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粉碎尔等的骄傲

    这便是阿尔达希尔怒吼着歼灭罗马蔷薇军团的底气,同样年轻的两人,同样都率领着当世堪称强大的军团,不过不同的是罗马的蔷薇军团已经暴露了所有的底牌,而安息人刚刚翻开隐藏的面纱。

    就如法尔斯萨珊所言,我们安息人同样具有双天赋的超精锐军团,这句话并非是说笑,而是事实。

    来自安息统一的第一精锐天赋,从杀戮与战争之中汲取力量,随着战争的开始,不断的恢复,不断的变强让自己更适合战场。

    第二天赋则是焚化,以对方的精锐天赋为薪柴,在战争中直接指定烧掉对手超精锐自带的一个天赋。

    虽说一次只能面对一个超精锐军团,只能指定烧掉一个精锐天赋,但是和其他精锐天赋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个精锐天赋最大的优势不在于单挑,而在于群战。

    某些超精锐的强大,根本不是普通精锐兵种所能对付的,诸如白马这种超精锐,敏捷和御风,速度只是其在外在的表现,两个精锐天赋相结合,展现出来的实力,在平原上近乎无解,就算是军魂军团都只能吃土。

    可若是遇到安息这支精锐本部,直接指定烧掉敏捷,白马基本就废掉了,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让你们明白我们的愤怒吧!”阿尔达希尔怒吼着一刀将正面罗马人的斩杀。

    指定抵消掉罗马重步兵精锐天赋之中的防御天赋,虽说对方依旧硬的可怕,但是在失却了天赋防御之后,安息人的弯刀已经能顶着蔷薇军团不断溅射的攻击斩杀掉面前的敌人了。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如果说之前大量精锐的安息大军对于十三蔷薇军团很难造成伤害,在现在阿尔达希尔直接焚化掉罗马人一个精锐天赋之后,安息大军的优势彻底展现了出来。

    毕竟这接近十万法尔斯萨珊率领的安息大军,每一个都是具有天赋的精锐,也许和某些已经跨过了极限的兵种没有办法比拼,但是面对任何一种单一天赋的精锐绝对不至于完全不是对手。

    因而阿尔达希尔开启自身率领本部的第二精锐天赋的瞬间,早已等待多时的四个由内气离体离体率领的安息精锐直接以自身为锋头,不计损失的切开了罗马人的本阵。

    近乎在吉利亚高吼宣誓的下一刻,十三蔷薇军团就遭受到了无法抵御的沉重攻击。

    双方百余年的仇恨,驻守犹迪亚,两次踏入安息国都的仇恨,一直无力抵抗的安息,终于在这一次展现出了应有的力量。

    “全体进攻,就算是死,也要给我将十三军团的鹰徽打碎!不要抢夺鹰徽,打碎他,让罗马人永远的失去这个令他们骄傲,令他们自豪的军团!”近乎在下一瞬间战场上便传递来法尔斯萨珊的军令,一种激昂兴奋的军令。

    法尔斯萨珊这个老将一直按捺着自己的内心的疯狂,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目标是全歼罗马十三军团,连鹰徽都不留给罗马人,让这个凯撒的遗物彻底成为历史的灰烬。

    这一点就算是自己最亲爱的孙子,法尔斯萨珊都未告诉,因为他知道没人会相信。

    十三蔷薇军团近乎是罗马军团的骄傲,攻防两端近乎无解的强大,从建立到现在获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全歼这种事情,就算是阿尔达希尔这个自己猖狂的孙子都不敢想象!

    这也是法尔斯萨珊让汉军不要动的原因,他们安息必须要自己解决掉这一问题,不能掺杂任何其他人,击败,击溃,全歼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击败十三蔷薇军团,所有的安息人都知道这是必须的,击溃这个就很有难度了,精锐的大军很难崩溃,就算是撤退也不会崩溃。

    至于全歼,在世界史上不管是汉室还是罗马被全歼的整编本族人的精锐军团都非常稀少的。

    要知道就算是当年李陵被匈奴本部围歼,打到弹尽粮绝,最后也有百多人冲出去,回到了中原。

    因而法尔斯萨珊如果一早就吼出要全歼十三蔷薇军团的话,恐怕笑话的人比信服的人更多,胜利不等于全歼。

    然而现在在五个精锐军团斩入罗马十三军团本阵之后,法尔斯萨珊再无遮掩,疯狂的怒吼出自己的一直以来的想法。

    所有正在攻击的安息精锐听到这声嘶力竭的怒吼,莫名的一顿,随后尽皆疯狂的朝着面前的敌人发动了攻击,用刀刃,用身体,忍了罗马这么多年了,今天就打掉他们罗马人的骄傲!

    吉利亚疯狂的怒吼着指挥自己精锐,可惜同时遭受到了五个方位的攻击,防御阵型直接被破开五处巨大的裂口,安息的精锐硬顶着罗马人的攻击,奋力的撕裂着罗马本阵,胜利就在前方。

    “换军令,堵住十四军团,别让那家伙杀进来和蔷薇军团汇合,就算是阻击的军团覆灭,也要给我将他堵住!”法尔斯萨珊双眼冰冷的看着率部朝着安息本军冲锋的十四军团。

    “此路不通!”达提斯冷笑着率领自己的本部直接堵在了十四军团的面前,随之而来的又是三个军团。

    贝尼托冷漠的看着面前的四个安息军团,领头的尽皆是内气离体,不过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十三蔷薇必须要救,就算是吉利亚被击杀,十三蔷薇也不能覆没。

    因而没有什么多余的话,直接调整自己的精锐天赋,如同钢铁洪流一般朝着正面前来阻击自己的安息人冲去,可惜以前面对这一招一触即溃的安息人,这一次硬生生用强硬的攻击将之招架住了。

    “还想如以前一样?开什么玩笑!给我杀!”达提斯看着手上迸出来的血渍,冷冷的盯着对面领头突击的罗马内气离体,愤恨已经写满了双眸,双方的仇恨只能由一方死亡作为结束。

    在十四军团遭遇到四个安息军团阻击的时候,十五军团的军团长奋力的指挥着大军阻止安息那些不断渗透过来的精锐,保证大军后路的通畅,避免回头撤退不利。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