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长安套路深

    刘备可能看不出来刘璋现在是外强中干,而陈曦被张松这么一提点已经什么都明白了,刘璋还是那个刘璋,只不过刘璋因为一场大功有了底气,有了心。更新最快

    【看来还是环境和底气决定人的性格啊。】陈曦摇了摇头默默地想到,有多少雄心壮志,要是连饭都吃不饱,恐怕过不了多久这些理想啊,追求啊,都需要搁置到一边了。

    “是这样吗,天子已经驾崩了吗?”刘璋这时也已经从刘备那里得到了最为准确的消息,再无丝毫的侥幸。

    “嗯,天子已经驾崩了,所以我们打算先行稳住局势,再言其他,季玉你有什么别的想法没有?”刘备没什么好掩饰的,直奔主题,刘璋连连摇头。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敢有别的想法,那不是找死吗?这三家的拳头不是一般的大,而且刘备都同意了这个提议,他刘璋难道还能不认同,这么一想刘璋总觉得自己有点身单力薄,他需要队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辆马车过来,一脸苍白,身上还绑着绷带,拄着拐杖的刘虞走下马车。

    昨天晚上燕赵那些义士虽说拼命护住刘虞,但刘虞也没能避免被砍两刀,还好一刀砍在背上,一刀砍在小腿上,都不算致命,只是可惜妾侍被砍死好几个。

    说实话,刘虞特别窝火,他确实有举刘备的意思,但是他完全没有直接搞天子的想法,结果现在遭了无妄之灾,被砍成这个鬼样了,他简直窝火的不能再窝火了,那群混蛋还都死了,现在想报仇都没办法报仇了。

    “玄德,季玉。”刘虞拄着拐杖,自家儿子刘和扶着另一边的胳膊,刘虞施了一个半礼,刘备和刘璋就赶紧将对方扶住。

    “伤的不严重吧。”刘备看了一眼刘虞,叹了口气说道,原本还打算和对方计较一下,结果看看现在的情况,刘备觉得还是放过刘虞算了,这家伙也够惨了。

    “被董承那混蛋追着砍了两刀,要不是他死了,我一定还回去。”刘虞气闷的说道,“未央宫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现在什么都查不出来,只能先将天子棺椁送到未央后殿,先行守灵。”刘备摇了摇头说道。

    “召集长安宿老,刚好现在各家各派都在长安,剩下来没死的老臣也都在,先决定帝位,国不可一日无君。”刘虞作为宗正,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家损失惨重,自然要赶紧推举天子,然后颁布命令,稳住局势,避免出现问题。

    “现在不行。”刘备摇了摇头说道,“不管是我还是季玉,登基都只会让国家分裂,曹孟德实力还有孙伯符的实力,你也知道,一旦不能给出合理解释,他们就能打着天子名义叛乱。”

    “他们敢?”刘虞心中一怒,随后连连咳嗽,不过话虽如此,但刘虞也明白这件事就是如此,刘备登基很可能天下大乱。

    “玄德兄,以你我的实力不能扫平他们吗?”刘璋询问道。

    “能,但是中原会被打的一片残破。”刘备叹了口气说道,“所以为了天下,天子之位还是先空着吧。”

    “既然如此也好。”刘璋点了点头,对于帝位刘璋有觊觎之心,不过并不重,他父亲刘焉留有天子仪仗,天子服袍,刘璋都没用过,他喜欢窝在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当土皇帝,出事了就过来抱皇帝大腿。

    也就是所谓的好处我吃了,出事了,老大你赶紧来帮忙。

    因而在了解到天子之位的麻烦之后,刘璋果断脱手,我还是滚回我川蜀做我的川蜀土皇帝,就凭我的血缘关系,还有搞出来的这么大功绩,蹲回去,只要我不作死,川蜀随便我整。

    到时候要闯祸了,惹了麻烦,自然有皇帝给擦屁股,比现在这个烫手红薯好的多,刘璋因为性格相对怯弱,野心也不大,因而对于刘备提议天子之位先搁置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

    “其实益州牧,您如果想要做的话,也是可以的。”陈曦突然开口说道,“天子之位哦,玄德公受限于誓言,您怎么说也算是顺位第二继承人,有想法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刘璋闻言,抬头看向刘备,而刘备默默地点了点头,弄一个让曹孙都放心的坐在皇位上其实也可以,而且之前刘备没发现,被陈曦一提点,刘备也注意到了刘璋的性格。

    刘璋在看到刘备点头的时候,心中大惊,随后果断拒绝,不管这是试探,还是真心,你都不要,我敢要,果断拒绝,我要回益州当土皇帝。

    这一刻刘璋深切的觉得,长安套路太深,益州简直就是小乡村,果然他这种人只适合呆在益州那种地方。

    “既然季玉不愿意,那我也就不强求了,这段时间免不了有很多人会说这种话,还请两位多为天下想想。”刘备郑重的说道。

    “既然如此,我也尽量帮着拦住一部分人吧,不过没有天子现在遗留下来的一众事情该如何处理。”刘虞叹了口气说道,“宪政之论我也听说过了,但这般的话,官员之间如何确定职位,又如何让不适合的退下去?”

    “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至于遗留的政事,到现在不过是年底整个国家的各项核算,还有官员的升迁贬斥的考评,至于来年的计划,还有春耕事宜,这些都有章可循。”刘备给了一个眼神,陈曦瞬间了解,挺身而出讲解道,这种事情,好做!

    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如果陈曦做的话,所有的文臣,除了要去西域的可以过一段时间卷铺盖走,其他的人都要被陈曦拉上一起做,这根本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既然陈司农如此说的话,那我就不多言了。”刘虞看起来有些心情不佳,很明显陈曦说的太轻巧了。

    陈曦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辩驳,刘虞毕竟没有在政事上和他共事过,只是对于他有过耳闻,若是平常还倒罢了,现在的话,身受两创的他,还被天子之事烦心,岂能满意陈曦的答复。

    所以陈曦也没有太过在意,转而来到管亥的旁边。

    “管将军,好久不见了。”陈曦看着管亥说道,管亥闻言抱拳回礼,他和陈曦当初一路南下前去接陆家,还和周瑜在长江上打了一场,不过那次周瑜心有顾忌,并没有下死手。

    “这车架是?”陈曦询问道。

    姬湘探出头来,看向陈曦一笑,陈曦面色有些难看,姬湘他也见过不少次,毕竟是鲁肃的大姨子,而且还是鲁肃的医生,所以陈曦和她也算是挺熟的,不过她来干什么?

    最近这情况有些复杂,所以由不得陈曦不用阴谋论的方式思考,或者该说是陈曦最近有些神经过敏。

    “陈侯,我在这里下车,没什么问题吧。”姬湘询问道。

    “下来吧,虽说不知道你为什么来,但既然来了,也向玄德公报备一下。”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然后姬湘拉着一个小女孩下车了,陈曦面色一黑,没见过,这又是拐带的谁家的,而且看着长得泡泡软软的,肯定不会是捡的,这个时代穷人家的小女孩基本都是瘦骨嶙峋,根本没多少肉。

    “这是我弟子,不是我拐带的。”姬湘没好气的说道。

    张春华赶紧欠身对着陈曦施礼道,“民女张春华,见过陈侯。”

    “哈?你徒弟,张春华?”陈曦脸有些僵硬。

    “怎么了。”姬湘不解的询问道,她从陈曦的脸上看到了其他的神色,她不由得升起了些许好奇。

    “哦,我观此女,咳咳咳,不错不错。”陈曦咳嗽了两下决定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子川,你又看到了什么?这不是姬氏湘吗?”刘备听到陈曦的声音,扭头看了一下,就看到了姬湘,于是打了一个招唿。

    “见过玄德公,见过宗正,见过刘益州。”姬湘不慌不忙的给三人施礼。

    “哦,只是觉得这个小女孩非常有前途。”陈曦笑了笑说道。

    姬湘从袖子之中拿出来一封信递给陈曦,“陈侯,子敬让我将此信交与你。”

    陈曦将信封打开,然后看了看,“哦,是来做实验的啊,需要大量的对比数据,好吧,城北有几十万俘虏,你想怎么研究都行,不过自己小心一点,别把自己陷进去。”

    姬湘伸出白白的小手,陈曦顿时明白对方想要什么,军营也不是那么好闯的,姬湘要一张令符也没有什么好争议的。

    “我现在身上能作为替代的东西,印绶和佩剑都不能给你,回头我给你弄一份文书。”陈曦安抚道,对于姬湘,陈曦实在是做不到放心,准确的说,研究心理学的陈曦都不敢放心。

    “这样也太过分了吧,别人的话,你肯定会给印绶,到我这里就区别对待。”姬湘没好气的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陈曦并没有解释,姬湘自己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她本人就是一个危险分子。

    “子川,姬氏此来所为何事?”相比陈曦的随意,刘备对于姬湘更为看重一些,毕竟能登临一众医师顶峰的人物,刘备还是挺看重的,所以并不像陈曦那样拖延。

    “有一些实验在邺城做不了,所以来长安。”陈曦解释道。

    “这般吗?”刘备想了想,“她要在哪里做实验?给华医师他们打下手吗?”

    “这倒不是,她是心理那一科,和华医师他们牵扯的不多,她更多的是自己研究。”陈曦解释道,刘备闻言点了点头。

    “那她是需要什么材料?”刘备不解,讲道理因为现在成熟医师对于他治下和军队的体系有很大的刺激作用,所以对于这些医师的正常要求他都会很宽裕的满足,至于像华佗和张仲景这种,在刘备这边的待遇已经不低于大多数的官员了。

    自然像姬湘这种,华佗,张仲景之下的精英头目,待遇也都非常好,至于所需要的材料,一声令下就能搞到。

    当初华佗要做解剖的时候,陈曦一声令下,很快就给华佗凑够了他想要的各种类型的尸体,讲道理都没人性到这种程度,还有什么材料会缺少?

    “她需要的大概是大规模验证,就跟当初华医师他们出普适性中成药的最后一步一样。”陈曦虽说没问姬湘想干什么,但是稍微一想就知道了情况了,于是自行给刘备解释道。

    “哦,原来是到了这一步。”刘备想起当初为了大规模验证,确定药物普适性的时候,华佗和张仲景纠结的神色就明白了,要凑够那么多病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要取多少样本?”刘备想了想说道,因为有那次经,所以刘备至少知道姬湘想要干什么?

    “大概至少需要个五千常规样本吧。”姬湘挠着脸颊说道,她其实想说越多越好的。

    “子川,将你私印借给她,让她能出入军营,人都从邺城跑到长安了,你还阻人家。”刘备对陈曦说道,陈曦无奈掏出自己的私印给姬湘,姬湘笑盈盈的施礼。

    “你可别弄太杀伤性的东西,那都是一些青壮胡人,我还等着他们干活呢,要真的死的太多了,没人干活了,小心我收拾你。”陈曦一边将私印递给陈曦,一边告诫道。

    实际上在陈曦看到姬湘的时候,就觉得姬湘要闯祸,不过这个时候确实没精力要管。

    长安一大堆的事情,要压住各方实势力,平衡四方的局势,还要平稳过渡下去,让天子驾崩一事造成的影响尽数消弭掉,就算是陈曦也没有他自己所说的那么轻松。

    【算了,算了,就算出事了,到时候还有子敬收拾烂摊子。】陈曦默默地想到,毕竟子敬在信中已经写了送姬湘过来的部分原因,也说了让陈曦别管姬湘,最好让姬湘玩的别回来糟蹋他。

    既然鲁肃都这么说了,陈曦自然不会有什么担心的,不过按照陈曦的想法,就姬湘的身板,也就是欺负一下那些不长眼的恶少,撑死打残一两位,就鲁肃现在的地位,绝对能兜住。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