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上一辈来围观了……

    “杨德祖那傻子怎么没把你弄死?”陈曦气的啊,已经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嘿,就杨德祖那家伙还想搞我,我上去就是一剑,然后连砍几下,最后一剑插在他的胸口,将他踹倒。”袁术一脸得意的说道。

    “得。”陈曦感觉自己就快要气炸了,不过眼见袁术的神色觉得还是别生气了,再生气也没什么意义了。

    “不过也不对啊,那家伙怎么说都具有精神天赋,死前肯定能拉你下水,该不会没死吧。”陈曦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说道,这要是死了那仇就大了,将人家一个前途无量的家主弄死了。

    “那个,陈侯。”一旁一直跟着袁术的卢毓弱弱的开口说道。

    “怎么了子家?”陈曦扭头看向卢毓询问道。

    “杨德祖确实释放了精神量,但是我就在身旁啊……”卢毓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也是卢毓最近一直跟着袁术,没回来汇报的重要原因,杨修拼死反击,被卢毓给挡住了,然后杨修躺。

    陈曦脸颊抽搐了两下,然后扭头看向袁术,“公路,看来确实是你干掉了杨德祖,你有什么想法?”

    “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弄死了,还要有什么想法?”袁术翻了翻白眼,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嗯,说的有道理,”陈曦深沉的点了点头,“我来派人盯着杨家,看看杨家有没有什么不轨举动。”

    “放心,放心,我岳丈那个人我很了解的,杨德祖人都死了,那他就算想要搞我也要看看场合,哪个世家没死过个把家主,个把天才,可是死了就是死了,岳丈肯定没胆怼我,活着讲利益,没路可走才讲荣耀。”袁术摆了摆手说道,杨家根本没胆量怼他好吧。

    准确的说不仅仅杨家没胆量怼他,天下世家没有一家愿意怼这种脑袋上看不到脑子,只能看到脑洞的家伙。

    “我只是奇怪为什么杨家没发丧,不过杨德祖挂了连发丧的资格都没有,想想当时他跳的那么欢实,我只想笑。”袁术说着说着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得,看起来你能兜住这件事,那就这样吧,由你全权负责得了。”陈曦已经淡定了下来,人死不能复生,更何况死的又是一个不太熟的杨修,随他去吧。

    至于没了杨家,调解团该怎么运作,那就是袁术的事情了,反正袁术能将上一个事情搞到这种程度,那么这一个事情想来也能弄得不错,哈,随袁术折腾去吧。

    将袁术打发走,陈曦就开始处理关于大朝会各方面的问题,至于皇帝换成了摄政长公主,其中礼仪方面要有什么变化,那就不是陈曦要管的事情,妥妥是太常啊,宗正的事情了。

    不过其他方面的礼节就不说了,在谈及重开大朝会的时候,陈曦第一个提议先将周礼里面给皇帝送礼的那条扯淡礼仪废除了,简直是智障条目。

    诸侯执圭朝天子,天子执玉以冒之,列侯执璧,皇子执玉帛,这些基本上还算科学,但是后面的九卿弄只羔羊,大夫弄只大雁,陪侍的臣子弄只野鸡。

    有没有想过这么干了之后,大朝会的地方会很尴尬啊,而且羔羊和大雁这些玩意还是活的,要是手一滑跑了,得,官位就没了。

    好吧,官位没了都是小事,真要计较的话,那就是君前失仪,搞不好全家就要被流放。

    所以陈曦第一个建议就是将这条废止了,太常当时还和陈曦撕了一番,说这是古礼,不容乱来,陈曦果断撕古文,你丫古礼,我来上禹皇,“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你看人家村长都能用玉帛作为礼物,我们越混越回去了。

    好,你说这样容易造成官员剥削百姓是吧,那这样得了,各地官员上土特产,反正野鸡也就这个价格,诸侯,列侯,全上玉帛,省的到时候乱糟糟的。

    陈曦一个列侯就包含了三公九卿,太常继续问,大夫怎么办,陈曦撇撇嘴,简单,自家织的布来一匹。

    太常还想说什么,陈曦直接堵了对方的话,“要是有人做官做到两千石连自家多织一匹布都会给自家造成问题,那不是作秀,就是脑子有问题,尽早辞退掉。”

    总之就这样,再还有不允许带武器这个,基本算是废除掉了,因为内气离体级别的武将都会带武器,这群家伙基本上武器不离身,再说没有云气压制,内气离体带不带武器没什么差别。

    因而和太常商议之后,所有登记的内气离体武者在大朝会的时候是可以带武器的,没登记的话,那就不能带武器进去。

    至于长公主刘桐的护卫也已经出现了,是一个女仙,估计也都知道真弄一个男性仙人的话,就算仙人不在乎性别,刘桐也会尴尬,所以也不知道左慈从哪里请来了一个女仙作为刘桐的护卫。

    元凤元年三月,在未央宫遗址上再次建立起来了未央宫,汉长安城再一次具有了标准的处理内政的皇宫,而陈曦等人也终于完成了所有的筹备事宜,自灵帝之后,一直没有正式召开的大朝会再一次拉开了帷幕。

    虽说陈曦已经和太常等人议定将朝会时间从平明改成辰时,并且将原本一整天的朝会,分割成了两段,避免像历史中那样对于正常人的承受力造成极大的挑战,但是到三更天的时候,未央宫外已经是人头攒动。

    除了三公九卿,其他六百石以上的官员近乎已经全部到位,自然的按照职务,府衙划分成了几条平平整整的队列,安安静静的站在那亮如白昼的火光之中等待着时辰。

    而长安城外,一架架装饰奢华的马车,在护卫仆役的拱卫下缓缓的沿着各条道路朝着长安城进发。

    这些车架之中端坐的尽皆是不在长安的高官,列侯,虽说于几日之前已经抵达了长安,但是于昨日已经再行出城,然后于今日此时再次乘车进城,完成仪式。

    如果陈曦这个时候看这些高官列侯的话,恐怕就会发觉,这些人多是那些在他面前唯唯诺诺世家代言人,这些人要么是世袭的列侯,要么是世袭的高官。

    可以说这一次几乎是自东汉初年以来,所有汉家列侯来的最全的一次,甚至连很多已经闭门不出的列侯也再一次出现。

    “突然发现这些家族底子都相当厚实啊,怪不得说世家手握了整个天下八成甚至更多的财富。”陈曦站在长安城墙上,原本他也应该在昨夜出城,然后在今早乘车入长安。

    “还有近百的列侯。”贾诩看着那一道道被火光照耀的明晃晃的道路,看着那一条条道路上奢华至极的马车。

    “是啊,居然还有这么多,我们这些新出炉占不了一半。”陈曦也是望着下方的缓缓入城的车架面色沉静,“算了,不计较这些了,他们出来不知道是想要看什么?”

    “放心,且不言他们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想法,就算有,他们也没有丝毫的办法,你想要说的,我都通知到了。”贾诩冷笑着看着下面那些缓缓入内的车架,现在局势已经稳如泰山了。

    “早知道好好操练一下士卒,给这群家伙在长安来一场阅兵式。”陈曦突然笑着说道,“走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居然看到了我们家上代的家主了。”

    “荀家的上代家主也来了。”贾诩平淡的扫了一下两架缓缓入内的车架,陈家的上代家主陈纪是从大鸿胪的位置卸任的,荀家的上代家主是从司空的位置卸任的。

    再加上这两位本身的盛名,只要是朝会,这两个家伙都属于特进,也都是可来可不来的,而以前不是推脱自己有病,就是推脱别人有病,就没来过,现在这两个家伙居然一起来了。

    “完全不用担心。”陈曦撇了撇嘴,“我都将这两位差不多收买好了,又来了一个,我去,我都以为他过世了,怎么还活着。”

    “司马元异?”贾诩同样吃了一惊,这位是司马防的父亲,司马懿的祖父,到现在都有八十多岁了,居然从河内杀到了长安,也不怕半路死掉。

    “对于他来说活一日是一日,还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陈曦摇了摇头说道,随后看着下面皇甫嵩和朱儁的车架叹了口气说道,“都乡侯和钱塘侯也都来了,李郭之后这俩人就不见了,我就猜没死,果然,还活的挺不错的。”

    “尚且才六十岁,而且两人皆是战阵名将,一生未受过任何的大伤,并没有伤到气血,七八十岁很正常的。”贾诩非常随意的说道,皇甫嵩那可是真正的名将。

    陈曦点了点头,朱儁多凶陈曦不太确定,但是皇甫嵩的话,刚刚经历过汉匈之战历练的周瑜,估计现在也就是和对方一个级别,这家伙是真正的名将,两个家伙都是被李傕和郭汜给气死的。

    从某种情况情况说的话,李傕和郭汜也确实是人物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