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忽悠走向未来

    在陈曦的详细解释下郭汜算是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现在有些懵。

    “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相当于第一代贵族,只要抓个几万人到我的地盘上,然后给他们发土地,我就是第一代贵族?”郭汜略带振奋的说道,虽说郭汜现在是列侯,但人都要往远处看。

    “嗯嗯,知道吗,为什么明明更早之前连文字都没有,那个时代的事情却能流传下来,就是因为享受了福泽的百姓,将之口耳相传,也许你宗族已经消散了,但是享受过你福泽的百姓还会一代代的叙述曾经的事情。”陈曦面色郑重的忽悠着郭汜。

    郭汜闻言更加的兴奋,深觉的陈曦所言甚是有理,当即将原本只是想着提高治下人气而准备迁走的汉民,从五千人提高到了两万。

    “不过话说回来,有时候时间久了,这些百姓数量不够多的话,也就会被同化。”陈曦想了想说道。

    郭汜脑子里面的两万人果断加了一个零,然后发现貌似这么多人没办法迁过去,大致估计了一下,两万人变成了五万人。

    【五千人的话,老弱妇幼都行,两万人的话,就不能要那些可能出事得了,五万人的话,我要不全要单身的成年男子,给他们一人发两个婆娘算了。】郭汜不太多的脑容量已经开始运转了起来。

    “总体而言,早期的贵族虽说性格可能暴虐,也可能没有后面的那些继承人优雅,但是早期的贵族大多数都比后面的贵族要得人望。”陈曦估摸着郭汜已经被自己忽悠上道了。

    “我决定了,准备迁五万青壮年男子去我们那里,每人发两个婆媳,然后发土地!”郭汜站起身来带着兴奋的说道。

    “哦哦哦,就应该这样。”陈曦恭维道,“他们一开始说不得还会骂你,最多两年他们就会承认你们的统治,而且还会自发的维护你们的统治,而且以凉州人的习惯,他们还会自配武器铠甲,在闲的时候跟着你们自行训练。”

    【虽说郭汜这家伙还真没什么节操,大概会犯了中亚那一地区的众怒吧,不过想来也没什么。】陈曦默默地想到。

    “以前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这次终于明白了,现在想想为什么和罗马人言及分割安息的时候会觉得那才是男儿应该做的事情,说白人活一世不就是为了痛快吗?”郭汜大笑道。

    陈曦面无表情,他发现,他好像将郭汜引导错了方向,之前郭汜的发展路线还算不错,结果突然歪了。

    “那你觉得最痛快的事情是什么?”陈曦虽说觉得自己将郭汜引歪了,但还是打算问询一下,看看能不能救,话说想想看貌似初期的贵族头领们,都是一群“我这么干,你们有意见”的主。

    “发动战争,然后干死对面,对面越强,干死越痛快。”郭汜猖狂的说道,华雄在一旁默默地点头,西凉铁骑之中极其优秀的士卒,十个有九个都是这种思考模式。

    “那我问一下啊,当时罗马人问你们分割安息的时候,你们怎么想的?”陈曦这次是真的好奇了。

    “我们的小弟凭什么和你们分割。”郭汜看起来这个时候已经到性头上了,说完全然无顾忌。

    “那安息如果变强了呢?”陈曦默默地询问道。

    虽说陈曦的世界古代史不算很好,但是在这个时间节点的帕提亚反攻两河流域在世界史上都很有名,因为这时帕提亚最后的谢幕曲,随后塞维鲁直接连冬都泰西封都打下来了!

    自此帕提亚进入倒计时,也就是说就算没有李傕这群家伙续命,安息也会在今年开始超神,所以陈曦说的话不是没可能,而应该说搞不好就是马上要发生的事情。

    “我们会比他更强。”郭汜突然平静了下来,但是声音猛然阴沉了一节,“如果他们还奉我们为长,而且依旧恭谨,那么一切好说,如果不是,那么他们就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陈曦点了点头,西凉这些人虽说脑子笨了点,但是在这一方面简单粗暴也好,有时候宁可杀错,也不能放过。

    “好好干,以后你会明白,当年文儒给你们选择这条路有多好,虽说是恰逢其会,但是对于能力本身就很强的你们来说,运气有时候真的会决定一生的走向。”陈曦起身拍了拍郭汜的肩膀说道。

    虽说如果真要讲外交的话,以郭汜为代表的这种西凉粗暴方式完全不适合中亚那种复杂的环境,但是如果结合当前的实力,还是时代的背景,快刀斩乱麻其实也不错。

    送走陈曦之后,郭汜和华雄又开始喝酒吃饭,吹牛打屁,当然期间少不了郭汜问询华雄如何铸就军魂军团,结果华雄自己都是一头雾水,但面对郭汜又不能不说。

    最后只能模糊的给郭汜说,打,逮住一个军魂军团往死了打,打赢了应该就成了,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很适合郭汜这种西凉莽夫,所以他果断信了。

    要说别的方法的话,郭汜就算听了估计也没办法学会,但是打胜仗郭汜会啊,而且这一方面他还特别精通,至于军魂军团,郭汜也不是没打过啊,虽说硬,但也不是不能啃两口。

    这也就造成了后来李傕带着郭汜和樊稠在中亚西亚像疯了一样啃那些硬骨头,甚至连军魂军团出身的罗马议会卫队都被这三个家伙啃了几次,导致整个中亚,西亚的精锐经常想着将西凉铁骑打掉。

    可惜那个时候西凉铁骑的身后有着一群智谋之士的阴影,想要靠算计吃掉西凉铁骑,那就真是做梦了,至于正面对抗,就中亚,西亚的平原,就算是军魂军团,都不能吞下去这么一支到处撒欢的超精锐骑兵。

    【去和玄德公商议一下,调兵这个,还是需要给玄德公通知下,文和的话,晚上再给他通知吧。】陈曦出了华雄的府邸,一边思考,一边驾车前往刘备那里。

    不过长安这地方陈曦毕竟不是很熟,自从来就当时出未央宫安置个人住处的时候去了一次刘备那里,据说陈曦自己住的地方就在刘备隔壁,可惜这几天陈曦都在西宫处理政务,吃住都在那里,根本没回住处,所以还真有些不记得路。

    然而就在陈曦思考着路怎么走的时候,有人抱着一个女子纵马而过,后面五六骑领头的对着前面那位正在咆哮,“环眼贼,给我放下娟儿,混蛋,今天我非要宰了你!”

    “二哥,帮我挡住他们。”张飞豪气的声音传递了过来,隔了一层车架,陈曦都能感受到张飞的兴奋,这群混蛋,真心不拿天子驾崩当回事,该说这群家伙巴不得刘协这个扯后腿的早点死。

    下一瞬间陈曦就看到一身紫袍,骑着卷毛的关羽横在路中央。

    “关云长,你要阻我们?”夏侯渊一边冲一边对着关羽咆哮道,看得出来夏侯渊现在正在气头上。

    关羽面无表情,直接用刀背拦住对方,关羽虽说够猛,够凶,但是不能下死手,夏侯兄弟也不是吃素的,招架了两招之后,夏侯惇拖住关羽,夏侯渊就咆哮着去追张飞了。

    “喂喂喂,你们注意一下影响,好多人看着呢。”陈曦探出车架来对着关羽和夏侯惇说道,两个人很明显在假打。

    张飞三书六聘的流程也走着,当初曹家和夏侯家也都答应了婚事,因而来长安之后张飞就去夏侯家想要见夏侯涓,诚意还是满满的,结果夏侯渊却毫无理由的给张飞吃了闭门羹。

    更重要的是连吃了好几天,一开始张飞自然是嬉皮笑脸的秒才岳丈兄的乱叫,毕竟是娶人家当女儿养的侄女,可惜一连几天夏侯渊就是堵着张飞,不让张飞进夏侯家。

    终于在今天,张飞忍不住直接飞进去了,将夏侯涓三下两下就捞出来了,然后夏侯渊当场就炸了,这才有了后面那一幕。

    夏侯惇虽说被夏侯渊拉来对付张飞,但是夏侯惇其实对于张飞没什么恶感的,门当户对好吧,而且嫁过去又不是做小,是作为正妻的,再说迟早也得嫁人。

    在夏侯惇看来,张飞虽说是个糙汉子,但那一身实力是保证好吧,以前可能还担心个擅杀功臣,现在的话,得了吧,张飞那一身实力你说拿下,人家就能飞走好吧。

    因而夏侯惇很看好张飞做自己侄女的夫君,根本不可能下力气,而关羽,老实说关羽对于这件事是挺关心的,但是张飞毕竟娶的是人家的侄女,总不好下狠手,所以也就是阻止一下别人插手。

    两人心思都差不多,所以一上手就知道对方是在假打,登时心有灵犀,都觉得对方人是个明白人。

    “子川,你不是一直在西宫吗?”关羽听到陈曦的声音收刀之后询问道,另一旁夏侯惇也将枪收了起来。

    “来找玄德公,然后发现不认路。”陈曦有些尴尬的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