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搏命

    强悍的气势在这一瞬间直接拔升到了某种极致,死死的镇压着面前所有的敌人。

    号称自成军以来,纵横中亚难逢一败的拂沃德骆驼骑,这一刻就像是压路机车轮下得鹅卵石一样,硬生生被摁死在大地之中。

    拂沃德完全没想到自己的精锐大军连对方第一波的试探攻击都没有顶住,硬生生的被破开了小半个军阵,而且敌方的锋头就像是无可匹敌一般继续粉碎着他的防线。

    “给我开!”拂沃德怒吼着绽放出自己的军团天赋。

    来自取悦神明而获得了以战争为名的力量,凡进入战争,己方会为了战争而狂热,并且在战争之中汲取自己的力量,获得十场辉煌胜利,所有参战己方得到永久性一成的加成,自然开启的情况下,根据曾经获得的辉煌胜利与失败给于加持。

    这便是拂沃德所信仰的神祇赐予拂沃德的力量,战争的力量!

    “厮杀吧,为了神明,为了帝国再一次获得辉煌的胜利吧!”拂沃德在西凉铁骑气势全面压住己方的时候,当即怒吼着绽放了自己的军团天赋。

    霎时间原本黄沙扬天一般灰黄色的云气之上骤然出现了一个虚影,缓缓地摊开双手,一道道辉光加持在了拂沃德率领的骆驼骑上,十一次辉煌大胜,原本就给于了拂沃德所有经历过这些战争的士卒一成的永久性加持。

    随着拂沃德开启自己军团天赋,三十六场胜利,三场失败的战绩以成功零点五,失败负一进行结算,再次给所有的士卒全面加持了一成五左右的各项属性。

    由于是全面加持,不存在短板,加持之后瞬间就能掌握,所以随着那道虚影的消散,佛沃德的骆驼骑真正进入了极限。

    “我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李傕丢掉已经断了的长枪,直接换上斩马刀,双手握住,开始大力的劈开,看的出来对方也懒得掩饰自己的身份了,不过帝国,嘿,我教你做人!

    佛沃德绽放了自己的军团天赋之后,骆驼骑的气势猛然攀升,然而这毕竟已经陷入战阵之中,还不等对方气势攀升到极致,段煨率领的军魂军团就给于了对方强力打击。

    变强了又能如何,依靠军魂能力扭曲那无穷无尽的中远程攻击,所带来的高到不科学程度的攻防两端,军魂铁骑根本无所谓前面的敌人是否变强了,因为到了这种程度,对方变强与否,对于他们来说依旧是一枪秒杀。

    正是因为有这么一个锋头,李傕郭汜等人才会对于对方不断攀升的气势毫无惧色,对方的气势不可能攀升上来,对方虽然强到可以,但是对方不具备阻挡他们锋头的力量,对方只会被他们破开!

    管他的天赋是什么,管他有多强,直接从中间凿开一条血路,对方就会被分割开来,他们的锋头根本没有人能挡住。

    “扎萨利,和我一起率领护卫去挡住他们!”一直在大军后方进行指挥围歼西凉铁骑的拂沃德双眼冰冷的说道,他已经发现了问题的所在,锋头那群汉军的攻防近乎无敌一般。

    而跟随在那群汉军之后,同样气质的骑兵虽说没有那么可怕,但是几乎所有的远程攻击都无法破防!

    当然拂沃德至今也没有想过这几百人会是军魂军团,因为军魂军团基本不会拆开使用,这几百人在拂沃德的认知中属于和他的护卫一样,由猛士组成的真正破阵军团,当然也有一点在于,段煨率领的军魂铁骑和李傕的西凉铁骑气质形象一模一样!

    “好!”扎萨利将身上披的袍子脱了下来,拿起自己的弯刀。

    这个时候扎萨利的双眼之中再无丝毫对于汉军的轻视,对方能以自己二分之一的兵力将他们按着打,死死的压住己方大军的气势,更是要破开大军本阵突破而出,这么多年来,自从他作为拂沃德的副将以来这是第一次。

    “这群混蛋真硬,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怪物!”郭汜斩马刀奋力的斩杀了对方一名将官,然后直接丢到斩马刀,从自己马背上掏出环首大刀,愤怒的横斩。

    相较于长枪,斩马刀那些东西,环首刀威力更大,也更省力,但是攻击范围着实有些偏小,但到了现在,对方已经近身了,西凉铁骑已经将拼命的气势拿了出来,还管他攻击范围是否偏小!

    “换环首刀,给我斩了他们!”李傕眼见着对方默契的配合,而且随着军团天赋的开启实力已经快要逼近他们,当即李傕再无丝毫的犹豫,今天玩命搞死你们!

    “斩了他们!”李傕怒吼着轮舞起自己的环首刀,管他是骆驼还是人,上去就是一刀,箭矢和标枪直接用三层防御和肌肉硬扛了,环首刀带来的撕裂伤口在任何时候都足以致命。

    而贵霜的骆驼骑现在也放弃了长枪,换上了近战用的弯刀,相较于直刀,弯刀更省力,挥砍频次也更高,在斩中敌人之后,更不容易被卡住,但是弯刀的伤口偏小,威力也只能说是可以。

    环首大刀这种东西,比起弯刀自然是费力,但是李傕等人都是用更重的武器进行训练,体力和耐力都达到了某种极限,对于他们来说与其为了更省力而放弃破坏力,还不如直接上厚背大砍刀。

    “哈,大爷教你们如何用刀!”樊稠一刀砍在对方的弯刀之上,相比于轻飘飘的弯刀,大砍刀可谓是势大力沉,直接连对方的弯刀一起砍在了对方的身子上。

    “砍他们的刀!”樊稠在发现这一事实之后,当即大笑着下令道,武器重一些也有重一些的好处。

    本来在战场上砍别人武器是一个困难的事情,但是架不住西凉铁骑本身的素质已经高到了某种程度,凭着经验在砍人的同时砍中对方的刀,虽说有难度,但又不是强令,顺手而为的情况下十刀下去也能命中个五六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