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柳暗花明

    &nbs。更新最快刘备略带迷惘的看着陈曦,他居然从陈曦的双眼的沉静之下看到了惶恐和犹豫,这么多年他就没见陈曦有怕的时候,至于犹豫,陈曦成天犹豫着今天中午吃什么,今天晚上吃什么,这是犹豫?

    【我要怎么选择,天子协驾崩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是愤怒,但是等我进入长安城之后,居然心生出其他的想法,我居然生出了惊喜。】刘备看着陈曦默默地想到。

    【我也在觊觎这个位置啊,我当时设置了那么多限制,总归是拦不住我的觊觎之心啊,曾经那么多限制皆是为了不动摇天子,我想做周公,可我现在……】刘备脑海之中近乎天人交战。

    【周公也是姬姓,他尚且未动自己兄长,自己侄子的皇位,我难道要动吗,不,现在和当初不同了,当初姬姓延绵,而现在刘氏必须要有人一个人过来肩负,这是我这位扛旗人的义务……】刘备的内心逐渐将自己说服。

    “我……”刘备缓缓地开口,准备召集汉室老臣和重臣,他非常清楚,只要他下令,别管是刘璋,还是刘虞,亦或者曹操,孙策都没用了,没人能在这个时期阻止他,他开口,便能登基。

    这一刻陈曦看着刘备,刘晔看着刘备,曹操看着刘备,周瑜看着刘备,因为刘备的下一句话,会决定在座所有人的命运。

    “大哥,天子驾崩,又无后代,何不招重臣议事,议立新君,避免动摇国本。”张飞突然开口说道,而关羽双眼一亮。

    “不了,皇位搁置,皇位搁置一旁,不查明天子驾崩一事,妄言立新君者罪!”刘备突然起身说道,“即日起,先查明未央大火一事前因后果,此事不明,言及新君者罪!”

    曹操和孙策皆是一怔,孙策虽说脑子里面全都是肌肉,但是刚刚所有人看向刘备的时候,孙策也明白了过来,这忒么的还以为大家是战友,结果刘备搞不好要拿到天子之位了。

    因而在刘备开口如此说的时候,曹操和孙策皆是扪心自问,若是自己在那个位置,能说出这样的话吗?

    “曹孟德,即日起由你彻查未央大火一事,此事不明,凡重臣议立新君,皆否!”刘备直接给曹操下令道。

    “好!”曹操这一刻当真是心悦诚服的对着刘备一礼。

    “孙伯符,由你搜查长安各处,确定长安一事发生的原因!”刘备扭头对着孙策下令道,孙策同样抱拳施礼。

    “子川,随我去接刘季玉。”刘备扭头对陈曦说道。

    陈曦先是一愣,而刘备走了之后陈曦反应过来,赶紧给曹操等人施了一礼,前去追刘备。

    贾诩和郭嘉对视一眼,皆是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子川给主公灌输了什么,居然说通了。”贾诩传音给郭嘉说道,“我完全没抱希望的。”

    “我也没抱希望,只是拼死一搏。”郭嘉也是晕晕乎乎的传音给贾诩说道,“连这种事情居然都能说通啊。”

    “不过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两人皆是心下庆幸,刘备居然直接堵死了所有人的话,完全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啊!

    至于其他人,荀,周瑜现在皆是一脸庆幸,同样也带着对于刘备人品的敬服,至于曹孙麾下的其他人虽说有所不解,但却不得不认同刘备的道德。

    反倒是刘备这边叹气的叹气,无奈的无奈,不过却也都没有说什么,刘备这个选择也算不上太过出乎意料,毕竟按照刘备一早的誓言来说这么选择很合乎逻辑。

    当然心中骂刘备愚笨的也不是没有,可惜真敢这么直言的还真没有,刘协驾崩之后,原本一人之下的刘备,之上已经没人了。

    刘备陈曦两人一前一后步行了很长一段距离,路上遇到了不少的宦官和宫女,在见到两人的时候,皆是躬身施礼,颇为恭敬。

    相对于最顶层的大人物们,这些底层的小人物,对于刘备登基这种关乎他们性命的大事,有着非常明确的认知。

    “子川,你还惶恐吗?”一直没有说话的刘备突然开口说道。

    “呃,之前惶恐,现在的话,脑子已经一片混乱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完全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你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应对措施。”刘备平静的说道。

    “只是条件反射而已,基本没有经过脑子,对于我来说,任何情况有应对的措施都好过慌乱。”陈曦叹了口气说道,“玄德公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现在帝位对于您来说唾手可得。”

    “帝位啊,子川,你也有看不穿的时候吗?”刘备侧身看着陈曦说道。

    “很多的,毕竟我是凡人。”陈曦平静的说道,但是眼中的惶恐已经尽去了,“却是关心则乱了,平静下来的话,倒也不至于如此,果然凡人就是凡人,被情绪操控了。”

    “现在冷静下来了?”刘备询问道。

    “我现在好奇您之前是怎么想的?”陈曦叹道,他尚且没有看清的东西,刘备居然看清了。

    “简单,相比我自己的判断,我更相信你的判断,你给我详细说过,如何在保证天下元气,保证中原能人志士的情况下,将中原拿到手,而我不认为你的判断有误。”刘备转身驻足看着陈曦说道。

    “帝位对于我的意义,你也给我详细的讲过,意义其实并不大,反倒是我当初对于你的许诺意义更大一些,早一些晚一些,有意义吗?”刘备看着陈曦说道。

    陈曦仰天,自己貌似翘班被刘备抓住的时候,确实给刘备讲过各种各样的东西,没想到多年翘班最终果然救了自己。

    “帝位的意义在于上无一人,这是你给我说的,而现在同样是上无一人,既然如此,争与不争意义不大,甚至不争更胜过争。”刘备缓缓地给陈曦讲述着自己的思考。

    “现实给理想让步了吗?”陈曦嘴角微微上划,然而还没有咧开,刘备已经一巴掌拍在陈曦的发髻上,“天子驾崩,要悲伤。”

    陈曦嘴角抽搐,心下轻松了一节,自己居然被刘备教育了,一直以来自己才是引路人的角色,结果这次真的栽了。

    “剩下来的交给我吧,一年,只需要一年,我还给你一个众人皆服的中原,而且保证明年比今年更好。”陈曦郑重的对刘备说道。

    “好,我等着。”刘备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多余的话。

    “多谢了。”陈曦突然对刘备说道。

    “你如此心诚的感谢我的时候可不多。”刘备一边走一边说,陈曦略带尴尬。

    【帝位啊,现在要了的话,子川你的理想就崩塌了吧,荀文若,周公瑾等人确实是天下能臣,少了他们,你理想也就会就此夭折了吧,不贪权不恋色得你,所为的大概就是哪一个目标吧。】刘备默默地想到。

    【你将我从落魄宗室辅佐至现如今帝位唾手可得,也该到我帮你了,帝位早点晚点根本不重要。】刘备心下无比的平静,看着一旁心情好了不少的陈曦,又拍了一下,陈曦赶紧板上面容。

    【迟一年,你距离你的目标更进一步,如果早一年,你恐怕只能梦碎长安了,死撑着不说话,若非奉孝和文和尽皆传音给我,恐怕你就哭吧。】刘备看着伸手尽力板着脸的陈曦无奈的想到。

    说来刘备也确实是对帝位升起了想法,但是也亏这么多年来陈曦一直教育到位,又有郭嘉和贾诩两人的传音将陈曦的心思陈述清楚,否则的话,刘备恐怕真就选择召集重臣了。

    “子川,以后别藏事了,之前若非奉孝和文和尽皆传音给我,恐怕我真的会召集所有的重臣议事,推举天子,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不上也得上了。”刘备决定还是和陈曦摊牌,说陈曦别藏事,自己最好也和陈曦挑明所有的事情。

    “呃……”陈曦挠了挠脸颊,“我只是慌了,脑子都混乱了,而且也不想妄议天子大位。”

    “你那不是妄议,你那是诚恳,有道理的建议。”刘备平淡的说道,“你我两人相交这么多年,你的建议可曾有错,只要你详细给我陈述理由,那一次我不曾支持你?”

    “但是这次涉及帝位啊,我真的不好说什么。”陈曦哀叹道。

    陈曦深感无奈,早知道这样,他就不想那些了,直接给刘备挑明,你今年登基拿到了只是一个残破的紫装,不仅需要修修补补好几年才能穿,而且有可能被人打掉,明年我给你打造一身装绑的全套橙装,然后咱们去砍人……

    “以后有什么建议,涉及我的直说吧,相交这么多年,不说别的,我对于你的能力非常认可,你对于我的肚量也应该知道。”刘备大气的一挥衣袖说道。

    “以前还觉得有些小气,这次真觉得肚量很不错。”陈曦点了点头说道。

    “你居然觉得我小气。”刘备抑郁的说道,“我在所有的君主里面都属于非常大气的了。”

    “倒数第三是吧。”陈曦开玩笑道,曹操,孙策莫名中箭。

    “看起来,你已经放开了,现在我想知道这件事,有眉目没有?”刘备换了一个话题询问道。

    “玄德公,就现在我了解到的情况看来,天子驾崩这件事是意外的可能性远远大于谋划。”陈曦无奈的说道,“因为所有人都不具有弑帝的动机。”

    “是吗?”刘备叹了口气说,“文儒有没有动机?”

    “没有!”陈曦斩钉截铁的说道,“他没有弑帝的动机,而且王师年轻状态乃是破界级好手,文儒没有这等棋子!”

    “好,既如此,我不再多问。”刘备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再问这件事,也不会再问李优是不是李儒这种话,李优就是李优!

    “王师之死才是天子驾崩的最大疑点,能灭杀王师,根本不需要放火。”陈曦沉默了一会儿,说出了这件事最大的疑点。

    “其实,子川你不用深究这件事了,天子驾崩这件事我让曹孟德和孙伯符去查了,我想你也知道,这根本查不下去,就算是我都知道出手的人太多。”刘备叹了口气说道。

    “是啊,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出手的人太多,而且当时大家都太有自信了,全都是遥控指挥,结果现在,根本没有办法确定一群人相互牵扯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曦同样无奈的说道。

    “因此,曹司空和孙伯符肯定是什么都查不出来。”陈曦一脸无奈的说道,“有资格查这件事的人肯定都有问题,包括我自己都不能确定我是否有问题。”

    “这件事就先这么僵着吧,对所有人都有好处,反正拖着拖着我们也就让他们服气了。”刘备傲然的说道。

    “也就是如此。”陈曦双手一摊,“依凭外物什么的,还不如自己动手,反正我们自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而且现在放弃了帝位,足以说明你的……”

    陈曦说着说着没声了,刘备也没在意,依旧朝着宫外走去,刘璋啊,来的太巧了,巧到刘备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刘璋做的,毕竟除了他刘备,刘璋最适合继承了。

    【我可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样的话,王越倒是死于意外了,甚至应该说本身没想杀王越,弑帝才是核心?】陈曦面色凝重的想到,这样一想的话,反倒很多细节合乎情理了。

    陈曦跟着刘备联袂而出的时候,刘璋的车架已经行进到宫门之外了,这个时候,张松已经将长安百姓的话整理了出来,呈递给了刘璋,瞬间刘璋脸都白了。

    早知道有这杠子事情,打死刘璋,刘璋都不会来长安,这下真成嫌疑犯了,对于天子之位什么的,刘璋确实有兴趣,但那个位置还要看肌肉,刘璋完全不觉得自己比刘备更有资格。

    搞不好刘备今天登基,一屎盆子扣在自己脑袋上,然后直接将自己拿下,自己这个益州土皇帝也不用做了,直接死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