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迎接

    现在属于他们西凉的军师终于又降临到他们西凉了,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吃闷亏了。

    毕竟自家苦思冥想几天几夜没有解决办法的事情,对方昏昏沉沉的拄着拐杖晒太阳,听到自己问了一下,瞬间就给出了答案,而且这种答案还具有非常高的执行性。

    甚至自己快速变更了一下条件,对方下一瞬间就又给出了一个具有执行性,且符合他能力的计划,莫名的让李傕非常怀疑自己和审配这种人脖子上面顶的是不是一个玩意。

    和聪明人在一起,李傕觉得自己还是别动脑子的好,一脑袋的肌肉有利于他们的发展,嗯,就是如此!

    “是的,诸葛军师率领着大约五万大军已经抵达了葱岭的外围,再有一天的时间就能抵达这里。”传令兵大声的回禀道。

    “传令所有人,整兵!”李傕拉着长音高吼道,随后一个个传令兵快速的下达了这一命令,很快所有的西凉铁骑都驾马列队成一整个完整的队列!

    “哈哈哈,终于来了,用别人家的谋臣总有些担心被人坑死,咱们自家的谋臣终于来了!”郭汜和樊稠率领着自己的两拨骑兵归来之后得知此事当即大笑着说道。

    “那个安曰,去给我将帕提亚使臣弄过来,将剩下的几颗他心通的珠子带上。”李傕对着安曰下达命令道。

    以前的安曰是一个胖乎乎的商人,现在跟着西凉铁骑混,虽说并没有参加那些高难度的训练,但是基础的防身术,还有基础的训练都没有错过,所以现在他看起来已经变成了一个有几分干练的优秀使臣。

    很快安曰带着帕提亚的使臣赶了过来,而帕提亚使臣一见到李傕就恭敬的施礼道,“尊敬的美阳侯,您这是要出发了吗?”

    “不,我现在要带你去迎接我们新任军师!”李傕双眼望着东北方向平静的叙述道。

    帕提亚使臣略微有些失望,他来此的目的就是邀请李傕前往帕提亚,虽说当前帕提亚因为沃洛吉斯五世的整合,实力强横了很多,但是对于李傕这么一个盟友还是很尊重的。

    毕竟李傕除了本人的强大精锐军团,背后还有一个强大的帝国,而这些都是帕提亚需要的力量。

    也知道某些话说多了反倒不好,帕提亚使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上马随李傕一同前去迎接诸葛亮等人。

    “呼,快到了。”诸葛亮远眺着西南方位,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不断增高的地势,就他从陈曦那里摸到的书而言,接下来的路会非常难走,地势高,呼吸困难啊!

    “虽说看古书也曾闻大地如此广阔,但亲自走上一遭却另有感受。”司马懿望着远处略带喘息的说道。

    “走,加把劲,说不定今天就能遇到美阳侯他们派遣来的引路人。”诸葛亮温和的说道,说来他还是小看李优在那些人心目中的地位,完全没想到浩浩荡荡七千西凉铁骑尽皆前来迎接他。

    前行不过两个时辰,就在诸葛亮这一行人准备埋锅造饭的时候,一片绿色的草原上突然出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点。

    “稚然,老子现在一肚子火!”郭汜看着李傕说道。

    “别火了,今天我们是来迎接军师徒弟的,不适合动刀枪,之前我还请巫祝帮忙算了一卦。”李傕对着郭汜安抚道,樊稠在一旁同样无奈。

    话说之前审配做了很多的计划,但是没有一个计划是李傕下山直接撞上拂沃德,而现实不讲理的一点就在这一方面,李傕从自己住的地方冲下来,结果还没彻底冲下去,拂沃德率领的骆驼骑就从某个山阴转了出来。

    说来这地方其实是高原,但大多数地方地势都很平坦,就跟在西藏照像一样,很平很平,但实际上是高原,而李傕住的地方很高,虽说上面也是平的,但真讲道理的话,其实是有个山阴的。

    拂沃德本身就是来这边骚扰的,从山阴转过来遇到了比上次更多的一大群西凉铁骑,毛都炸了,还以为被西凉铁骑埋伏了,高吼着撤退,而李傕瞟了一眼拂沃德,直接率兵离开。

    当时拂沃德就懵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这么大一群西凉铁骑就他这么一小支骆驼骑肯定不是对手,对方不搭理自己,虽说好奇心大生,但是追上去绝对是作死。

    虽说拂沃德和扎萨利都认为汉军不应该有那么强,但汉军的战斗力绝对不是吹的,不管嘴上承认不承认,拂沃德都知道对方真的比自己强上那么一点点。

    现在自身兵力本身就处于劣势,不趁着对方没什么兴趣赶紧跑,反而上去撩拨的话,佛沃德恐怕都要被打死了。

    虽说被对方无视是一种耻辱,但因为某些莫名其妙的作死原因被别人打死,那就更是耻辱了,所以拂沃德按捺着内心的愤怒,可耻的退走了。

    也正因为这个樊稠和郭汜颇有些郁闷,尤其是李傕说是他让巫祝占卜过了,樊稠听了之后是肝疼的话,那郭汜心火都快上来了。

    李傕喜欢巫卜这玩意其实樊稠和郭汜都知道,虽说不可否认李傕是一个相当优秀的战士,但这货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特别喜欢巫卜,只要不是突发性的战斗,有时间这货都会让人算一下。

    郭汜能说李傕以前的巫祝都是被他威逼过的吗,每次出征巫祝给的占卜都是大胜,所以李傕作战极其勇猛,简单来说天都认为我能赢,我有什么可怕的!

    因而李傕每次出征前说是此战大胜,郭汜都摸着良心,我这是为了稚然好,樊稠因为某次意外也知道这种事情,所以看到李傕让巫祝占卜的时候就有些肝疼。

    不过这种东西樊稠也没有阻止的想法,闹着玩呗,李傕觉得好玩就行了,但这一次李傕不知道在哪里找了一个巫祝,郭汜还没找到机会威胁一下,结果出了这杠幺蛾子。

    “消消火,消消火,阿多,没事,没事,不就是骆驼骑吗,回头再搞他。”樊稠忍着肝疼给郭汜传音道。

    “我回去就将那个有法力,拜白玉环,得黄鸟庇护的巫祝撇到炉子里面去。”郭汜忍着心火传音给樊稠传音道,“大多数巫祝都是骗人的玩意,这么多年我就没见过几个有法力的!”

    话说这是姬湘没在,姬湘从某个角度说的的话,已经属于法力通天之辈了,别说李傕这种崇信巫祝的家伙了,就算是郭汜这种她估计能都能让对方相信法力。

    “回头我和你一起送他去见自己信奉的神。”樊稠传音给郭汜说道,“我也恨这种捣乱的家伙,你之前没用刀逼一下吗?”

    “我哪里知道稚然在哪里捡了这么一个玩意,我们来就没有带巫祝好吧,我当年将整个长安我能遇到的巫祝全部威胁了。”郭汜没好气的说道,他那里能知道李傕捡的那个家伙是个巫祝。

    葱岭之上,那名郭汜准备干掉的巫祝望着镜中的自己,“池阳侯大概已经信我了,想必审正南会说出与我同样的计策,使之得以验证我的价值,而美阳侯他们想杀我吧。”

    “不过也好,我也想见他们,池阳侯笃信巫祝,美阳侯凶而无智,万年侯短视无谋,段煨多疑无断,但他们都因为李儒而信头脑,我若真是巫祝,必死于火炉之中,而有之前谋划,可借势入局。”巫祝望着自己面上的刀痕,无比的平静。

    抚摸着挂在胸前的白玉环,巫祝双眼无比的平静,“我就是我了,纵使一无所有,甚至连姓名都失去了,我还活着,那么一切就有希望,我还有命!”

    郭汜等人并不知道自己在对方的眼中早已入局,更不知道对方早在他们都不明白的时候便将之谋划在其中。

    “那好像是西凉铁骑,这是来迎接的吗?”魏延望着远方的西凉铁骑他的眼力非常好,自然能看清楚,那浩浩荡荡的骑兵尽皆是最顶级的精锐,只是如此多的数量是为何事。

    “迎接?”司马懿皱了皱眉头,李傕郭汜那种人就算是迎接需要弄出这么大的场面,谁有这么大的面子?

    司马懿虽是如此思考,但是却不由自主的扭头看向诸葛亮,而看到对方同样略带不解的神色心下安稳了很多,不是来接诸葛亮的就行了,这要是来接诸葛亮的那他就别争了,双方差的太大了。

    孙权站立在车架上,看着那浩浩荡荡,气势恢宏的西凉铁骑面露惊容。

    “这就是西凉铁骑?”孙权望着前方如同自言自语一般。

    “嗯,西凉铁骑,看起来是来迎接的,只是不知道迎接谁,仅仅是对方前来迎接的这数千人马,不算并州那一部,我们这些人全部加起来都未必是对手。”吕蒙神色平静的说道,他参与了北疆之战所以非常清楚在这种地势,西凉铁骑的可怕程度。

    “如此强悍吗?”孙权双眼爆发出难以遮掩的精光,若是能将之收服,也不枉来一趟西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