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 谋算

    “你们也看到了那群人了吧,他们比你们早来了一段时间,现在已经可以到处溜达,甚至攀爬高山,当然实力也比之前强了很多,你们可以在这里训练!”李傕指着后面出现的高览说道。

    “现在,各自安营扎寨,你们已经有了在这里居住的资格。”李傕满意的对着前方的众人咆哮道,这群人的素质已经非常高了。

    随着李傕一声令下,所有还能站立的士卒开始就地安营扎寨,诸葛亮则是带着车架前往李傕早已准备好的住处,话说这一路大军虽说准许级别达到一定程度的将校带家眷过来,但是在这一波随军将家眷带来的只有诸葛亮一人。

    等到李傕发号施令完毕,高览才带着自己的副将过来和张辽,高顺等人施礼,至于刘备一方,高览看到魏延就想起关羽。

    “文远,恭正,好久不见。”高览抱拳施礼道,身上已无之前的颓废,俯仰之间气势已经不逊色在场任何一人。

    “恭喜你了,看起来已经恢复过来了。”张辽驾马过来施礼道,当初高览废了的时候,张辽还有些可惜,而现在很明显高览已经恢复了过来,实力比起之前更胜一筹。

    “你们别反感他,这地方是个宝地,士卒躺着都会有所进步,愿意带你们过来,也算是认同你们的能力了,不过那些士卒是谁的?”高览指着丹阳精锐的方向说道。

    整个大军现在几乎都显得无比疲累,唯有两支军团若无其事,依旧眼神锐利的左右扫视。

    “那是丹阳精锐。”高顺看了一眼丹阳兵,那算是少数能啃他麾下陷阵的超精锐军团。

    “确实厉害。不过这次来的人素质都很高啊。”高览看着军团之中的士卒默默地说道。

    “不管是将帅还是士卒,素质都非常高,毕竟这算是从下一代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张辽笑着说道。

    在张辽和高顺与高览闲聊的时候,郭汜和樊稠已经急急慌慌的拿着刀剑准备去干掉李傕捡的那个巫祝。

    听着外面纷杂的声音,巫祝便知道大军已经归来,默默地一甩衣袖,闭目跪坐在几案之前,回想之前,一种难以叙述的愤恨出现在了心头,但下一瞬间便恢复了常态。

    【美阳侯他们大概快来找我了。】巫祝跪坐在几案前默默地等待着两人的到来,而很快便听到了一阵哐啷的声音,虽说不算密集,但从脚步上也能听到不是一人。

    【果然是这两人一起来的,怕是想要杀我了。】巫祝平淡的闭着眼睛,只听哗啦一声自己的房门打开了。

    “不知道二位将军来此所为何事?”巫祝闭着眼睛背对着郭汜他们缓缓地说道。

    “还在装神弄鬼,我今天给你一剑,看看你还能不能装神弄鬼,稚然崇信巫卜,但是死个把巫祝可以再找,你可算到今日你死期已至。”郭汜略带猖狂的说道。

    巫祝缓缓起身,玄色的儒袍随着他的起身略带晃动,而后对方转身看向郭汜和樊稠,一种莫名的气质,让两人一愣。

    黑暗之中看不见容貌,但是却能感受到那阴鸷的神色,冰冷的气质,一种西凉诸将非常熟悉的气息,那一身玄色服袍的巫祝在这一刻居然有七分李儒的当初的气质。

    “你是何人!”郭汜有些犹豫,他们这些人都有明显的缺点,要么是多疑,要么是缺智,巫祝展现出来的气质让郭汜明显的生出了犹豫,对方气质让他有一种亲近的感觉。

    “将军何须知道我是谁,将军恐怕最有兴趣的还是我有害还是有益,巫卜之言不过是为了保命,将军若想要巫卜的答案尽可直说。”巫祝神色冷厉的说道。

    郭汜和樊稠这个时候都有些犹豫,最后还是郭汜拍板,“你以后不要对稚然乱说,我要是发现你下次还乱说,一刀捅死你!”

    “若我所言有理呢?”巫祝闭目缓缓地问道,一切就如同他所预料的一样往下走,没有丝毫的出入,【接下来应该就是诸葛亮,司马懿他们了,他们会比郭汜和樊稠他们更聪明,但是却也更好对付,正因为聪明,也才更好应对。】

    “若是你言之有理,那么我不阻止你。”郭汜冷哼一声,却不知道这一句话,在巫祝与李傕混在一起的情况下,得到这两个人承认之后,只要有真才实学,便能隐性的操控大军。

    “多谢二位,他日还请两位将军,记住今日之许诺。”巫祝缓缓地躬身,郭汜和樊稠冷笑的看了一眼巫祝,若说之前还有李儒七分气质,那么这一躬身彻底没了。

    不过正因为没有了这种气质,这种反差变化,让郭汜和樊稠将这一幕深深的记住,冷哼了一声,直接离开。

    望着郭汜和樊稠的背影,巫祝沉默着再次坐下去,失去了那么多,也成长了这么多,而现在终于以最快的速度拿到了他想要的东西,接下来只要他逐步的显露出自己的能力就足够了。

    若非一开始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只比诸葛亮等人早来了这么一点时间他早就成功取信这群人了,否则的话,不至于被逼到这种程度,要兵行险招,不过终归是过了这个坎。

    【审正南厉害的不是谋划,陈公台强弱不定,倒是诸葛孔明和司马仲达他们两人在各方面都不差,必须要消除他们两人的怀疑,否则若是被他们盯住,我恐怕有再多能力也无法施展开来。】巫祝坐在黑暗之中默默地想到。

    【不,若是取信两人的话反倒还会有问题,而且司马仲达疑心更重,诸葛孔明按说智慧更高,但疑心不重,使其怀疑,但是却暴露一部分东西,诱其猜测的话,想来我能清洗掉一部分问题。】巫祝默默地拿起腰间的黑色折扇。

    “贾文和,现在就到看你地位的时候了。”巫祝转着手上的乌黑沉手的折扇冷冷的低语道,【不过,该死的贾文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