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五世三公老杨家

    “不是,不是,是这样的,你们那里不是产镜子吗?有这么大的吗?”孙策双臂展开比划了两下,差不多比一人还高,“给我来个三面。”

    “你是智障吗?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本身制作出来多数都有颜色,无色的才能做镜子,而那么大的,这么多年我都没见过有那么大片的玻璃。”陈曦看着孙策的比划嘲讽道。

    两米多大,亏你孙伯符能想出来,就现在这个技术,一米大的都生产不出来。

    现在生产出来的最大的那个也就是一米多,前几年最大也才是汉三尺左右,也就是后世的六十里面大小,现在还在蔡琰的那里放着,至于更大的,抱歉,生产不出来。

    “那,这么大的呢?”孙策八成是被人嘲讽智商嘲讽的有了自觉,被陈曦喷了一句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只是展开的双臂放小了一些比划道。

    “也没有,这么大的是极限了,而且也不知道一年能不能造出来三面。”陈曦比划了一个五尺多一些,将近一米二的,“你要是要一面的话,还行,要三面,真的不能保证。”

    “哈,那就先来一面吧。”孙策只是想捞袁术,而作为一个长的特别英俊的家伙,自然知道女的喜欢什么,因而打算从陈曦这边买一面,然后送给长公主。

    不过既然要送给长公主,那么给自己的妻室也来一面,回头想想要不也给周瑜一面,让周瑜去讨好自己家的妻室。

    “哦,对不住,刚刚被人订走了,你要的话,再等三个月。”陈曦打了个哈哈说道,他会说是他准备拿去上贡给刘桐,然后用来捞袁术吗?

    “你是不是想打架!”孙策当即不爽了。

    “你以为这东西好做?”陈曦对着孙策不爽的说道,“要是好做,这么多年岂能就生产了不到五面?”

    “这倒也是。”孙策挠了挠头,“算了,那就订两面了,多钱。”

    “两面啊……”陈曦想了想,貌似要高价也行,不要钱也行,这玩意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几率而已,运气好了就能出,至于成本,这玩意成本很低,至于人力,那算成本?

    “呃,算了,不收你钱算了,就当送给你了。”陈曦想了想觉得还是给孙策得了,就冲这家伙今天早上的表现,嗯,不错。

    “这怎么好意思啊。”孙策闻言有些不好意思。

    “哦,那我还是收……”孙策这么一说,陈曦习惯性的开口,然而话音未落,孙策就飞走了,“那就说定了啊。”

    看着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孙策,陈曦无语的摇了摇头。

    “看来,不用你出手了,孙伯符那边也有人看出来了。”贾诩望着已经飞的没影的孙策,开口说道。

    “人还是需要捞的,孙伯符捞那是孙伯符的事情,我们捞是我们捞的事情,虽说结果一样,但是意义有差别。”陈曦笑了笑说道,“不说别的,两个都讲义气的家伙在一起,其实真的挺不错的。”

    相比于陈曦这边本身就和长公主有人情,而且长公主也知道事情的原因,甚至已经默认了此事,陈曦疏通关系所需要的奇珍异宝数量肯定远远少于孙策这边无脑疏通。

    另一边诏狱之中,杨彪和袁术被关在隔壁,中间用实心木柱阻隔,而且两人都被封了内气,现在基本是战五渣。

    至于杨修则是先行被送去治疗,等稳定了伤势才会关进诏狱,当然这从某种角度来说并不符合规定,但谁让廷尉是杨家的人呢。

    话说当时袁术被关入掖庭秘狱不过一个时辰,然后就人来提人,袁术还真是吓了一跳,不过居然是将自己转到了诏狱。

    说实话其他人要是进了诏狱恐怕都做好了随时死掉的准备,但是袁术从掖庭秘狱转到诏狱,瞬间就明白这件事有了转机,尤其是在诏狱之中看到了自己的老丈人,袁术瞬间就猜到怕是没事了。

    “嘿,杨太仆居然在这里见到您了,我还以为我要在九泉等几年才能见您呢。”袁术进了诏狱被关起来之后,整个人都欢乐了起来,看着隔壁的杨彪嘲讽道。

    “给我来壶茶。”杨彪懒得理袁术,其实在皇甫嵩说是诛杀三族的时候,杨彪就知道,今天这事坏了,八成不了了之。

    很快狱卒给杨彪送了一壶茶过来,杨彪对着袁术的方向默默地喝茶,瞬间袁术感觉到了双方待遇的不同。

    “不就是喝茶吗。”袁术坐在地上冷笑着说道。

    “只是告诉你,你在这里有生命危险。”杨彪喝完幽幽的说道。

    “我死了,你全家肯定完蛋。”袁术毫无畏惧的说道。

    “也是,没必要拼的两败俱伤。”杨彪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我很好奇,你们杨家想干什么?”袁术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其实你们可以用死间的。”

    “你觉得孙伯符是那种动脑子的人吗,一方面政治暗杀没什么意思,另一方面,你死于意外,孙伯符会将所有值得怀疑的人全部送下去陪你,而且那样杨家不占理。”杨彪很平静的说道。

    “嘿,这样倒是占理了,但到底恶了多少人?”袁术冷笑着对杨彪说道。

    “恶了多少人?嘿,其实只恶了一个人,那就是陈子川,而以陈子川的心性不会真的对杨家下手,最多由其他人代行,至于皇室,你觉得长公主聪慧吗?”杨彪平淡的看着袁术说道。

    袁术一愣,不解其意。

    “长公主怕也很不理解为什么她会登位吧,而我给了她一个试探自身重要性的机会,虽说很糟糕,但经历过长安之乱,董卓,李郭等等大事的那位,其实懂的很多,等她想通了,杨家今天做的事情也就是那样了。”杨彪徐徐的叙述道。

    “至于三位宗室,说实话,他们是在维护颜面,刘玄德暗地里保你,其他两位针对你,对我的恶感基本没有。”杨彪看着袁术平淡的解释道,“更何况,说穿了这件事,杨家和袁家谁对谁错,袁公路,你自己掂量掂量。”

    袁术低头默默地思考,发现貌似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我明白了,其实闹到现在这个程度,是因为我犯了众怒是吧。”袁术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是啊,你杀得太多了,虽说每个世家之中肯定都有认可你这种做法的,但是认同不代表不报复,毕竟谁都有个亲朋好友,你的做法太偏激了,而且就看今天这事情,你也明白了,很多事情仅仅一个对错是说不清的。”杨彪同样是颇为无奈的的说道。

    “你以袁家家主的身份来,我开门请你入内,请你登堂入室便已经是允了,但是你必须要给一个交代,而之后你的做法,哼哼!”杨彪盯着袁术冷笑着说道。

    “在你家杀人那次是我的错,但杨修如此辱我,我袁家颜面何在。”袁术平视着杨彪说道。

    “就是这个道理啊,那我杨家颜面何在,那被你诛灭族中蛀虫的家族颜面何在。”杨彪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愤怒。

    袁术哑口无言,杨彪则是看着袁术,“杨家顶着这个家声的时间太长了,长到根本不能让之坠落,就跟你以袁家家主的身份清理那些跟随在你身后世家的蛀虫,他们虽说不满,也只能沉默一样。”

    “杨家的身后也有那么多的家族,若是变成你袁家的一言堂,你会清理那些人吗?”杨彪平静的询问道。

    “会!”袁术铿锵有力的回答道。

    “那不就得了,我们这一系要是我们杨家来做这件事可能还有活路,要是你来做,人心散了不说,后果杨家承受不起,杨家能有现在声势,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有那些人的信任,而对应的我们也有庇护他们的责任。”杨彪冷冷的看着袁术。

    “你们杨家会砍了你们那一系的蛀虫吗?”袁术同样冷笑着反问道。

    “不会!”杨彪面无表情的说道,正常人干掉一两个罪大恶极的家伙,杀鸡儆猴约束一二才是常理,谁会跟袁术一样。

    “那不就得了。”袁术不屑的说道。

    “我杨家得了那些人的信任,就必须要给那些人回报,而当你第一次来我杨家的时候,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杨家阻止不了你,那么只能让关西世家知道我杨家尽力了,你以后随便杀吧。”杨彪平静的看着袁术说道。

    袁术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杨家这次会闹到这么大,争权夺利都是幌子,真正的原因在于这里。

    其实杨彪在袁术开始迁世家的时候就很犹豫了,因为这件事不可能阻止,但如果袁家一家独大,那以袁术的做法肯定要斩掉那些蛀虫树立起新规则。

    这么一来杨家不帮自己一系的人,恐怕几百年都起不来了,要是帮了自己这一系的人,那个时候就等于直接和陈曦对上了,直接怼陈曦啊,到现在为止,中原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但是想想恐怕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既然如此,杨彪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我同意你们袁家的决定,但是你们袁家绝对不能乱搞我们这一系的世家,或者我将我这一系人一起弄过来,我们好好和你谈一谈,先谈出一个结果。

    这才是杨彪请袁术进入家门,但是却要让袁术又出门的原因,因为杨家如果不想几百年缓不过来的话,只能选择深入和袁术,和自己一系所有人将蛀虫这一问题谈清楚。

    因为杨家自己非常清楚,他们杨家绝对不可能从袁术手上抢来袁术当前坐的那个位置。

    只是之后崩了,杨彪也算是醒悟了,就袁术现在这个情况,明显是要用屠刀先行树立起规则,那么怎么谈都没意义,搞不好好会将杨家搭进去。

    也正是基于此才有了后面那一幕,不这么干,杨家恐怕会因为无法兑现自己一系对于自己的信任,然后被闹得众叛亲离,家门恐怕都要散了。

    这么干了,撑死死掉杨彪这一脉,杨家竭尽全力依旧不能阻挡,那关西世家不管以后遭遇到袁术怎样的待遇,那都不是杨家没庇护,而是杨家拼死抵抗,但不幸战死了。

    甚至更会因为袁术的行为,让这些世家对于杨家当年殿前喋血的反扑印象深刻。

    等五十年后,袁术树立好了规则,关西世家也已经改造成功,杨家出来说不定还能得到关西世家的迎接,直接接盘子。

    这才是所有局势被硬生生推到这一步的重要原因,到了现在杨家根本没有选择了,要么失去关西世家的信任,失去生存的土壤,以后靠着生死操控在别人手中。

    要么就如之前做的那样,就算会被陈曦所恶,也至少由一线生机,而且家族的一切依旧自己掌控。

    “看起来袁公路你是明白了。”杨彪端着茶杯平静的说道,“老杨家没有选择,我干这件事已经做好了我杨彪这一脉全灭的准备了,而现在看起来运气不差。”

    “我杨家宁可拼一把,也不会将命交由别人来下棋,就算这样会失去很多,但杨家会有自由,而命运还由我们杨家掌控,杨家迟早出现横绝一世,镇压一个时代的人物!”杨彪带着某种睥睨天下的傲然说道。

    “那你没想过如果今天没兜住这件事,我死了呢?以伯符的义气,若是我死了,你们杨家怕是难活,更何况,就算是我没死,就凭你这个解释不怕孙伯符的报复?”袁术嘴动了动没出声,隔了好一会儿询问道。

    “你若死了,孙伯符会报复,但是孙伯符绝对不可能灭掉杨家所有人,最多灭掉我这一脉以及相邻的两脉,杨家也不算亏,至于你活着,袁公路,你会让孙伯符出手解决这件事?”杨彪无比平静的说道。

    袁术沉默了一瞬,默默地点头,“我袁家的事情岂会交给别人来解决,自是我袁家自己解决。”

    “所以,也就是输我们一脉而已。”杨彪平淡的说道,“你杀吧,将各家的蛀虫都杀掉,重新树立起规则也好。”

    “那是自然,我肯定能杀出清平治世!”袁术傲然的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