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百五十二章 猖狂

    “那是因为你背靠汉帝国,而且你们自身的实力够强,否则那里的人也不至于什么话都不敢说,直接自己迁走,重新找地方去生。”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好好经营,以后有你们的好处。”

    郭汜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有些事情可能在国内很难和你们说清楚,当你们出了国门才会真的明白,我跳出去了,所以我觉得我很难再有曾经那种心情了。”

    郭汜突然文青了一下,华雄深表尴尬,默默地转过头,实在觉得郭汜说这种话有些让他接受不能。

    “是何种的感觉?”陈曦面带笑容的询问道。

    “大概是一种认可。”郭汜张嘴,有些说不出来,隔了好久有些干巴巴的开口说道,华雄当场就笑喷了,“好你个阿多啊,装什么装啊,还认可,谁认可?”

    “是自我的认可。”陈曦沉默了一会儿代替郭汜回答道,“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所作所为都无愧于心,不会因为杀戮,不会因为其他任何事情动摇自己的决心。”

    “……”郭汜想了想,然后狠狠的点头,“子健,你不懂的,你不懂别人在看你的时候混杂着敬畏和渴望是什么感觉,你根本不懂你的身份和能力在那里意味着什么。”

    华雄看着双眼甚至燃烧起来的郭汜,完全理解不能,好多年了,没有见过郭汜如此兴奋而又猖狂了。

    “你能想象,当我们将那里所有的国家一一慑服之后,我们的士卒行走在那些国家的领土上,就如同我们的列侯行走在自己的封地上一样。”郭汜双眼近乎燃烧着火焰说道。

    “你能想象,当我们明明知道他们是正规军,但是我们当着他们国王的面,在他们国都的外面,将那些伪装成贼匪的正规军一一杀死之后,一身是血的去见他们的国王,他们国王那战战兢兢的模样?”郭汜这个时候面上已经带上的猖狂的神色。

    “他们在畏惧,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在畏惧我们的士卒。”郭汜扭头看着华雄,听闻此言,华雄的心脏也剧烈了跳动了起来,从郭汜的话中他能感受到那种力量。

    “好了,好了,我基本知道了,你也别兴奋了,过个几年习惯了就好了。”陈曦撇了撇嘴说道,“这就是初代贵族的道路,走着走着你们也就会习惯了。”

    “贵族的道路?”郭汜痛饮了一碗酒,算是勉强压下去了心头的振奋,以及眉眼之间的猖狂,扭头看向陈曦询问道。

    “嗯,最初的贵族都是以自己双手打下来的土地为姓氏,也是基于此他们才有了牧守一方的资格,所以说后面的贵族十个有九个都是垃圾。”陈曦耸了耸肩说道。

    “他们曾经也会像你们现在这么猖狂,这么自得,顺带你们现在是不是没有剥削平民的习惯了?而且可能还会想着弄点平民到自己治下?让他们感受你们的荣光?”陈曦随意的说道,人类需求的第四阶段,第五阶段,不是要荣耀,就是要自我实现。

    “你不说,还不觉得,你这么一说的话,还真有这个意思,我抓汉民去好像也有这个心理。”郭汜抬头思考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发现陈曦说的很有道理。

    “你抓他们过去,还会和以前一样那么对待他们吗?”陈曦扯了扯嘴,初期开疆扩土的这票子人,虽说可能动点歪脑子抓人到自己的新领土上,但是他们完全不是为了剥削,而是为了证明自我。

    “我脑子有病才会跟那些人计较,他们到了那里之后,除了交点税充作军资,其他的完全都是我给的好吧,而且肯定活的比这里自在的多,老子一户发一千亩种田的土地,然后再发三千亩草场,是个人都能活的好好的。”郭汜猖狂的说道,华雄目瞪口呆。

    陈曦一把将脸捂住,这真是遇到神经病了,

    虽说陈曦一早就知道任何时代第一批开疆扩土的那些“贵族”对于麾下百姓都大方的不像话。

    毕竟对于那些人来说,那些子民就不是用来收税的,而是用来达成自我实现,获得其他人发自内心认可的,可郭汜这种这么玩的话,确实有些丧心病狂了。

    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诸侯国会将治下百姓分成国人,野人,奴隶三种,国人能在国家受到攻击的时候,自行准备铠甲武器,然后和敌国干起来。

    究其原因不就是早期那群贵族大手一挥,这群人全部混了大量的土地,只要是个人都能养活自己。

    虽说不至于像郭汜这么猖狂的直接五人之户,一户四千亩这么发,但是那个时期,初代贵族大手一挥一人百亩的比比皆是。

    基本上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贵族和平民彻底划分成两个阶层,毕竟对于最初的那些贵族来说,所谓的平民,其意义就像是自家豪宅里面的装饰品,谁和自家的装饰品计较啊。

    虽说会将之打扫的干干净净,但对于多数的早期贵族来说,并不是为了所谓的治下百姓,完全就是为了让自己心里爽,当然也因为这种心理,这些人会解决麾下百姓的很多问题。

    加之对于这些人来说,治下的百姓就是用来满足自己心里爽这一想法的,所以他们根本不会去掠夺麾下的百姓,也不会针对这些百姓,所以这些百姓会认为这些人是先贤,会自发的拥护这些人。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史记载早期那些贵族,对待同级别的贵族会性格奇葩,甚至有些扭曲,对于百姓却很是贤明。

    老实说谁会跟自家的鹦鹉过不去,虽说鹦鹉也会说人话,但是迁怒,也很少会迁怒到鹦鹉身上,这也就导致早期贵族非常有人望。

    当然那也就是早期,后面的贵族,乃至之后的世家,实际上都只是继承了先祖的那些高傲,至于先祖的本事基本没几家继承到,要说的话包括当前的陈家,荀家,都是窝里横。

    真和郭汜他们一样打下一个国家,然后抓人发土地让人歌功颂德,有大把的百姓乐意做这种事情。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