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追悔莫及

    因为有一个先来后到的原因,周瑜和孙策跑得早,在长江上遇到大小乔的时间也比较早,加之两人当时的身份也配得上周瑜,孙策,所以这次两人都是妻。

    “见过周夫人。”这个时候诸葛瑾也出现了。

    “诸葛先生,还是先和仲谋处理大事吧,我带着尚香先离开了。”小乔回礼之后,带着孙尚香离开,而孙尚香一脸怨念,但当着孙权的面拿走箱子之中的东西也不可能,只好跟着小乔离开。

    被诸葛瑾一打岔,孙权也忘了检查,便跟着诸葛瑾一起封箱,然后将礼单盖上自己的私印交给诸葛瑾。

    孙尚香跟着小乔,一开始还有些不甘心,总想跑过去将箱子打开,将玉玺拿出来弄碎掉,但是小乔看得严实,孙尚香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最后只能这样了。

    等到孙权发现玉玺不见了,要杀看守府库的仆役的时候,已经过了数天。

    仆役们尽皆表示他们只能在门外,不能进入府库,所以并不知道其他,气的孙权当场就将那一波仆役逐出了家门。

    之后孙权也还算是有些脑子,知道府库能进去的只有寥寥数人,而最有可能的肯定是孙尚香。

    “尚香,你不是你拿走了玉玺,快给我还回来。”孙权愤怒的的杀到在院子里面玩的孙尚香面前。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孙尚香萌萌的大眼睛盯着孙权,完全不明白自己的二哥又怎么了。

    “快还给我!”孙权愤怒的说道,“你知不知道玉玺非常重要,这个东西代表着我们孙家天命所归!”

    实际上孙权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玉玺被激活的时候,所有人都跪下来了,他孙权却没有跪,更是得到了玉玺的承认,摸到了玉玺,岂不证明他孙权命中注定是天子吗?

    “什么啊,二哥,你说什么?”孙尚香抱着一个绣球有些害怕的看着孙权,紫髯碧眼的孙权,这个时候看起来无比的狰狞。

    “府库里面的东西除了你能偷拿,还有谁会偷拿。”孙权大怒道,“快点还我,都警告过你了,不要乱拿府库里面的东西,你居然还敢偷拿,而且这次居然敢偷拿玉玺!”

    “哇~”被孙权的愤怒吓了一跳的孙尚香直接哭了,丢掉绣球一边哭一边跑,“大哥,二哥凶我,快来救我。”

    孙权本身就因为丢了玉玺极其烦躁,被孙尚香这么一搞,心中更是烦闷,前冲一步,一把拉住孙尚香,“将玉玺还我!”

    “我没拿玉玺啊。”孙尚香大哭,“大兄,大兄快来救我。”

    “仲谋,尚香又做错了什么吗?”就在这个时候在院中闲逛的孙老夫人刚好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头说道。

    当初孙策在家的时候,对孙尚香过于宠爱,让孙老夫人觉得迟早让孙尚香变得刁蛮任性,时不时还要教育一下孙策。

    而等孙策离开之后,二儿子掌家,开始约束小女儿,孙老夫人还觉得不错,不过后来孙老夫人就觉得这也太严了,家里五个儿子一个女儿,宠一宠没什么大不了的。

    孙尚香看到孙老夫人当即挣开孙权的手,然后扑到孙老夫人的怀里,不说话就是呜呜呜的哭。

    “见过母亲。”孙权非常恭敬地施礼道。

    “好了,乖,香儿不哭。”孙老夫人一边安抚孙尚香,一边笑着问道,“尚香又弄碎了什么吗?”

    “没有,我这次在院中玩,二兄就跑过来说我拿了府库的东西,可我没拿啊。”孙尚香不等孙权开口,流利的说道。

    孙权看了看孙尚香,然后将整件事完整的叙述了一遍,玉玺丢了确实是大事。

    “尚香,玉玺在你这里吗?”孙老夫人俯身问询道。

    “没有。”孙尚香到现在没明白玺是什么,至于几天前那次要弄碎的玩意,也没在她手上,所以孙尚香并没有乱说话。

    孙夫人一看孙尚香的表情就知道,这事跟孙尚香没什么关系,再说玉玺这东西,在孙夫人和孙策看来并不重要,这东西才是真正害了孙坚的性命。

    因而,孙夫人和孙策都是将之束之高阁,甚至当年孙策还打算用玉玺借个三千兵马来玩玩。

    区区三千兵马啊,以现在孙策的实力,算个鬼,就算上面有国运加持,就孙策这种人也不信这玩意。

    “仲谋,尚香没拿这东西。”孙老夫人起身对着孙权说道。

    孙权面色难看,但孙尚香要是拿了,家里人问的话,碎了就是碎了,丢湖里面了就是丢湖里面了,不会说是没拿,更何况还是孙老夫人亲自去问,更不可能是假的。

    更何况在孙权看来,孙尚香压根都不知道玉玺是什么玩意,毕竟他们家除了他喜欢摸摸玉玺,其他人对于这玩意都是敬而远之。

    孙尚香要是拿了,估计也就是和对待其他东西一样,不可能认为这东西有什么特殊性,而特意说谎。

    “母亲,是我急躁了,我这便去其他地方寻找。”孙权强忍着心中的烦躁,恭敬地对着孙老夫人说道。

    “好吧,你去找吧。”孙老夫人挥了挥手,示意孙权去寻找吧。

    孙权离开之后,孙老夫人带着自己的小女儿玩,闲聊之间孙尚香才知道玉玺就是她想弄碎,但是没办法弄碎,最后丢到箱子里面的那个东西。

    【哼,臭二哥,我才不告诉你那东西已经被弄走了。】孙尚香知道此事之后,完全没想过告诉孙权,谁让孙权惹她不高兴了。

    孙权像是发狂一样整顿孙家,最后确定这东西恐怕是被收到送往长安的宝箱之中,当即孙权带着二十仆役朝着长安狂奔而去。

    不过可惜的是,孙权毕竟不是孙策,骑马水平太差,而南方人要骑马,就跟北方人驾船一样,需要训练训练,孙权这种以前没练过几次的家伙,一路狂奔,最后还是没有赶上。

    毕竟孙权发现玉玺丢失的时候,玉玺已经被运走了六天,宝箱先走水路,之后又是官道,孙策要的又是加急,跑得特别快。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