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怒斩

    “将军,你还能撑多久?”段煨皱了皱眉头传音询问道。

    “两炷香。”李傕招架了一波攻击之后撤开,面无表情的盯着拂沃德,“再久就不行了。”

    “帮忙掩护一下,我试着配合军魂军团强杀我对面的内气离体。”段煨想了想传音给李傕说道,这两个家伙很硬很难啃,但这种没有旗帜的情况下直接啃掉一个内气离体绝对足够对方崩盘。

    “好!”李傕深吸一口气,对于军魂军团强杀内气离体他并没有丝毫的怀疑,如果现在对面没有外面那些大军,能让他将所有的亲卫抽调过来,他也能将对面斩于马下。

    内气离体确实强横,但真正面对有云气,有天赋加持的精锐军团的时候,内气离体的武将也是脆弱的可以,而自李傕拥有了军团天赋以来,他对于单人力量的敬畏已经越来越小了。

    军团天赋才是将帅当之无愧的第一力量,至于个人的勇武,等你有资格破军的时候,个人的勇武对于战场才有意义。

    段煨当即率领军魂军团退后,奋力爆发出不多的军魂之力砍出一大片空地,然后重整旗鼓,准备一波将扎萨利干掉。

    “给我死!”扎萨利这时已经不加任何的掩饰,他的语言已经变成了精神的波动,由他心通的珠子转化成所有人的语言。

    “就凭你!”樊稠挥舞着被对方迸出好几个口子的大砍刀在身边亲卫的抵挡下拼着被对方刺中一枪,用大刀在对方的铠甲上划了一刀,不过只是在铠甲上留下了一道痕迹。

    “你是第一个伤到我的凡人!”扎萨利看着大刀刀痕最深的地方擦破的油皮,渗透出来的血滴,冰冷的看着樊稠。

    “凡人?哈哈哈哈,区区内气离体,你以为你叫吕布!”樊稠冷笑着说道,“你就算是吕布,老子也将之打的溃逃而去!”

    樊稠话中的吕布,扎萨利虽说不明白这是何人,但是从对方张狂的口气之中足以得知,对方对于他这个强者无有任何的敬畏!

    “若非我被压制了内气,你又有大量亲卫拼死招架,你现在早就被我斩于马下!”扎萨利双眼冰冷的盯着樊稠,就像是看着死人。

    “老子今天人没带够,要是人带够了,你现在连说话的资格都失去了!”樊稠针锋相对道,“别以为你的实力能让我动摇,云气之下就算是吕布都能被大军怼死,更何况你这种垃圾!”

    “别和那家伙废话了,我快被打死了!”李傕怒斥道,他真的没和内气离体单挑过,就算是在云气之下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都没有干过,结果今天不仅仅干了,而且对方看起来还真杀不了!

    “顶住顶住,对方内气被压制了,我当年还和吕布过了三招,要放在正常,吕布三招对面这种都被砍死了,放心,你肯定能挡住!”樊稠头也不回的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堵住吕布和吕布在云气下面动了手,还活着回来了。

    反正樊稠对于在云气下面和内气离体单挑完全没有一点压力,至少扎萨利这种货色在樊稠亲卫的支持下,拿樊稠没有一点办法,用他的话来说,我吕布都打了,还怕你!

    扎萨利疯狂的爆发着自己的力量,可惜双方大军都是超精锐,云气和自有军阵对于内气压制的特别彻底,根本没有办法爆发出应有的战斗力,屡屡搏命被樊稠的亲卫挡住。

    拂沃德虽说实力更强,但是李傕毕竟也是身经百战,单挑打不过,直接下狠手,不惜损失,硬是将拂沃德周遭骆驼骑干掉了大半,现在拂沃德和李傕的战场,外围八成西凉铁骑,剩下两成骆驼骑。

    这种情况下只要用不出来内气拂沃德想要杀李傕绝对不可能,不过很明显这种情况不可能持久,对方的骆驼骑亲兵也在拼命的往回推,李傕可不具有樊稠那种脑洞一般的自信!

    “老樊闪开!”段煨怒杀了一波骆驼骑将气势堆积到了极致之后,调转马头朝着樊稠的方向冲去,手上的武器也从长枪换成了大砍刀,枪这东西段煨实在没有把握弄死对面。

    樊稠听闻这一声怒吼当即左右撤开,为此还挨了对方一击,不过好在并不致命,段煨身后的六百军魂铁骑自然的分成了三支,两支奋力将扎萨利率领的护卫打退,剩下一直在段煨的指挥下直接朝着扎萨利斩去。

    “给我去死吧!”领头的军魂士卒怒吼着一刀斩向扎萨利,而对方虽说有对于身旁护卫被打退的惊慌,但依旧冷静的递出长枪格挡,内气离体的实力也不是说笑的。

    一刀斩在长枪之上,虽说有很多的加持,但是距离内气离体的实力还有很大的差距,并没有斩开对方的防御,但是随后更多的军魂士卒涌了上来,近乎相同的姿态,相同的角度斩在了同样的位置。

    扎萨利周遭的护卫拼死过来营救却被其他军魂士卒死死的挡住,狂猛不断的斩击让扎萨利疲于应付,根本无力应对。

    “给我去死!”段煨怒吼着双脚踩在马镫之上,直接站了起来,双手握刀,迸发出所有的力量斩在对方的长枪之上,然后下一瞬间长枪被一刀切断,对方虽说奋力招架却也无法奏效。

    然而对方高过段煨一大截的身体素质在这一刻暴露无遗,在刀刃临身的那一刻,猛然侧身避开这致命一击,可惜身体虽然躲过,但右臂下半段却绝对无法躲过这一刀。

    扎萨利也是身经百战之辈,在无法躲避过去的瞬间,左手握着断枪奋力的朝着右臂的方向扫去,大有和段煨同归于尽的想法。

    段煨眼见对方挥舞过来的枪头,未有丝毫收力的动作,奋力一刀朝下斩去,只听一声轻响,两声悲鸣,扎萨利的右臂直接飞了出去。

    “老樊靠你了,老子卸了这货一个胳膊!”段煨强忍着右臂剧痛怒吼道,一边怒吼一边撤退,而对面扎萨利同样惨呼着撤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