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互通消息

    刘璋当时就想扭身回益州,但是现在就在宫门口,走了的话,那不就正好说明心虚了,那不是死的更利索了,刘璋简直心碎!

    因而现在刘璋是硬挺着不走,不但不走,还要表现出关心,做出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气势,至于其他的别想了。

    就在刘璋背靠车架装出一副无惧无畏的气度的时候,宫门之中走出来俩人,不知道为何,刘璋瞬间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果不其然,还不等刘璋下车,唱名的已经报出了陈曦和刘备两人的身份。

    刘璋这边自然也有人代替刘璋回复,然后刘璋深吸一口气,缓缓下车,略微有些富态的脸颊上未流露出丝毫的畏惧。

    “玄德兄,多年听闻您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而陈司农更是闻名不如见面,确实是风华绝代。”刘璋下车先行施礼道,将自己的心态位置放的比较低。

    “当初亏前宗正提携,季玉贤弟这么多年在川蜀如何?人言川蜀繁华,却不知贤弟为何来长安纳福。”刘备平淡的接下了刘璋的高帽,然后跟着刘璋一起打官腔。

    “见过刘益州。”陈曦欠身回了一礼,然后暗自观察着刘璋,很明显眼前这个男子,完全不像史书之中记载的那样昏庸怯弱。

    “玄德兄,我称您一句兄,咱们也就别打官腔了,我此来长安为了的是此事。”话说间刘璋将一摞西南夷的陈乞上表递给刘备,面上略带自豪,随后便隐没了在了苦涩之中,“可惜我来的不是时候,本来还想上告太庙,以蔚先祖之灵。”

    刘备结果那摞绸布的文书打开一看,面上露出一抹惊喜。

    “西南十七国陈乞上表,明年除夕前一天的袷祭,西南十七国,以及大月氏之后贵霜国将会携带贡品与我等一起朝贡先祖。”刘璋叹了口气说道,“我此来本想凭此功绩得到先祖的认可。”

    刘备和陈曦闻言皆是一惊,当即刘备扭头看向陈曦,陈曦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敢问益州牧,您之前说的是贵霜?”

    “是啊,严将军,和他们会猎于文伽王朝,整个文伽王国化作战场,我军战而胜之,订下了主从,贵霜应该是会在明年来给我们朝贡。”刘璋不明所以的说道。

    “我可以询问一下严将军的细节吗?”陈曦对着刘璋躬身施礼道,他之前也在观察刘璋,很明显刘璋并没有什么问题,最多只是没有如历史那般怯弱,不过谁搞出这么大的事情都不会怯弱吧。

    “陈司农请了。”刘璋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继续和刘备闲聊,总之刘璋现在的情况就是努力将自己摘到一边。

    “主公,刘太尉是一个非常好的队友,我的精神天赋第一次给我这么高的反应,我的精神天赋能感觉到他对于你有一定怀疑,但是并没有恶意,您可以给他直说。”张松这个时候已经兴奋了起来。

    张松的精神天赋可以用以筛选队友,制作出来最适合的组合,甚至这种组合当前看着是不合乎逻辑的,但是到以后却必然能相互弥补缺陷,发挥出远超正常水平的能力。

    然而在看到刘备和陈曦的时候,张松今年已经用的差不多的精神天赋,竟然惊人的活跃了起来,也即是说这两位都属于非常非常优秀,而且非常适合作为自己人的队友。

    借着这阵子精神天赋活跃,张松的赶紧窥视了一下姬湘,果不其然,靠着这份活跃,张松直接确定了,姬湘并非是他之前所想的玩物,对方同样属于大有裨益的队友。

    陈曦详细的问询严颜在文伽的确发生的战争,一边听一边核对,最后确定果然是韦苏提婆一世的时代,而且因为某种原因韦苏提婆一世命运已经发生了偏转,对方居然走上了暴君的道路。

    总之贵霜貌似也就那样,南边的步兵依旧是垃圾,不过陈曦估摸着贵霜南边的步兵能和益州军打的这么艰难,那么按说的话贵霜北边中亚那里的那些沙漠出身的士卒,估计也应该打不过中原北边出身的那些骑兵了。

    不过贵霜的海军很难搞,甘宁居然被打跪了,听李优说太史慈最近在努力练水军,准备给甘宁报仇,陈曦也就没让李优告诉太史慈,甘宁还活着这种事情,人啊,总要有些动力。

    “这样啊,贵霜还挺能干的。”陈曦摸了摸下巴说道,“严将军,你觉得贵霜如何?”

    “就我们探知的情况,贵霜已经远强过百年前了,人口怕是有个两千万左右。”张松代替严颜回答道。

    “哦,这位应该就是张别驾吧。”陈曦看了一眼张松,发现这家伙貌似也不算太丑,大概是因为最近被庞统和典韦扭曲了审美观,总之就陈曦的感觉,还没刷破底线。

    “见过陈侯。”张松看着陈曦清澈的眸子,不由得心生好感,虽说他这么多年也都习惯了,别人先因为他的脸而厌恶自己,随后又因为自己的才学前倨后恭,但说实话,正常人谁愿意这样。

    “好了,我这边的情况也都告诉你。”陈曦缓缓地开始叙述长安现在的情况,张松眉头近乎皱成了一团。

    “我主现在更多是希望洗清嫌疑,对于帝位,玄德公尚且不觊觎,我主还能有别的心思?”张松如此口吻自然是应下了,“只是之后的功勋,奖惩该如何处理?”

    “张别驾在长安呆上几日自然就会明白,最近我们还是不要再提此事,否则大战一场,就算益州不愿意,说不得也会被卷入其中,毕竟天子非小事。”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虽说陈曦从之前刘璋镇定的神色之下已经看出了对方急忙想要将自己从这件事之中摘出去,但是张松能如此快的应下,陈曦对于刘璋的心理也有几分把握了。

    【刘季玉怕是外强中干,虽说现在看似有几分诸侯王的气度,但想来应该是被手上的功绩硬撑上来了,内里还是那么一个性格,不过这倒有意思。】陈曦回望了一眼刘璋略带兴趣。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