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依靠

    张春华的父亲张旺这个时候也勉强算是明白了自己女儿的老师是什么程度的人物了,天下有名有姓的张家有很多,而河内张家的名声也就在河内有点,顺带还不是郡。

    因而家中虽说有人为官,但三公九卿级别还真没出现过,而这次靠着姬湘,他们见识到了当今天下权势最盛的几位,因为原本姿态就非常低的河内张家,面对姬湘更显谦卑。

    自然姬湘转着陈曦的私印要带着张春华出城的时候,张旺没有丝毫拒绝的意思,也许之前可能还有所犹豫,但现在就算是张旺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意外给女儿找了一个好师父。

    要知道当今天下愿意收女子为徒的老师本身就屈指可数,而那等能靠着自己的名声地位庇护自己弟子的女师傅,压根就不是张家现在所能接触到的层面。

    “师父,你要带我去哪里?”张春华抱着姬湘的胳膊询问道。

    “去军营,我要去实践我的理论,顺带让你学习一些真正的东西,之前所教授给你的那些东西足够让你找到一个优秀的男子作为依靠,并且有一定基础教授自己的子女。”姬湘摸着张春华后脑勺的发丝说道。

    “师父”张春华拉着长音,有些害羞的说道,很明显姬湘现在说的这些东西在张春华看来完全不合时宜。

    “还是脸皮太薄了。”姬湘摇了摇头说道,“但是你知道吗,你现在所学的东西只能作为依靠,而有些时候靠人不如靠己。”

    说到这里姬湘就想起鲁子敬,当初温和平静的鲁肃现在见到她就有些退避三尺的意思,但真当她需要做正事的时候,鲁肃不管是多尴尬都会忍住,然后和她仔细商议,而这便是能力。

    “不懂。”张春华连连摇头说道。

    “虽说依靠他人也是一种很优秀的能力,而且我深切的认为依靠夫君是一种很轻松很省力的事情,但是必要的时候,你需要让他们认识到,你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姬湘握着拳头无比郑重的说道。

    张春华表示,姬湘从之前说的话她完全听不懂,然而姬湘就像是没有看到张春华的眼神一样,继续说道,“只有这样你在依赖他的时候,他才不会觉得你是靠他在养,而是觉得你是在给他展现的机会,实际上你就是在靠他养,要表现出这是给他展现的机会啊。”

    “……”张春华表示自己的小脑袋已经完全想不通姬湘的逻辑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深切的觉得姬湘说的很有道理,但却不由得想反驳,“那结果其实没有什么不同啊。”

    “哦,还是我吃他的,用他的,但是他会表示甘之如饴,顺带主动权在我啊。”姬湘笑眯眯的说道,“所以我来教你一些真正有用的东西,而不是之前那种完全依赖型的东西。”

    姬湘开始努力给张春华灌输,虽说也能用洗脑的方式,但毕竟是自己聪明的小徒弟,就算是用温和型的洗脑,姬湘也觉得没有自己言传身教,让张春华理解并发扬的好。

    【反正,鲁子敬就像是犯贱一样,被我鄙视的多了,总有一种想要在我面前表现出自己很能干很优秀的想法,我要不给他塞个锅的话,他大概还会觉得不舒服。】姬湘一边讲解,一边思考着。

    “阿嚏!”远在邺城的鲁肃打了一个喷嚏,“我该不会是昨天晚上偶感风寒了吧,回头找姬湘看一下算了。”

    “我觉得你有病啊,子敬。”李优闻言连连皱眉,“你又怕那家伙,还又让那家伙到你面前,是你欠收拾吗?更何况她现在在长安。”

    “她药到病除啊。”鲁肃脸拉的老长对李优说道。

    “药到病除的医生多了去了。”李优没好气的说道。

    “我家祖母喜欢那丫头。”鲁肃的脸拉的更长了。

    “当我没说。”李优默默地低头干活,整个刘备治下都知道鲁肃的祖母,太史慈的老妈,徐庶的老妈才是这三家的本体。

    鲁肃的祖母喜欢姬湘,那没说的,看太史慈老妈就知道了,看上了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子,太史慈眉毛都不皱,直接娶了,就当讨老妈欢心了。

    鲁肃虽说没这么夸张,但他祖母不喜欢他的前妻,鲁肃努力挣扎一番之后,他前妻还是被休了。

    那个时候鲁肃都知道锅在自己身上,还是默默地休了前妻,虽说依旧在外面养着,甚至徐宁,姬湘还都见过,但还真不敢将之带回到家中来。

    李优心下唏嘘,怪不得姬湘要去长安的时候,鲁肃那么利索的开文书,看来也是怕自己祖母给自己说亲说到姬湘身上。

    在距离汉军军营还有半里的时候,马车就停了下来,管亥等人护着姬湘开始朝着军营行去。

    “到了,走,师父带你去军营瞧瞧。”姬湘笑眯眯的对着张春华说道,而张春华很明显有些畏惧,这等地方根本不是她这种小鬼头能来的地方。

    “军营重地,闲人止步!”尚未靠近到军营五十步的时候,营寨门口的哨兵就已经开始做出戒备状,甚至强弩已经开始上弦。

    “拿着这个东西前去,让他呈给于文则。”姬湘平静的将陈曦的私印递给管亥。

    管亥下马接过私印,然后一个人走了过去,营门的哨兵一边听着解释,一边死死戒备,于禁练出来的兵,不说别的,至少兵员的素质和戒心非常不错。

    好在陈曦的印绶也算是比较常见的东西,于禁也给守营门的哨兵说过,哪些东西是具有号令他们的权力,哪些东西是可以由他们转呈给营内大将的,而陈曦的私印其实是具有号令一军权力的。

    虽说这个权力陈曦基本没用过,他正常全靠刷脸号令大军,偶尔号令的有些多,他会记得将刘备的佩剑带上,实际上依旧是刷脸,陈曦拿着刘备佩剑也更多的是作为装饰品。

    不过对方说是转呈,营门的哨兵就算是知道这东西实际上具有号令他们的权力,也不会告知管亥,而是将之接过,然后派人转呈给坐镇大军的几人。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