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变革的基础

    “现在商业还不需要控制吗?很多人都放弃务农了,转而跟着商人行商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糜竺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虽说出身于商人,糜竺貌似对于限制商人很有兴趣。

    “距离出事差的远,算了,我好像一直忘了给你们普及一些东西,你们对于社会的认知其实有一些偏差的。”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古代重农抑商的主要原因,说白了就是脱产问题,而这个产还真是完全指种田。

    “哦,说来听听。”刘备完全不管曹操不爽的表情,反正他是被陈曦虐了很多次了,再说对于刘备本人来说,只要把握住军事统帅地位就可以了。

    “其实从古到今所谓的重农抑商问题说白了就是抑制脱产人数。”陈曦耸了耸肩说道。

    “脱产人数?”曹操皱了皱眉头,完全没听过这个词。

    “嗯,就是、不事生产的人数,就比方说我们几个。”陈曦双手一摊,而曹操闻言当即双眼一怔,瞬间明白了很多东西。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无奈的事实,首先占国家百分之二的贵族世家,宗室这些是完全脱产者,这些人是靠着百姓供养的。”陈曦面无表情说道,曹操和刘备顿时面色难看,陈曦不说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注意不到,说了之后瞬间就明白了。

    “再下来是脱产的士卒,这一点我想诸位明白,想要士卒真正精锐,就别想着军屯,就是有事没事就拉出来操练,别让他们干农活,就让他们训练,这一部分百分之一吧,虽说可能不止这么一些,必要的时候可能达到更高。”陈曦神色无比平静。

    “之后再算上一些其他,比方说官员,胥吏,这些脱产半脱产,实际上真正我们能直接看到的大约在三到四左右。”陈曦叹了口气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最基本的田之租税是三十税一。”

    这一刻曹操和刘备的脸色无比的难看,很多东西是古人传下来的,到底为何是这样,说实话,这个时代能说清的,还真没有,而现在陈曦很直接的告诉了他们为什么。

    “因为三十税一在脱产三到四的时候,足够基本保障脱产这群人能活下去,但一个国家不仅仅是要人活着,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所以才有各项税收。”陈曦叹了口气说道,“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穷兵黩武,国虽大好战必亡这些话。”

    “简单来说,那就是脱产人口多了,将干活的压死了。”陈曦双手一摊无奈的说道,“而商人的话,自然也要算在脱产这群人里面了,自然会加大社会压力。”

    “那还不压制商人,子川,你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们必须限制脱产者数量!”曹操当即开口说道。

    “然而这不可能,每种职业其实都有其存在的必要,就比如我们,再比如士卒,我们的意义在于宏观上调剂,让社会更加平稳的向前,士卒的意义则是保家卫国,维护社会安定,官员,胥吏则是解决地方事物,维系地方和谐稳定。”陈曦微微摇头说道。

    “而商业的本质实际上是流通和调控,其唯利是图的是人,不是商业,所以这个职业是必须要有的。”陈曦看着曹操郑重无比。

    “三十人养一个人已经到极限了,再多一个人恐怕这个结构就距离崩塌不远了,这还是年景在正常水平以上,一旦出现灾荒,我现在有些理解乱世为何会出现了。”刘备无奈的说道。

    “不,其实并非是固定的三十人养一个人,也并非固定的国虽大好战必亡,这里面都存在一个延伸的链条。”陈曦摇了摇头说道。

    “不管是汉谋的提高粮食产量,还是我做的很多长远性规划,本质上都是在提高这个上线,按照现在的情况,实际上去掉我对于天象的影响,这个数应该已经提升到七个点左右了。”陈曦略带自负的说道,曲奇的粮食增产大约将这个数生生拉大了一点五个点。

    这也是为什么扯淡说,袁老爷子跑到古代,靠农家肥,亩产三百斤,多数皇帝都能跪下叫爸爸的原因,古代只要能解决粮食问题,国家就能腾出手来做很多事情了。

    “七个点?”刘备和曹操面面相觑。

    “这么说吧,多出来的三个点,按照现在的人口,可以征兵一百万,而不会动摇国家根本,所以多个七八万商人,无所谓了,而且这七八万商人还是很有意义的。”陈曦估计曹操和刘备根本不知道三个点意味着什么,所以略微解释了一下。

    刘备和曹操这次真的是大振,虽说以前没有这方面的概念,这次陈曦一讲,他们顿时明白了很多事情。

    “不过这三个点的可动脱产者数量,我还有用,所以肯定不能全部拿去征兵,我还要靠这三个点想办法,将可脱产的人口比例提高的更多。”陈曦耸了耸肩说道。

    这也是为什么越往前的时候,陈曦动作越小的重要原因,因为稍微搞点东西,就有可能因为用的人太多,导致来年粮食产量各方面出现问题,进而影响更长远的发展。

    “喂喂喂,曹公,别想着分这个点数了,虽说这个点数是整个汉朝的平均点数,但是各个地方完全不同,反正我赌你肯定没有办法算出来。”陈曦眼见曹操双眼发光就知道曹操想要干什么了。

    “咳咳咳。”曹操略带尴尬的咳嗽了两下,他还真的想赶紧抽人,结果却被陈曦拆穿了。

    “其实胡人的俘虏大约能顶接近半个点吧。”陈曦大略的算了一下,开口说道。

    虽说杂胡的俘虏看着很多,但是这群人也要吃饭,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底线不同,算法也不太相同,估摸着也就折合个半个点,老实说这个算法,已经算是陈曦很无底线的剥削了,再狠点的话,估计就要影响使用时长了。

    “总之这些点数除了大约一个点是准备用来扩军的以外,其他的都有固定的用途,我攒了好久才攒出来的,要知道其中还有部分点数百姓会因为社会变革自动用掉,实际上到我手上也就那那么多了。”陈曦也是颇为无奈的说道。

    社会变革的果实不是陈曦说摘就能摘的,虽说靠着这个果实陈曦才能更快的推进社会的变革,但问题是在社会变革的同时,各个阶层就有人不自觉的摘取果实,这种事情根本没办法避免。

    甚至应该说,那些人摘这个果实才是社会变革的时候内部推动力自发运转的正确结果,陈曦的做法完全就是靠着先知先觉,在这只无形之手还没有运转起来的时候,代替对方的职责,更快的前行。

    老实说这要不是历史下游的优势,这么玩的十个有八个都跪了,剩下两个也许结果成功了,内部也肯定会因为不符合社会发展正常程序,留下大量的隐患,其代表,呵呵……

    跨越式进步的最大弱点就是这个了,话说封建制度,脱产比例撑死是十个点吧,话说十个点的脱产比例,积累足够的话,一把就够进入工业革命,然后解放人力,脱产比例直接提升到四十个点!

    十个点和四十个点,同一个国家,社会繁荣度看这两个比例就能看出来有多大了,而受限于当前的情况,陈曦撑死点到现在七个点的程度,想要一跃腾飞到四十个点,很不幸现在的积累还差得远。

    “你在政务上也有力所不能及的时候?”刘备一脸不信。

    “不是力所不能及,而是就现实而言,将那些全部收束到我的手上意义不大,毕竟能趁势而起的也都是聪明之辈。没必要这么苛求,这群人的成功对于社会有好处。”陈曦摇了摇头说道。

    实际上陈曦更多的是认为到时候能抽调脱产者已经足够了,剩下的那部分让百姓使用掉,创造社会之中的成功者,从普通老百姓一跃变成富硕人家,其实很有积极意义的。

    顺带也能证明,他陈曦上台之后,老百姓确实混的更好了,现实榜样的力量,有利于社会稳定啊。

    “我就奇怪,你要真想做还真能被制住?”刘备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唉,你要这样认为,我也没什么办法,一般来说不抽取不是做不到,是这么做弊大于利,咱一般讲求利益最大化。”陈曦双手一摊说道,“然而,一般利益最大化并非又并非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只能两者兼顾了。”

    “那个,子川我们一下,一般你遇到你说的那种情况,怎么处理?”刘备略带好奇的询问道。

    “看着急不,不着急的话,就研究一下,着急的话就靠感觉,一般来说第二种虽说有偏差,但也不会太离谱,当然据说有人靠直觉能选出最佳答案。”陈曦撇了撇嘴说道。

    曹操闻言脑海里已经升腾出了钟繇的形象,可惜钟繇一直不好好干活,虽说也挺曹操,但老实说钟繇还真未必有多努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