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告一段落

    倘若是正常历史的五十年平淡岁月,关西世家可能还会因为对于袁术屠刀的恐惧,从而记得杨家的好,但五十年后,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被袁术清理了蛀虫,没了垂暮之气的世家,怕是已经列国封侯了。

    到时候杨家拿什么来统治那诸如皇甫,万家,张家,桓家,赵家等注定迈出国门的一流世家,靠脸,扯淡呢那是!

    杨家若是能在短时间起来,那其他家族还会继续遵从,但是到那个时候,没有了封国的杨家,到底要怎么起来。

    那个时候就算是国内的三公九卿,真能比这群操控着国家的人更有优势?开什么玩笑,有一个属于自己家族的国家,那就意味着,只要我将这个国家经营好了,我在外面输多少次,迟早都能赢回来。

    世家的争斗不是看谁赢得次数多,只看谁笑到了最后。

    如果只有中原一个大一统国家,像杨骏杨济这种能权倾天下的垃圾称一句对于世家有用的人才并不为过,而换成了之后的那种局面,杨骏杨济这种乱跳的,只能给家族招灾。

    五十年后没有封国的杨家,根本不可能争的过其他世家,话说不应该说是争,应该说是,其他世家输得起,杨家输不起。

    在这样的情况下,杨家如何能面对当年那些小弟?想想当年英国和美国,这还仅仅是一个美国,如果是十几个美国,英国该如何自处,或者该问一句,英国还能混吗?

    陈曦很少表现出自己对于世家的好恶,倒不是喜怒不形于色这种事情,而是陈曦带世家就像是带着幼儿园的小破孩过马路一样,有什么好愤怒的。

    但不管如何,都必须承认一点,陈曦要处理世家的话,其实很简单就能将世家坑死,因为陈曦前行的方向对于世家来说一个浪花可能就足够将之打翻在地,同样一块金鳞就足够他们数代无忧。

    这种情况下,越往后,世家就越发的会紧随陈曦的脚步,因为不需要陈曦自己出手,世家之间相互的比较,就足够让掉队的那些追悔莫及,而奋力赶上。

    威望这种东西,靠杀也确实能杀出来,但靠着正确的前进方向也能领导出来,而且后一种方式更容易形成滔滔大势,最后再难被人推翻。

    “准确的情况,我不能告诉你,只能说,你如果真的恶了陈曦,那恐怕杨家五百年间都难追上我们了,所以我不介意做刀,既能完成我的意志,又能壮大袁家,别说是我死了,嘿,我兄,我父,我祖皆在这里,怕是也愿意为此死上一代人!”袁术越说越张狂。

    杨彪看着张狂的袁术,自知这时真话,像是突然失去了主心骨,又像是突然漏气了的气球,整个人像是老了二十岁,佝偻了很多。

    “祈求吧,如果你真的恶了他,恐怕杨家在之后的五百年都只能看着我们了。”袁术看着杨彪略带无奈的说道,“他的路和我们不同,不是我们弱,而是他太强了。”

    关着杨彪的监牢,已经彻底无声了,袁术看着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丈人长叹了一口气,一个一生为了自己家族奋斗的老人,在得知自己的一个决策,致使家族可能五百年都不能翻身,没死已是大幸!

    【唉,我也不蠢啊,孙伯符也不蠢啊,我们都是在用自己最擅长的东西为了后人在奋斗。】袁术看着对面的杨彪默默地想到。

    他们这些人确实是智商不高,也确实不精通政斗,袁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知道像他这种人混入官场去玩政斗,恐怕连骨头渣都被人拿来熬油了,所以袁术宁可不动自己的脑子。

    脑子我不要了,我来贯彻我的意志,身体力行,用自己的一切来践行自己的意志,死不回头,脑子这种东西交给别人来做得了,这样反倒还能好好的活着,为自家的家族争取到一切应得的利益。

    陈曦并不知道诏狱之中发生了什么,准确的说,他在晚上还打算带点吃的去看看袁术过的如何,虽说贾诩很清楚的告诉了陈曦,袁术在诏狱之中也就是躺在那里,不会受辱,不过陈曦还是打算看看,毕竟袁公路也是自己人啊。

    下午虽说是用传音讲,但还是讲的陈曦晕晕乎乎的,不过比早上好的一点在于,所有有几案的重臣,几案上都摆了茶水。

    “就到这里吧,明天再讲下一部分。”陈曦略带困倦的对着众人说道,之后长公主才宣布今日告一段落,晚上赐宴。

    陈曦出了殿门,吹了一会儿风之后,好了很多,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有些颤颤巍巍的老头走了过来。

    陈曦眼见对方朝着自己走过来,赶紧伸手扶一把,虽说他挺怕这群老头的,但是对方冲着自己来,跑了也确实是丢人。

    “陈侯,不介意岐打扰几句吧。”老头笑呵呵的说道。

    “不介意,只要您今天别磕了碰了就是。”陈曦笑了笑说道。

    “为杨家而来。”赵岐直奔主题,也知道和陈曦这种人打官腔,绕圈子完全是浪费生命,搞不好对方听不懂。

    “果然,京兆司隶某种程度上就是杨家的老家,老丈怕是九十出头了吧。”陈曦面色一整平和的询问道。

    “九十有二,然则也来看看这汉室新气象。”赵岐笑着说道,“想来还能再看个十年八年。”

    “既然如此,何必插手,杨家与老丈有何关系。”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岂不知,越是纠缠,越是麻烦吗?”

    “岂能不知,只是提此事,将此物交于陈侯,等陈侯前往诏狱一问便知。”赵岐笑了笑,勉强直了直腰背笑着说道。

    话说间赵岐就将一摞东西给了陈曦,然后拱手一礼,撑着拐杖就离开了。

    陈曦不解的看着赵岐的背影,翻了翻赵岐给的东西,然后越看越怒,“杨家,找死!”

    “赵叔父如此欺我陈家小辈,可是觉得我陈家无人了。”陈纪趴在雕栏上看着一旁回来的赵岐挑眉询问道。

    “我可没有欺,你家小孩想处理杨家,又不愿意出手,我给他递把刀,难道不是帮忙?”赵岐对于陈纪的问询毫无畏惧。

    “有你这么递刀的,你递刀不会递给袁公路?”陈纪扭头瞟了眼已经跑路的程昱,“当年就知道这家伙一肚子坏水,这么多年都没改过,这么玩,迟早坏了自己的名声。”

    “你觉得你家那位会怎么处理杨家?”赵岐也同样回望了一眼程昱,程昱找他帮忙,只要不是太难的他都会帮忙,与其说是程昱找他,还不如说这老头无聊。

    “管都不会管,东西撇给袁公路就是了。”陈纪冷冷的说道,不过随后有些不解的看着旁边这群人询问道,“赵温这家伙是想干什么?是我们谁弄过去的吗?”

    老头们对视一眼,瞬间反应过来,“哈哈哈,陈元方,你小子让杨家给阴了,杨家这次估计是来消除恶感来的,看吧,看吧,我就说杨彪那小子没这么傻。”

    实际上赵温见到陈曦之后并没有多话,就是将一沓东西交给了陈曦,陈曦原本还以为是和赵岐一样杨家黑材料,结果发现居然是杨彪和袁术在诏狱之中的对话。

    看完之后陈曦长叹了口气,没什么好说的,每家每户都不容易,同样杨家的直接承诺就在其中,而且可以说陈曦都想不到杨家能做到这种程度。

    “五世三公吗,就这样吧。”陈曦让人将自己看完的材料送到贾诩那里,然后驾车前往了诏狱。

    老实说诏狱这地方是不让人进出的,但是陈曦一方面是尚书仆射,一方面又有长公主的手书,所以也没人阻拦,很简单的就见到了杨彪和袁术。

    “袁公路,呆在这里有什么想法?”陈曦看了一眼一旁已经失魂落魄的杨彪,又看了看坐在那里的袁术询问道。

    “赶紧把我弄出去啊,这破地方,找个吃的都没得吃。”袁术颇为烦躁的说道,“之前还有人聊天,现在,你看对面那情况还能聊天吗?”

    “唉,他已经将你们聊天的内容让人记录下来,送到了我的手上,我也看了,杨家你打算怎么处理。”陈曦看着袁术说道。

    “将我们这一脉处死吧。”杨彪替袁术回答道。

    “将这一脉处死吧,之前他说的话也都做废掉,杨家还是杨家,也算是给你一个交代。”袁术长叹了一口气,原本没必要做到这个程度的,但是杨彪不敢赌了。

    “那就这样吧,我不插手了。”陈曦不再说什么,“以后就靠你了,至于会发生什么,你放心,你肯定能活到那一天的。”

    说完之后,陈曦起身朝着外面迈步走去,杨彪的眼中并没有什么对于死亡的畏惧,想来对于这种人来说能以死亡保住整个家族的传承,死亡并没有什么值得畏惧的。

    “好好享受这段时间吧,和杨家其他人好好谈谈吧。”陈曦走到拐弯的地方缓缓地开口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