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说到没声

    “不过看着架势,袁家那小子恐怕一点事都没有。”陈纪默默地说道。

    “两家今天对上的一脉全灭了,都和我们没关系。”荀爽无所谓的说道,管好自己家就是了。

    “至于之后的廷尉处置,判不下去的居多,如果在掖庭秘狱还能直接处死,现在要走流程,走不下去,不了了之的可能性很大,不过怕是少不了……”赵岐突然传音过来有些忧郁的说道。

    “卖官鬻爵的翻版而已,给钱保释,一家掏三亿钱,长公主绝对松手。”皇甫嵩瞟了一眼刘桐,给一群人传音道。

    “要不要我将这个消息卖给孙伯符,想来还能换上不少钱,人老了,俸禄也少了,生活也变得艰难了。”司马儁打着哈欠给孙伯符传音道。

    “你谁啊。”孙策之前被皇甫嵩的提议吓了一个半死,不过在经过周瑜的解释之后,现在挺感激皇甫嵩,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传音给他。

    “呵,我让皇甫义真帮你解决这件事的,如何,接下来我教你如何将袁公路捞出来。”司马儁笑呵呵的传音给孙策。

    “多谢,多谢,到底怎么捞出来。”孙策这时已经看到了司马儁,这老头八十多岁,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好人,而对方能说是自己让皇甫嵩帮忙的,这种时候肯定不会骗人。

    “很简单,其实今天这件事实际一点就是伤了长公主的颜面,你看看殿下一个女子有什么缺的,赶紧送,虽说有刘姓皇室支撑,但是长公主物资肯定短缺。”司马儁越说孙策眼睛越亮。

    “花钱买平安这种事情你总会吧,而且长公主比先帝理智的太多,相比于空一点的面子,她更实际一些,因为她经历过洛阳之乱,董卓乱政,李郭乱政,她更明白自己的力量来自于什么。”司马儁淡笑着讲解道,讲到连孙策都能听懂的程度。

    “所以,对于她,你足够恭敬,并且奉上足够多的宝物,她就会手松一下。”司马儁笑呵呵的告知于孙伯符。

    “多谢老丈啊,不知老丈姓甚名啥,回头我必然登门拜谢。”孙策当即兴冲冲的感谢道。

    “不必客气,我乃河东司马家司马儁,将军若有机会照顾一下我河东司马家就好了。”司马儁非常直接的说道,和孙策这种人玩弯弯绕绕没什么意义,直接点就是了。

    “哦哦哦,就是那个脑袋和身子不合拍,导致忧郁,最后成为忧郁青年的那位的家族?”孙策还没反应过来河东司马家是什么鬼,他就想起了诸葛亮所说的司马懿。

    “……”司马儁面无表情,扭头看一下躲在后面的司马懿,还真觉得孙策的话说的有些道理。

    “元异,差不多就行了,孙伯符为人讲义气,就你这一番话,他肯定长久记住。”荀爽打了一个哈哈说道,之前没截胡的原因就是老家伙们都知道司马儁是想和孙家搭上。

    “其实我也知道打不起来,只是看这情况,孙伯符不会倒,帮扶一下有个人情在,说不定以后还能乘孙家的大船呢。”司马儁笑着给荀爽等人传音道。

    “就你还乘船,你上去了就得趴在船面上不敢动。”荀爽大笑着说道,司马儁上不了船,除了晕,还吐。

    “说的好像你能上船一样。”司马儁笑骂着传音给荀爽说道,他们这些北方的世家,多半都上不了船。

    实际上司马儁不知道,他今日一言,他日当真是一语成谶,司马家后辈,还真有乘着孙伯符的大船扬帆出海的。

    “公瑾,公瑾,你说这件事能不能成,刚刚那个叫做司马儁的老头给我说的。”孙策兴冲冲的将之前的事情通知给周瑜说道。

    “恐怕还真是能成,只是这般需要的奇珍异宝不在少数。”周瑜默默地点头说道。

    “哈,奇珍异宝而已,没了以后还会得到,袁公要是没了,以后就只能上香了。”孙策浑然不在乎的说道,“我看看运上一船的金银珠宝过来如何,现在到长安的道路是通达的,官道马车的话,也就是十几天的事情。”

    “那就看你吧,不要一次性送太多。”周瑜对着孙策传音道,这件事交给孙策也好,省的孙策这段时间给他添乱。

    “放心,放心,不就是送东西,这个我会。”孙策浑然不在乎的说道,当即就准备之后派个人千里加急,回去让家里人收拾奇珍异宝送到长安。

    而在被一群老家伙强行将袁家和杨家这件事揭过之后,大朝会也才算是真正的进入了主题。

    之后由长公主先行赐官赏爵,处罚了一些不合格的官员,然后将长安之乱彻底揭过,彻底清扫掉上一个年号的暮气之后,开始进入元凤年的新政时代。

    陈曦将自己等人整理的资料已经交给了长公主,新政虽说是他们来做,但是开口的必须是新皇,这就是所谓的面子。

    不过陈曦的新政涉及的太多,就算刘桐确实聪慧,陈曦也尽可能的标注了其中的重点,这么长时间看了一遍真正吃透的东西不多,所以刘桐也仅仅是提纲挈领的说了一些东西之后,就就交由陈曦看是讲解那些细致的部分。

    毕竟现在这群人之中能详细的将每一部分讲解到的,恐怕也就是陈曦了,其他人都更多的是偏重自己的分管的那一部分。

    一如当初在北疆的时候,先讲框架,再讲细节,穿插之间虽说看似凌乱,但在场的人都能从中听出详细的脉络。

    而且不同于当时讲的时候,纯粹只考虑问题和解决,不管其中存在的破坏性,和对于利益阶层的伤害性,这一次陈曦讲的时候已经详细到方方面面了。

    毕竟这些东西是真正涉及到这些人的生活了,稍有差错,可能就会对于其他人造成损伤。

    好在陈曦也是准备充分,尽可能结合后世历朝历代发生这些事造成影响时的处理办法,也算是避免了在自己停留的提问时间被人问住。

    “你家这位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我一直认为文若足够横绝一世,以前见到你家这位的时候,对方并没有展现出像今天这样的锋芒,我还没觉得差距有多大。”荀爽咂舌不已道。

    “不知道,我要是知道,陈家每代出半个他,我陈家可以与世同在。”陈纪摇了摇头说道,“不过真的,远远超乎了我的预计,千年以来,但凡变革者,都难有好下场,因为任何的变革都会动别人的利益,所以免不了。”

    “是啊,而百姓的利益几乎没有什么,只有动那些权贵的,也就是我们的利益,而作为拥有这些利益,并且将这些利益转化成了权势和力量的我们,又是好动的吗?”司马儁长叹的一口气说道。

    “所以每一次改革,以我们的眼光来看,都是好的,对于整个国家都是有利的,但是为了国家让我们献出我们的生命,就算是老头子我也想再活一段时间。”司马儁带着嘲弄的笑意说道。

    “我们这些人能站在其他人之上,岂能看不出这里面的好处,也都知道国家强了,我们才会更强,但是要用我们的性命铺就国家变强的道路,可以,但不能让我们流血也流泪。”陈纪耻笑着说道。

    几个老头尽皆如此,世家到了必须要用人命填出来一条路的时候,不会有太多的犹豫了,但是用命填出来一条路,但是却不让他们的人先走,还要将剩下的人填下去,这绝对不可以。

    要知道这些还是那些开明派的想法,若是保守者的话,恐怕根本不会允许改革,而所有失败的改革本质上都是没有用真实的利益压住改革激化的那些矛盾。

    “慢慢听吧,听这个比之前那场猴戏有意思,看着情况说不定明天还要来继续听。”任安这时也连上了这群老家伙的传音网络,略带困倦的说道,这家伙现在也七十多岁了,精力不行了。

    “怕是要听好几天了,这内容不少,不过是实在的内容。”张俭笑着说道,这次来见到了不少老友,有些家伙都二十多年没见了。

    “怎么突然不说了。”一边听一边记的赵岐突然发现陈曦不说了,看看天色,感觉应该还有不少的时间,不由得皱眉询问道。

    “咳咳咳,长公主,给在下来一杯水。”陈曦这次真说的是口干舌燥了,话都快说不出来了,以前说的时候时不时喝点水什么,这次可没有这个待遇,朝会哪里会有水给你喝。

    而且以前的朝会也基本不会出现一个人一直说,其他人除了在陈曦留有的提问时间里询问一下,然后陈曦快速给出答复,其他时候完全认认真真的听,就算是天子也不会发言如此长的时间。

    更何况人家天子是有水喝的,今天算是将陈曦坑死了。

    “你说什么?”刘桐一脸古怪的看着陈曦,这不是她故意的,是陈曦动嘴了,但是没声。

    “咳咳咳。”陈曦掩着嘴咳嗽了一阵之后,然后才有了点声音,“说的没声了,长公主来杯茶。”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