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刷破曹操的认知

    “你要是有这把握那我等也就不多言其他,你有什么想法的话说来听听。”听到陈曦说自己有把握控制住西域,曹操也升起了兴趣,当初汉室将西域征服了又不止一次,可最终每一次都免不了失去,究其原因,五个字,天高皇帝远。

    “方法很简单,修路驻兵加迁移同化,而且也别玩以前遥领那一套,直接实封,流放这个刑法都知道吧,咱们可以弄成,某些有大功有大过不好处理的就流放到那里。”陈曦神色平淡的说道。

    “那也不够了,区区一年流放,又能流放多少人,一二百人撑死了,不可能再多了。”曹操摇了摇头,不太看好陈曦的提议。

    “咱流放的方式,可是允许带上家人啊,朋友啊,仆人啊,奴隶啊这些人的。”陈曦面色带着一抹淡淡的讥讽说道,【以现在帝国的车架,用不了多久那些边陲就不再是边陲了,所谓的流放更多的是糊弄而已。】

    “这还叫流放?”曹操一挑眉询问道。

    “池阳侯和美阳侯他们应该算是被流放了吧。”陈曦平静的看着曹操,曹操眉头紧皱,他有些明白刘备为什么说,陈曦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在于他的思考方式。

    “如果这般说的话,也不算有错。”曹操点了点头说道,“只是这般的话,恐怕引人诟病啊。”

    “那就算了,咱还是用正常的办法,也就是我之前所说的驻兵,然后将那些地方人的迁回来,让我们的人迁过去。”陈曦双手一摊说道,“反正我们接近五千万人,社会文化各方面都很稳定,随随便便就能消化掉这些人口。”

    “当然如果不愿意迁到中原的,我很乐意将他们礼送出境。”陈曦神色带着淡淡的轻俏说道,说实话,他需要那些不屈的人以所谓的正义来对抗汉室的邪恶。

    当然至于到底是谁才是真正的邪恶,只能说彼之英雄,我之恶魔,书写历史的肯定是活下来的人,道义什么的,也是需要包装的,至少陈曦不觉得他们是邪恶的。

    “这样的话,人走地留,然后由我们发展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样同样存在这么一个问题,如何统治,就算是同文同种,也难免需要一决高下。”曹操看起来已经认同了陈曦的做法,只是对于这种做法导致的隐患,还是有些担心。

    “所以才要修路啊,想来曹公也知道,一条十二驾直道,如果从长安通到邺城,双方往来所花费的时间会节约多少。”陈曦淡定的回答道。

    “只是这般修筑一条通往西域的道路,我不得不思考是否划算,从长安到西域不下万里,如此一条道路修在中原所能获得的好处,和修往西域所能获得的好处完全是两个程度。”曹操摇了摇头说道,对于陈曦的提议并不感冒。

    刘备治下的繁荣,就算是曹操都不能否认有不少是因为那贯穿大多数郡城的宽阔郡道,那些道路实际意义上让刘备治下连成了一片,也让各地区的物资往来,兵员调度变得简单了一大截。

    同样,也让政令,统治变得简单了很多,对于稳定势力有着极大的好处,这些都是曹操看的非常眼热的地方,可惜水泥厂就算是刘备治下也只有少数几个地方有。

    刘备倒也不是不卖水泥,就算是战略物资,偶尔陈曦也会脑子一抽开始往出卖,但就曹操弄到的水泥,也就是从长安往南阳,以及往河内两个战略要地修了两条路。

    至于其他地方,曹操能获得水泥也就那么点,连两条特别重要的道路都没敢按照国道,郡道的水准修,四驾同行的道路在陈曦的眼里也就是县道的标准,就算如此曹操也清楚的感觉到了道路的便利性,可惜想再多修他也没办法了。

    虽说荀彧在后来也想过用秦始皇修直道的方式给其他地方也尽可能的修筑道路,可惜那种道路如果想要平整,想要不被泥水侵蚀,修筑的难度太大,而且成本比从陈曦那里买水泥还贵。

    当然秦人那种可怕的建设水平,讲道理如果真按照秦朝最高的要求修建的话,算使用寿命的话,其实是值得的。

    当年秦朝修渭河三桥,从秦朝用到了汉朝,都没损坏,若非董卓下手破坏,这桥什么时候出问题还真是两说。

    当然董卓也就是破坏了桥面,桥基并没有损坏,所以等曹操来到长安,修了修,这桥又能用了,之后历朝历代修补桥面,直到汉末七百年后,五代末期,这桥才真的毁了。

    因而真要按照秦国律法的标准修筑,标准木石建筑,再不被特意破坏的情况下,按照要求保养,建筑使用寿命一千年哦……

    当然那也就是扯扯淡,秦朝那种修建方式,根本不科学,到最后荀彧也只能尽可能的将曹操治下的道路夯实了一下,想要和陈曦的劣质水泥路相比,得,再怎么劣质也比土路好很多。

    因而修一条长达万里的国道级别道路到西域,在曹操看来还不如交给他来修治下的道路。

    “在国内修的话,确实有很多的好处,但是修到西域的话,我们给后人留下了一块土地。”陈曦对于曹操的问话,并没有露出特别的表情,转而提出了另一个问题让曹操来回答。

    “话虽如此,只是总觉得不值得。西域三十六国确实有其富硕的一面,修这么一条道路好处不小,但修在国内的话,价值更大一些。”曹操绕来绕去最后还是落在了值不值上面。

    陈曦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水泥是什么价格来着,貌似是和粮食一个价,也就是说比成本贵了大约有几十倍。

    这么一来在曹操看来从长安铺一条到西域的道路实质价格基本上就是陈曦认知的百倍。

    陈曦这边烧这玩意实际上完全是陈曦用来以工代赈的主要方案之一,不过由于陈曦将之拆解了,导致干活的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反正没有机器就靠人来弄,也能变成劳动密集型产业。

    再加之这些部分陈曦玩的是整合,上游,下游基本上都有涉及,最后花出去钱都能拿回来,就成本而言,上游下游加起来算的话,恐怕成本低的陈曦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说。

    至于人力成本,这算是成本?国家那都叫人力资源,反正这些人最后不是将钱存了,就是将钱花在了陈曦治下的范围,就其结果而言,只要产能价值大于工资,多余的产能价值国家有地方用,那对于陈曦来说就是国家产业在繁荣,人民生活在奔向小康。

    至于所谓的产能过剩,洗洗睡吧,不进入工业革命,连经济危机都没有,老实说经济危机对于未进入工业革命的国家来说就是一场永远来临不了的梦。

    也就是说在陈曦这边看来,曹操所谓的高昂成本,短期而言是有一点的,真要长期来说的话,稳赚不赔,陈曦不做亏本的生意。

    “咳咳咳,玄德公,我能说不。”陈曦扭头看向刘备。

    “那是你家的产业之一。”刘备淡定的说道。

    “好吧,只有几处是我家的,其他的都是国家钱庄控制的,虽说也是由我管理,但本质还是不同的。”陈曦随口解释了一下。

    刘备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到底是陈曦控制,还是陈曦管理,对于后人来说有很大的意义,对于刘备来说没什么意义的。

    “你们俩到底在打什么哑谜?”曹操皱眉看着陈曦和刘备,这两个家伙只靠很简单的话就能交流很多事情。

    “其实,这么说吧,成本这个,真要说的话,很低,很低的,低到大约忽略不计的程度,就跟我能当初在长安将盐价压到一石百钱一样,实际上只要我愿意,一石十钱还能赚点薄利。”陈曦神色略带傲然的说道。

    “什么?”曹操大吃一惊,有了这么一个类比,曹操瞬间明白了陈曦要说的话是什么了。

    “那你能将这个压价压到多少?”曹操深吸一口气询问道。

    “如果是按照国家计算的话,这些数据可以直接抹平,如果是直接谈钱的话,其实说个位有点夸张,说两位数其实是有赚头的,至于现在的三位数,有些抢钱。”陈曦挠着自己的脸颊说道。

    曹操目瞪口呆,陈曦说的是真的话,那他真的就要吐血了,而看陈曦的面色,就知道对方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也就是陈曦所言的是真的,曹操面庞明显的鼓胀了一节。

    “那敢问白瓷和玻璃镜这些的成本到底有多少?”曹操毕竟是英雄,硬是一口气吞下去,看着陈曦说道。

    陈曦犹豫了一下,竖起食指,然后将手放平,曹操当即就要一口血吐出,居然真的是与之前相平,也就是所谓,成本低到跌破正常人的承受底线,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曹操扭头看向刘备,刘备叹了口气,做出一副我当时也是目瞪口呆的表情,然后默默地转头,曹操彻底无言以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