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接骨

    “交给我!”樊稠眼见段煨的右臂胳膊肘处,近乎只剩下半点皮肉相连,就要和扎萨利一般失去右臂,顿时大怒着率兵朝着对方追去,可惜手上无有大威力强弩,否则瞬间就出结果。

    拂沃德眼见自己的副官被对方卸下了一个胳膊,再看看局势,全军已经近乎被逼入下风,也知道不能再继续下去,而且也确实怕被樊稠等腾出手的家伙围攻,当即不再犹豫!

    “撤!”拂沃德一枪逼退李傕,猛地回退到亲军当中,然后迅速的一边后退一边结成新的防线。

    和西凉铁骑纠缠的骆驼骑随着拂沃德一声令下,没有陷入西凉铁骑本阵的士卒,就像是蓄力到极限了一般,猛地爆发出一波强有力的攻击将西凉铁骑强行逼退。

    随后再无犹豫调头直接跑路,不过铁骑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不过还没追几步,拂沃德率领的断后士卒便挡住了西凉铁骑的前进方向,随即拂沃德亲自断后,且战且退,逐渐和铁骑拉开了距离。

    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李傕自己也快撑不住了,没了自己的军团天赋,现在追上去继续打,死亡率会快速的堆高,这可是骑兵战争,坠马基本就相当于判了死刑。

    就算是内气离体,在被云气压制了内气的情况下,被战马连踩几波过后恐怕也要成为肉泥了。

    “整军!”郭汜下令道,而李傕和樊稠则是看着段煨的右臂头疼不已,这胳膊算是完蛋了,差左侧一点点皮肉就彻底断了。

    一边命令侦骑去确定贵霜骆驼骑的情况,一边命令士卒打扫战场,作完这些之后郭汜才驾马过来,一过来就看到了段煨的胳膊。

    “忠明,你怎么搞的?”郭汜看到这一幕也是一脸头疼。

    “现在想想我真是傻了,不过换一个内气离体的胳膊也算是值了。”段煨也是一脸纠结的说道,因为他现在处于军魂军团之内,所以也确实没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怎么办?”樊稠伸出手指捅了捅段煨的已经算是彻底断掉的胳膊,“不过也挺奇怪的,为什么不流血,而且看你的样子好像也不怎么疼。”

    “你就在我脖子上砍一刀,我也能继续战斗。”段煨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右胳膊,“军魂意志虽说确实厉害,但这怎么办?”

    “要不缠上试试,看看能不能长到一起去?”李傕脑洞大开,一群人尽皆无语。

    “算了,回去找个专业得来,我记得华将军偷偷弄了一个医生过来了,听说华医师和张医师那个层次,能将人开肠破肚之后再救回来,我想我这个对他来说应该不难吧。”段煨一脸无奈的说道,他发现他的胳膊就算成了这样,他居然还能操控自己的手指。

    既然段煨确定自己没事,李傕也就放心了不少,“阿多,我军情况如何?”

    “便宜占大了,战死了两百多人,受伤的大约有个两千人,对方死了一千七百多,主要是战斗时间短,如果再继续下去,你的军团天赋一旦失效,我军的损失立即就会上来。”郭汜先是兴奋,随后又有些无奈的说道。

    “唉,我也没办法。”李傕无奈的说道,他的军团天赋要是能和别人的一样一开一天,刚才他都追上去砍对面了,还用这样?

    “收拾收拾,将那些死骆驼弄回去,驼峰肉吃着挺不错的,晚上加餐。”樊稠下令道,“我觉得我们这些人的伤也需要赶紧去治疗一下了,省的出问题。”

    另一边扎萨利一脸痛苦的进行接骨,也亏他是内气离体,而且还将自己被砍掉的胳膊找到了,否则的话,就他们现在的技术这胳膊基本没救了。

    “汉帝国!”扎萨利咬牙切齿的说道。

    “确实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帝国,仅仅是驻守在这里的一支军团居然都有这样的实力。”拂沃德倒是没有什么愤怒,只有对于汉军的敬佩,作为战争的信仰者,他敬服一切的强者。

    “我们应该怎么办?”扎萨利面色难看的询问道。

    “先汇报给陛下,之后整兵再行操练,对方既然能变得那么强大,那么我们肯定也能。”拂沃德平静的诉说道,“不过在这之前还需要先去祈祷一番,重新给士卒加持力量,战死了不少的老兵。”

    “对方绝对有问题,他们的防御实在是太强了。”扎萨利虽说愤怒,但并没有被愤怒冲毁自己的头脑。

    “现在想想应该是我们指挥失误了,回头我会从其他地方征召人马进行试探,我觉得他们不应该这么强,就我的目测而言,对方和我们的战损比在一比七。”拂沃德紧皱着眉头说道。

    “这么高?”扎萨利难以置信的说道。

    “嗯,恐怕就在一比七,而我们军团的实力,就算是帝国传承下来的那支军团也不可能将我们打成这样。”拂沃德略带沉默的说道,“我们的军团毕竟已经非常强大了。”

    拂沃德也不是傻子,到了他这种程度,对于自己军团的实力有着非常准确的把握,就算是军魂军团,讲道理只要不被克制都不应该打出一比五以上的战损,而对面打出了一比七的战损!

    这已经超过了军魂军团的战斗水准了,也就是说对方要么直接是军魂军团,要么是对方将自己克制死了,而按照他的军团配置,理论上来讲是不存在被完全克制的可能。

    毕竟他的军团配合堪称一流,近战,中程,远程,也都不算太弱,可以说他的每一项军团素质都非常平衡,也即是说根本没有短板,然而没有短板的他们被对面打出了一比七的战损!

    “对方不可能是军魂军团,但是对方的防御和近战的素质完全碾压了我们,而且远程攻击因为他们的防御根本没有任何效果,或者应该说大多数的轻型武器对于他们都无效,这怎么打?”扎萨利这个时候也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但是同样无比纠结。

    “我有几个猜测,但是不能确定。”拂沃德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我也有几个猜测。”扎萨利同样看着拂沃德。

    “传承军团和双天赋超精锐之间还有一个断层。”拂沃德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我也担心是这个,不过应该不可能,这么多年了,没出现过比我们更靠近传承军团的,对方恐怕有时限性。”扎萨利缓缓地道出自己的猜测。

    “我也怀疑这个可能,如果真的是前一个的话,他们应该追上来全灭我们。”拂沃德点了点头,“还有一个可能,他们主将有问题,对方和我们不一样。”

    “对,我从未见过在面对我等无有惧色的凡人!”扎萨利双眼冰冷的说道,“樊稠,还有那个叫段煨!”

    在拂沃德和扎萨利猜测的时候,樊稠等人已经回到了自己建设的小城之中,带着大量抢回来的物资,至于吃不了的,往雪盖里面一丟,冷冻上就是了,这地方高度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常年有冰!

    “段将军,要治疗吗?”华沸冷淡得看着段煨说道,他很想说华雄真有种,都不知道他是谁就将他装麻袋里面送给郭汜带到了西域,话说华雄好像用麻袋还装过曲奇,貌似这货运气特别好。

    “我这胳膊还能救?”段煨看着自己的胳膊皱了皱眉头说道。

    “才断了不到一个时辰,而且你还不断的用内气保持活性,接上之后你继续用内气疏通,一个月之后就好了。”华沸扫了一眼段煨的右胳膊,“以前有人大腿掉了,我给接上了,你这很简单。”

    “那快给接上啊!”段煨抓狂道,他之前说的乐观,实际上也很担心自己废了好吧,要不是有军魂和内气不断的疏通,证明自己勉强还能动个指头,段煨能安稳的回来才怪,没看后面都寡言了。

    “没看正在消毒,我叫华沸,你要麻沸散吗?”华沸面无表情的看着段煨说道,总觉的对方说麻沸散的时候脸在抽。

    “你确定你能救?”段煨看着在那里煮器材的华沸说道。

    “能治这种伤的,到现在天下间也就七八个人,陈侯将我和我师兄弄到军营就是用来解决这些伤势的。”华沸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我让华子健一麻袋套到这里来了,你要是不想要胳膊的话可以不让我帮你接上,不过内气和军魂支撑不了多久。”

    段煨面色难看,最早的时候他的右手还能控制住,现在右手只能勉强抽搐两下了。

    “治治治。”段煨赶紧开口道,“不过我不要麻沸散,你就这么给我接上,再疼我都能忍住。”

    “也行,军魂军团的,不怕痛。”华沸随意的拿出工具开始给段煨做断肢再植手术,也亏这个世界有内气,否则要将肌腱等各种东西连上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华沸毕竟也做过了好几次这种手术,虽说这次没有其他人配合,做的时候有些手生,但是这种高难度手术天底下能做的也就那几个人,段煨肯定看不出来!

    啊啊啊,都来起点看正版啊,这书首发于起点啊,一章撑死两毛钱,有能力的来起点支持一二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