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还是太年轻

    “喂喂,你家那位看起来对这一套不是很敏感啊。”荀爽偷笑着给陈纪传音道。

    “没到四十岁的,没经历过的,对于这一套都不敏感。”陈纪打着哈欠说道,“冒着一路舟车劳顿死掉的危险跑过来看了一场没啥意思的苦肉计,还没袁家当年演的好。”

    “当年袁家那是苦肉计?”荀爽哂笑道,死了袁隗一脉啊,不过如果仔细深想也知道这确实是苦肉计。

    “你还能再活十几年,我估计就剩几年了,还被你们两个弄来参加这种朝会。”司马儁同样犯困,不过对于杨家今天玩的这一套根本不感冒,“玩什么苦肉计,死间呢,偌大一个杨家不会连死间都没有吧,上死间啊,当场死人,直接铁案。”

    “你都八十多了,还在乎多这几年,少这几年了,来看看中原新情况,看看下一辈的朝气,结果跑来又看到杨彪在耍猴戏。”荀爽毫不客气的说道。

    “行了,行了,最多一刻钟,这破事就能翻过,还没有当年党锢一下台,下几百名,牵连数十万看着吓人,杨彪这些年很明显没和人斗,胆魄,肚量都不行了。”赵岐不屑的说道。

    就跟陈纪所说的一样,这群老家伙冒着舟车劳顿死在半路上的危险跑过来其实为的是看陈曦新政搞什么,他们该顺着这个大势怎么混,结果来了之后看了一场猴戏。

    对于生命都快要倒计时的老家伙来说,这种猴戏人生已经经历了太多次,司马儁算上长公主刘桐这一朝,已经历经七朝了,能看的猴戏都看了太多遍。

    这种东西一开始看还觉得寒毛倒竖,后来再看就觉得热血上涌,到现在感觉就是在耍猴,非常无聊。

    眼看周遭的年轻人各个神情激愤,要保的,要杀的,要搞这个,要搞那个,司马儁只想说,今天这个猴戏演的不耐看啊,连个人都没死。

    想当初司马儁年轻的时候,梁冀趁乱弄冲帝上位,冲帝死了,弄质帝上位,然后毒杀质帝,拥立桓帝,后来桓帝诛杀梁冀,灵帝诛杀乱党那期间简直人头滚滚,突然发现自己身经百战了。

    因而一看老家伙们都觉得这场猴戏在浪费生命,司马儁果断让皇甫嵩帮个忙,而皇甫嵩本身也看的没啥意思了。

    对这些人来说这戏还不如前几年长安发生的那些套路,摆明了杀也行,不杀也行,君前失仪,那处置就是了,一群人唧唧歪歪的,汉律对于这些事情有规定好吧,来来来,我放个大陪你们玩玩。

    当即皇甫嵩起身就将这件事说穿,杨修是君前失仪,处死就是了,袁术是君前喋血,诛三族就是了,如此简单的事情还有什么说的,闹了这么长时间,你们是年轻,命不重要啊。

    陈曦没多想,直接跟上,其他人眼见陈曦跟上也都想跟上,结果贾诩当即上前,“臣认为此事涉及汉室重臣,应押送至诏狱,随后由廷尉处理此事。”

    陈曦一脸不解的看着贾诩,怎么突然贾诩跳出来,很少见贾诩赤膊上阵啊,今天这是吃错药了吗?

    “赶紧退回去,这群老家伙,看不下去了,觉得现在这件事太没意思了,故意这么说的,这件事绝对要被押后,你还记得汉室的法律是怎么形成的吗?”贾诩赶紧传音给陈曦说道。

    “制定的啊。”陈曦虽说不懂,但贾诩说的话他还是信得,当即退回自己的位置上。

    然后这个时候贾诩才再次传音过来,“确实是制定的,但是有先例的情况下,会遵循之前的处理方式,也就是所谓的遵循古法。”

    “哦,这个我知道。”陈曦传音给贾诩说道。

    “要是今天真的通过了诛杀三族,那么现在所有人脑袋上都会挂一个诛杀三族的屠刀,因为现在这件事就会成为先例,而且因为是大朝会,所有人都认同,那么以后只能依照这条处理方式,你觉得谁会脑子有病在自己脑袋上挂个随时会掉下来诛杀三族的屠刀。”贾诩快速的传音道。

    贾诩跳出来之后,一边给陈曦传音,一边给其他人传音,很快朝会上所有人都知道了诛杀三族这个绝对不能判下去。

    当场一群人就开始呈请,要求按照流程审核,甚至被压入掖庭秘狱的袁术现在都要求转到廷尉的诏狱之中,反正宁可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也绝对不能就这么草草处置了,搞不好以后就会坑了自己。

    这一刻简直是群情激奋,一个个慷慨激昂,表示要维护国家的律法,必须要走流程,反正绝对不能诛杀三族,这要是诛杀三族,他们以后都不敢来参加朝议了。

    刘备,刘璋,刘虞等人现在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就群情激奋了,不过现在所有官员意思都一样,这件事就好处理了,之前一直不能处理的原因不就是因为一群人在博弈吗。

    “去除杨修和杨彪印绶,押送到廷尉诏狱,将袁术也送往廷尉诏狱。”既然所有人都觉得应该押后按照律法规定处理,不能草草处理,那么刘桐也不会驳了众人的面子。

    不过从长公主下令的话音之中,也是能听出来一些好恶的,很明显对于杨家在这个场合报复很不爽,当然对于袁术也没什么好感,只是相较于杨家能略微好一点点。

    “看吧,这不就搞定了吗,之前一群人在哪里闹闹闹,明明几句话就能搞定的事情,早按照规定办,还能少浪费一个时辰的生命。”司马儁打着哈欠说道。

    “应该就是今天吧,你家那位,是今天宣布之后几年的相关计划,我们冒死跑来就是为了听这个,结果大早上浪费生命,不过还好没浪费太多时间,等你家那位讲完,我们就不来了。”荀爽给陈纪传音的同时,给一群老家伙也交代道。

    “嗯,我也是这个想法,结果一来就看了一场很一般的猴戏,还不如我在我家院子里搭戏台子看。”朱儁颇是无奈的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