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逃过一劫

    陈曦到周瑜这里的时候,看到马超勾肩拉背的将孙策往出拉,一边走,一边扯淡,貌似是赵云的事发了,马超需要一个哥们给自己撑场子,否则实在是打不过赵云。

    “孟起,问你一个问题。”陈曦面无表情的拦住和自己打完招呼准备跑的马超。

    “什么事?”马超停下脚步询问道。

    “温侯如果知道他女儿是因为你这样打上门,导致吕绮玲做小的,你会有什么后果?”陈曦面无表情的询问道,赵云有这个胆魄承受这个作死后果,貌似现在马超还没有。

    马超仰头望天,发现原本暖洋洋的阳光也不是那么的暖和了,这种事情要是被吕布知道了,会被砍死吧,吕布就吕绮玲一个女儿,而且搞不好高顺和张辽也在盯这件事。

    “那总不能委屈我妹妹做小吧,总有个先来后到。”马超虽说有些发寒,但是出于妹妹的爱护,还是压过了对于可能存在的被打的畏惧。

    “孟起,怕什么,温侯已经飞升了。”孙策拍着自己的胸甲说道,完全是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表情。

    “飞升了,你就敢欺负人家女儿?九天玄女履凡尘的故事你们不知道?”陈曦扯淡道,当然吕布能不能下来陈曦不知道,只是陈曦实在是不希望马超和孙策两个愣头青冲过去,弄得一团糟。

    真以为吕绮玲没娘家人啊,高顺和张辽虽说没开口,但是你孙策和马超真以为能稳赢?你们不闹,吕绮玲坚持的话,高顺和张辽面子上有些挂不过,但是绝对不会说什么。

    可问题是马超和孙策两个家伙咋呼呼的冲过去,吕绮玲就算原本乐意的事情,张辽这边也得过来问一下,妻族用来干什么的,妻族说白了就是用来镇压后院,帮扶夫家处理一些事情的。

    当年甄逸死后,张氏能坐稳甄家,并且掌握甄家诸事,除了甄逸死前对于甄家族老的要求,还有就是张氏和清河张家闹的再不好,人家的本族毕竟是清河张家。

    妾侍能分正妻的权力,不是妾侍本身能力够强,就是妾侍身后的娘家人够强,吕绮玲在这件事可以主动退一步,但绝对不能是马超逼迫的,否则吕绮玲身后的娘家脸往哪里放?

    孙策和马超虽说脑子比较直,但人不是蠢蛋,陈曦就差挑明了,他们岂能不明白,孙策原本以为马超能兜住,准备看热闹,被陈曦这么一说也知道这事不能干,也就不在继续忽悠马超了。

    当然如果吕绮玲那边不知进退,孙策会帮忙,但是现在还是别。

    马超面色有些不爽,但他也知道陈曦说的很对,吕绮玲主动退那是皆大欢喜,吕绮玲要是想反压马云禄,他马超出手,那就是理所应当,但绝对不能是他先手压制吕绮玲。

    “好吧,我去找妹夫切磋。”马超有些抑郁,扛起自己的长枪愤愤的说道,却也没说是去挑事,虽说就结果而言还是打赵云,但不提这件事那一切都没问题。

    “好吧,去吧,去吧,说不得过个几十年温侯履凡尘,你还能因此保命。”陈曦调侃道,马超一脸不爽的拉着孙策去挑事。

    实际上马超完全不知道,要不是陈曦这番话,下下一次吕布出现的时候连马超一起打了,赵云的战斗力至少保证自己不会被狂暴的吕布打死,而现在年轻的马超就说不定了。

    趁人家老爹没在,欺负人家女儿这种事情,一般还是少做,天知道他爹回来会怎么收拾,顺带一说吕布现在就在中原。

    “蝉儿,要不要我去将李傕,郭汜,樊稠三个家伙砍了,用人头来祭祀王司徒。”吕布看着跪在王允坟前的貂蝉哭哭啼啼的貂蝉说道,最终吕布还是没架住貂蝉每天北望走神,所以算了算差不多年后祭祀的时候,狂飙两天,将貂蝉带到了太原王家的祖坟。

    “爹爹想来更多是想要汉室中兴,王家安稳,而不是为了自己报仇。”貂蝉跪在坟前一边哭,一边说道。

    “好吧,还要到哪里去看。”貂蝉如此一说,吕布也就熄了去砍樊稠他们三个的想法。

    当然吕布对于这仨的武力是嗤之以鼻的,对于这仨的作战能力还是挺认可的,不过并州和凉州很难闹到一起。

    “我想去王家老宅看看,父亲的坟很明显有人修缮,王家应该还有后人,我想去见见他们。”貂蝉将自己的眼泪擦了擦,眼圈有些泛红的说道。

    “好,严氏她们的墓地之前也去过了,王司徒的墓地也来了,太原王家要还有人那就好。”吕布无所谓的说道。

    吕布对于王家没有太深的印象,若非王允待貂蝉甚善,貂蝉不想让王家断了香火,恐怕王家怎么回事,吕布根本没有一点兴趣。

    不过现在,吕布就貂蝉一个妻子了,自然是貂蝉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不就是去太原王家老宅一趟吗?

    “蝉儿,你知道地方吗?”吕布询问道。

    “知道。”貂蝉点了点头,当初年弱的时候,在王家老宅还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虽说印象模糊了一些,但总体还知道方位。

    吕布将赤兔赶走,然后让貂蝉上车,自己载着貂蝉往太原王家的老宅行去,一路上虽说有不少人对于这个高大威猛的汉子有兴趣,但完全没有一个人想过,这便是当今天下最强的武将。

    “咦,这是怎么回事?”貂蝉看着太原王家的门前的挂的绖带不由得一惊。

    貂蝉下车,站在门口,看着紧闭的院门,不知道该不该敲门,很明显这已经过来小敛、大敛之礼了,这个时候应该闭门谢客,之后祖奠,大遣奠,发引这些都是本家自己的事情,是谢绝外客的。

    貂蝉如果在发丧的时候赶回来,那没说的,而现在的话,她其实应该算是外客的。

    “敲门,他们不会介意的。”吕布安抚着貂蝉道,貂蝉犹豫一二之后伸手敲门。

    正在东室守灵的王凌眼见自家的管家突然过来,面色不豫。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