则生变。”诸葛亮没有任何的掩饰,正是因为安息人很尊重他们,所以诸葛亮在这一方面才没有特意的掩饰,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这就是汉室的准则。

    法尔斯萨珊想了想,面带笑容的准备给诸葛亮解释,结果诸葛亮仿若从他的神色和面容上看了出来,“打算毕其功于一役,趁现在占据大优势,逼迫罗马人调兵,然后和陛下左右加攻?”

    法尔斯萨珊难以置信的看着诸葛亮,他敢保证这个计划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有他和沃洛吉斯五世知道,没想到诸葛亮居然一口将之叫破。

    “这般的倒也不是不行,若是在这里全歼了近乎整个罗马东部的兵力,接下来取罗马东部行省就会变得非常容易,而且左右夹攻的胜率很大。”诸葛亮虚敲着面前自语道。

    “只是这里面有一个极大的弊端。”一旁一直在看地图不说话的司马懿撇了撇嘴略带不屑的开口说道。

    “说来听听。”法尔斯萨珊也不介意司马懿插嘴。

    最近法尔斯萨珊已经弄明白了这些人的身份,都是贵族,而且都是大贵族,不过比起他们安息那些扯后腿的大贵族,这些大贵族能力极强,而且在维护汉室方面也近乎是不遗余力。

    因而法尔斯萨珊决定回头再见沃洛吉斯五世的时候,让沃洛吉斯五世想办法从汉室这边淘点如何管理贵族的制度,毕竟不管法尔斯萨珊喜不喜欢七大贵族,都必须承认安息七大贵族的实力很强。

    要是能像汉室这边将这群贵族凝成一条绳,当年波斯一口气打到爱琴海,占了半个地中海的事情,他们安息也不是干不了好吧。

    现在他们安息出兵十二万,近乎已经竭尽全力,但要是能将七大贵族变得和汉室这边一样,安息这边派出的兵力起码翻一番!

    毕竟每一个大贵族倒向皇室,都意味皇室能少花费一些精力,而且除了收回用以限制贵族的力量,还能得到贵族的支持,说实话国内要是铁板一块,安息穷兵黩武兵力翻三番都可以。

    “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有一段地方距离特别近,而那里又恰好是罗马人驻防的阿卡德,我要是贝尼托,哼哼哼!”司马懿的冷笑让法尔斯萨珊不寒而栗。

    虽然这种笑容让法尔斯萨珊不寒而栗,但是这位还是没有明白什么意思,准确地说在安息他们从来不会想这种事情。

    眼见法尔斯萨珊依旧不解,诸葛亮苦笑了两下解释道,“仲达的意思是,既然横竖都是死,而且只要是死就免不了被人抢走两河流域,既然如此,挖了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就中间那不过百里的间距,水都能高个五六丈,管他精锐不精锐,都死了。”

    百万吨流动的水拍过来,除非你是典韦,其他的绝对死了,尤其是这还在两条河之间,你跑都没地方跑,长江和黄河要是相隔一百里,中间相互掘开河道,你有什么感受。

    法尔斯萨珊当即寒毛倒竖,这有多少人都不够填好吧。

    “他应该不会这么干吧……”法尔斯萨珊条件反射一般期期艾艾的说道。

    司马懿听到法尔斯萨珊的话,不屑的撇了撇嘴,将头转向了一边,仿若懒得搭理法尔斯萨珊,将胜利寄托在敌人的愚蠢上已经意味着失败了,而将性命寄托在敌人的愚蠢上,呵,唯有一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