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再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吧……

    当场袁术就用杨修的血扯衣服写了一份战书,直接丢到杨彪的脸上,“老子给你面子,让你去准备你家的私兵,接了这战书,今天杨家和袁家就见个生死!”

    杨彪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懵了,被袁术一张血书丢到脸上之后,当即大吼,传令仆奴拿下袁术,这么多年来没有见过在别人家这么嚣张的。

    “统统给我拿下,除了袁术,不论生死!”杨彪看着地上一摊血之中躺着的进气多出气少,胸口还扎了一柄剑的杨修直接疯狂的招唿自家的私兵。

    “统统干掉,连杨彪也给老子干掉!战书都接了,今天就将杨家从天下世家除名!纪灵上,统统杀掉!”袁术这个时候也在气头上,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被人喷的狗血淋头,更何况战书都撇过去了。

    纪灵算是袁术铁杆之中的铁杆,虽说他也知道今天这事真要将杨家杀光的话,那袁术估计也不好过,但既然袁术现在在气头上,先让袁术消了气再说。

    当即纪灵扑向那群冲过来的私兵那里,自从长安入住了大堆内气离体之后,长安的云气防护再也没有打开,纪灵那一身在袁术身旁绝对不次于内气离体的实力在这一刻发挥得淋漓尽致。

    狂暴的攻击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三百多袁家精锐私兵统统击杀,其中胳膊腿甚至飞入到了厅堂之中,院中侍女仆奴在看到这一幕尽皆亡魂大冒,四处逃散。

    很快杨家厅堂溅的到处都是血渍,三百多袁家私兵尽皆倒地之后,纪灵提着短枪,一身是血的走了进来,手上的短枪和铠甲随着纪灵迈步震动,不断的滴下血点。

    “幸不辱命。”纪灵对着袁术抱拳一礼说道。

    这个时候杨彪近乎站都站不稳,看着提枪入厅堂的纪灵脸色苍白,而袁术则是一脸冷笑的看着杨彪。

    “五世三公的杨家?”袁术一挑眉看向站在主厅那里摇摇欲倒的杨彪冷笑连连,“就这样?”

    袁术俯身踢了踢地上那摊血之中的杨修,“如何,杨德祖,爬起来继续骂啊,刚刚不是牙尖嘴利的吗?”

    “子家,将东西给我一份。”袁术伸手将插在杨修胸口的那柄剑拔出来,扭头对卢毓说道,这个时候已经惊呆了的卢毓在袁术一声询问下终于反应了过来,慌慌张张的掏出文书。

    袁术看了看文书,、将杨修的爪子按在血泊之中沾了沾,然后按在自己文书上。

    “好了,五世三公的杨家家主,杨太仆,现在您觉得您是迁家族还是不迁家族?”袁术浑然不介意自己身上溅的一身血,对于他来说溅一身血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正常了,当年杀荆襄豫扬世家的时候,同样是一身血。

    杨彪看着袁术,他第一次发现袁术是如此的陌生,不,应该说是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陌生,以前从来没有任何人敢在他们杨家如此,而袁术的行为却让他如此惊惧。

    “袁公路,你如此行径,不怕遗臭万年吗?”杨彪愤怒的说道,但是却不敢说出一个不迁。

    “在你说这话的时候,先忍住你那两条发抖的腿。”袁术淡定的说道,“顺带,要不是今天需要个杨家家主点头,现在老子提着你的人头去见关西世家。”袁术摆明了有一不做,二不休的打算。

    “你!”杨彪气的面色青白,最后愤怒的拂袖,“好,我迁!”

    “签吧。”袁术将文书递给杨彪,老丈人什么的,阻了自己的意志,袁术不介意一脚踢开。

    “我杨家何须如此,说的岂会不算?”杨彪愤怒的指着文书。

    “我觉得还是将你搞的跟杨德祖一样算了。”袁术踩了踩,发现杨修貌似已经没什么反应了,杨彪无比愤怒的看着这一幕,最终还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实不知刚刚杨修被袁术踩一脚的时候,直接绽放了精神量要拉袁术下水,要不是卢毓就在旁边,赶紧阻住,杨修本身又失血过多意识模煳,袁术现在就跟杨修躺一起了。

    “早干什么去了。”袁术耻笑着接过文书,将之收入怀中,扭身离开,“五世三公的老杨家,好大的旗号,嘿,祖上的遗泽还真以为能庇护你们家千秋万代?”

    袁术连着几个血脚印跨出杨家的大门,然后衣服都没换直接前往其他下过拜帖的司隶雍凉等地的世家那里赶去。

    拿着这个文书的袁术自然是无往不利,杨家都同意了,其他司隶雍凉的世家还有什么不同意的,难道真想让杨家,袁家,陈家,荀家逮住往死了整吗?大家都不蠢好吧。

    因而袁术两三天就搞定了这件事,至于杨家,对于发生在杨家的冲突只字未提,家中仆奴全部换了一遍,之前在杨家的仆奴全部调回了弘农,整个杨家除了紧锁家门,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这也是周瑜查不到的任何东西的重要原因,因为任谁都想不到袁术在长安城,在杨家的家里和杨家发生了那么大的冲突,而袁术又不是大嘴巴,也没有乱传这件事。

    话说回来袁术并不知道,自己这么做了之后,莫名的达成了袁家数代以来一直想要达成,但是却一直没有达成的成就,那就是在家室上彻底压过杨家。

    总之袁术靠着这种方式成功在朝会之前完成了世家迁移工作,而且也令各家签下了最晚的迁移时间,行动效率之高简直让人目瞪口呆,不由得对于袁家心生敬服。

    至于被袁术按在地上大力摩擦了一番的杨家,谁管啊,能将这件事包住,不为外人所知已经是杨家的本事了,若是还想要和袁家一争高下的话,那只能看下一辈了。

    “公路,你还真是厉害啊。”陈曦一脸敬服的看着袁术。

    虽说陈曦一早知道袁术肯定能将这件事搞定,但是能做到这种程度确实让陈曦佩服非常,而且袁术居然连各大世家最晚的迁移时间,以及各大世家所在州郡,中小世家大致迁移时间都给于了注明。

    “哼哼哼,那还用说,这种事情我们袁家一出手,就搞定了,完全不是问题。”袁术颇为得意的说道,周瑜默默地在一旁处理政务,完全不说话。

    “果然还是你家底子厚实啊。”陈曦摸着下巴赞赏道,反正袁术帮忙将活干完了,陈曦才不会吝惜几个高帽子,夸奖几句就能少干活这种事情,陈曦还是很乐意做的。

    “那是当然,不过主要是我的原因,哈哈哈。”袁术志得意满的说道,“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由我来解决。”

    “唔,确实还有一些别的,不过这个比较麻烦,搞不好可能会将你陷进去。”陈曦想了想说道,真以为世家迁移就是一个活,这其实是一个系列,而且是一个涉及到方方面面细节的活。

    “说来听听。”袁术拍着胸脯说道,之前搞这件事让袁术很是志得意满,毕竟这种事情符合袁术的观念。

    “是这样的,世家迁移,一方面需要组织,另一方面到了那边之后还需要一个德高望重的人进行安排调解,你也知道啊,他们原本都是各家蹲在各家的地盘上,相互距离比较远,不可能有冲突。”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下来才是问题。

    虽说陈曦当初闹着要将豪门和豪门弄在一起,实际上讲的话,那么做确实有些不靠谱,大家都是讲脸的,要是两家豪门面对面,你家院门比我家大,我家都要改改压过去,双方不死磕才怪。

    秦汉时代个人荣誉,家族荣誉看的太重太重,少有辱及家族颜面,那不死磕才怪,两家豪门真要是隔壁或者面对面,那就等着其中一家家破人亡吧,或者两家同时拜拜得了。

    当年窦婴和田为了灌夫那点事,上升到脸面之争,最后基本上算是相互磕死了。

    对于这些家族来说脸面说不重要也有不要的时候,说重要,为了脸面弄得家宅不宁这种事也不是么有出现过,甚至闹得更夸张家破人亡的也不是没有。

    陈曦当时嘴上说是将豪族蹲在一起,但后来脑子清醒了也就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拍个脑袋就上马,这件事必须稳稳当当的慢慢来,毕竟这是求稳,是在夯厚国家根基,不是在玩。

    因而绝对不能由着他的性子乱来,也是基于此各家族蹲的地方必须要小心研究,内部问题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协调,也即是说需要一个人站出来牵头协调各大世家内部问题。

    这个时代可是有两宗族因为取水问题,闹到几百人拿着枪矛进行混战的地步,世家虽说讲点颜面,但本质上也和这差不多,所以需要一个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德高望重”的人物来镇场子。

    “这个我行啊,我最适合了。”袁术听完陈曦的讲解之后,拍着自己的胸脯保证道,“各大世家我肯定能调节的很到位的,这种事情我很擅长的。”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