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下下之策

    “你是说是文儒下手的?”陈曦声音之中带着惊悚,李儒你丫是弑帝弑习惯了吗?干掉了刘辩,你又有干掉刘协,刘家的皇帝跟你有仇吗?真当割韭菜了,收掉一茬又一茬。

    “不是他,他的手段我太熟悉了,后面董承干掉刘姓宗室那个九成是文儒的手段,他不可能弑帝的。”贾诩传音给陈曦说道。

    “那也就是说不是****了?”陈曦心下一安,真要是他们的人下的手,那陈曦就不得不想办法要将内部清洗一遍了,否则的话,在这等大事上居然还有人敢阳奉阴违,那真要下死手了。

    “如果子扬和子敬没问题的话,那就绝对不是我们的人做的,郭奉孝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而我,不应该说,我们这些人都不可能弑帝。”贾诩传音给陈曦,陈曦闻言彻底放心了。

    “你们问的如何了?”陈曦对于荀和周瑜询问道。

    “不是我们干的,虽说我确实下手了,但是我不可能和弑帝这种事情沾上。”周瑜平静的说道。

    周瑜说完,陈曦和周瑜扭头看向荀,荀眉头皱成一团,“出手倒是出手了,但是没人对陛下下手。”

    “也不是我们。”陈曦看着周瑜和荀说道,三人明显舒了一口气,“既然不是我们,那么接下来还请诸位通力合作。”

    周瑜和荀皆是点头,他们两人也不是不知数,如果刘备现在登基了,那么曹操和孙策不管这件事是不是刘备干的,都需要将屎盆子扣在刘备的头上,随之而来便是一场不死不休的大战。

    “奉孝,周公瑾和荀文若他们交给你了,防人之心不可无。”贾诩传音给郭嘉说道。

    “交给我吧。”郭嘉目不斜视的传音给贾诩。

    “唉,文和,防人之心不可无。”陈曦叹了口气传音给贾诩,现在这种情况由不得陈曦不戒备。

    “没想到你居然会传音通知我戒备,我还以为你真的相信了荀文若和周公瑾的话,就算他们说的是真的,其他人也未必会告诉他们两人真实情况。”贾诩略带惊讶的传音道。

    “我之前让两人那么做更多是为了让他们安心,有一个合作的基础,你也不想北疆好不容易打下的基础就这么散了吧,不过很明显人心散了,他们也在戒备啊。”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没办法,这是难免的事情,只不过还好你本人并没有任何人怀疑,至少这样虽说人心要散,也不至于会分崩离析。”贾诩倒是看的非常开。

    “诸位,安排一下,我们也去长安,这次我倒要看看是谁给我们添堵,在座的诸位,可谓是中原精粹,我们这么多人联手还有什么怕的,看看谁敢在我们眼皮底下下手。”陈曦冷笑着说道。

    荀和周瑜也都点头,皆是面色平静而怒火中烧,他们居然被人摆了一道。

    老实说在场这群人在长安下手的人不少,方式也是各种各样,目的也都各有不同,但是这群人之中任何一个都没有弑帝的想法,结果现在天子死了,深究一下他们居然成了同谋,因而一众文官皆是怒火中烧。

    另一边刘曹孙的内气离体已经先一步赶到了长安,而直到这个时候长安的血腥味也没有彻底消除。

    “走,先去未央宫,王师实力之强,甚至比我们毫不逊色,去问询一二即可。”夏侯也数次曾见过王越,自然对其非常有信心。

    赵云这时面色无比难看,他已经明白昨夜他感知到的气势是谁得了,长叹了口气,“怕是王师叔已经战死了。”

    夏侯一愣,扭头看向赵云,赵云缓缓道出昨夜之事,关羽和黄忠皆是面色一黑,然后皆是朝着未央宫前飞去。

    看着扎在石砖上的宝剑,赵云缓缓地走过去,将宝剑拔了出去,王越那柄已经通灵,如同红玉一样的宝剑在赵云拔起来的瞬间就轻颤了起来。

    看着剑嵴上那条痕迹,赵云面色凝重,这可是一柄拥有灵的神剑,就算是损毁了,也能自行缓慢的恢复,更何况这么浅的划痕,居然到现在尚未恢复。

    “让我看看。”关羽毕竟是神破界,能清楚的感受到这柄上的两种意志,而那道浅浅的刻痕上正好有一种意志。

    这等就如当初关羽斩碎邺城城墙在城墙上留下来的意志一般,不过比起当初关羽在城墙刻痕上留下来的神,现在这柄剑的刻痕上留下的意志更为凝炼。

    关羽直接进入状态,以自己的神瞬间碾碎了那道刻痕上残留的神,而且从这一道神之中,窥视到了剑上保留的昨夜光影。

    “王剑师输了,死于前后夹击,这道痕迹是那个对手留下来的,不过很可惜看不到是谁。”关羽面色凝重的说道,“对方的实力不比我弱多少,尤其是最后那一剑,非常厉害。”

    “师叔走了吗?”赵云叹了口气说道,“那天子呢?”

    赵云知道这句话是个废话,但是他不得不问,而果不其然关羽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等大军入城吧,家在长安的皆回家看看,长安城中的血腥味非是死了几百人就能导致的。”黄忠建议道,其他人闻言皆是点了点头,张绣,夏侯等人尽皆飞回自家在长安的院落。

    张绣看着有些焦黑的围墙和大门面色漆黑,好在家中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否则他婶婶要出意外了,张绣真就不知道该怎么给已经去世了的叔叔张济解释了。

    “将军回来了!”张绣落下来的时候,一群护院皆是围了上来。

    “伯渊,你回来了。”邹氏和张绣的夫人看到张绣,原本有些苍白的面色好了很多。

    “婶婶受惊了。”张绣眼见邹氏和自己夫人皆是无恙心情好了很多,“泉儿呢?回头我带他去见见我的师弟和叔伯。”

    张绣也是关心则乱,他家里的护院皆是张家铁骑本部退下来的老兵,虽说因为年纪问题,不如现在的西凉铁骑,但也绝对不是杂兵能对付的,真当这群人厮杀了一辈子的经验喂狗了。

    “泉儿因为昨夜的喊杀声,惊惧不能眠,刚才我才让他睡下。”柳氏的回答让张绣面色一黑,他张绣的儿子怎么是个废物,居然因为区区喊杀声,惊惧不能眠,果然需要操练,狠狠地操练。

    曹家夏侯家徐家,尽皆和张绣一般,虽说受到了攻击,但确实没有出现大的问题,这倒并非是乱军有意保留,只是这些乱军着实没有办法拿下这等军士护卫的院落。

    至于荀,程昱,陈群等人的老家,荀恽倒是因为晚上着凉差点死掉,但是杨彪尚且能看出来的事情,一个近乎具有精神天赋的家伙会看不出来?甚至荀恽因为自家距离未央宫较远,还记得通知一下身旁几家闭门避祸。

    倘若是寻常人通知,他们可能还不放在心上,荀家通知说是有祸事,他们还真不敢不相信,自然文臣也都多半躲过了一劫,当然也免不了有些家伙没有挡住。

    刘备和曹操率兵来到未央宫的时候,未央宫的残垣断壁已经被关羽等人挪开了大多数,并且在其中找到了不少的尸骸,有宫女的,有宦官的,还有天子刘协的……

    曹操看着那几乎烧成碳状,根本看不出模样的尸身抱头痛哭,那碳状尸骸身上的金丝银线,以及散落在四周的小玉珠,正是天子冕冠上的旒珠,只不过因为丝线已经被高温烧断,玉珠散了一地。

    加之在其他地方找到了天子私印,天子印绶,烧的仅剩下一点点点的天子服袍,曹操已然确定,面前这名已经被烧成碳状的便是天子刘协的遗骸。

    “有些不对啊,为什么印绶,天子服袍距离这个尸骸这里这么远。”陈曦传音给贾诩说道。

    “因为挣扎。”贾诩平静的传音给陈曦说道。

    “这么多宫女和宦官,不可能火烧到没办法跑的时候,天子才跑吧。”陈曦又问了一个问题。

    “你的意思是天子是被暗算了,然后才放火烧掉?但这么做意义何在?”贾诩皱眉询问道。

    “帝师王越的实力不下于子龙等人,火大到什么程度,救不出来?”陈曦没好气的说道。

    “那会不会是对方阻止王越……”贾诩刚刚传音给陈曦,突然就反应过来,这不可能。

    之前赵云和关羽已经说了壮年王越实打实破界级,这等实力打起来,不说动静有多大,全开的气势,足够让数十里之外同级别高手轻松感觉到,然而赵云和关羽都明确说了,昨晚只感觉到了一瞬间的气势,然后就断了,否则赵云关羽等人不可能将之无视。

    也就是说王越是实打实一招被击杀的,这和关羽用神抹除那道痕迹时窥视到的情况一样。

    “我从钟元常那里了解到的情况是,火焰已经升腾到房顶之后,王师的剑光才出现的,那之前王师去干什么了?”陈曦传音给贾诩询问道。

    “不可能被拖住,也就是说昨夜他根本没跟着天子?”贾诩大吃一惊,这种背后灵的保护,看陈曦就知道了,真真正正二十四小时无间断,王越居然没在。

    “嗯,元常说,天子和王师关系并不算太好,恐怕昨夜有人用某种方式拖住了王师,至于元常所谓的史阿我并不太相信。”陈曦略带阴沉的传音给贾诩说道。

    “看来你查到了不少的消息。”贾诩一边传音给陈曦,一边跟着刘备曹操等人对刘协的尸身行礼,然后将之放入给汉天子早已准备好的棺椁之中。

    “我现在不解的是弑帝的意义何在?”陈曦一边跟在刘备身后装作悲痛状,一边传音给贾诩。

    “我也不明白,但是事实已经发生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赶紧想办法稳住天下局势。”贾诩传音给陈曦说道,“孰轻孰重,你比我分的更清楚,天子下葬之后,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太多人。”

    “如是按礼的话,我们还有七个月的缓冲时间,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我估计最多三个月,天子就会下葬,而且葬礼的规格不会太大。”贾诩继续传音给陈曦,陈曦闻言心中一紧。

    “只有三个月吗?我想办法拖一拖,现在刘姓宗室还有几人?”陈曦传音给贾诩说道。

    “有名有姓,有资的就剩下主公,刘伯安,还有刘季玉了。”贾诩传音给陈曦说道。

    “情况有些糟糕,这些人都不是合适的人选,天子之位玄德公绝对不能现在上啊。”陈曦苦笑着传音给贾诩说道。

    “理想和现实冲突了。”贾诩同样嘴角发苦,上一次董卓的时代,就是理想和现实冲突了,最后跪在了现实的脚下。

    “文和,你通知该来的人来长安,剩下的交给我,不过我不得不承认玄德公比那两个家伙适合做天子。”陈曦无奈的传音给贾诩。

    “那就拜托你了,这次如果没办法的话,我选择下下策切莫要怪我。”贾诩带着些许说不清的悲凉说道,二十年的时间看着很多,但是对于他这种准备将之践行于理想的人来说,太少了。

    加之以当前形势,这一次如果不能解决现在这个问题,刘备登基的话,免不了一场大战,那等规模的战争对于汉帝国元气的损耗极其巨大,一场大战之后,没有五六年的调整如何能恢复元气。

    更何况若是损耗了这么多元气,五六年的治理就算能恢复,在场的能臣干吏又能有几个尚在,或者就算是在,又有几个心和人都在此,这些皆是汉帝国的损失。

    见识了天下的辽阔,贾诩再也不想被困在其中,可天下太大了,大到如果仅有他们,恐怕穷其一生,也就是迈步而出,甚至就算是加上曹刘,贾诩也没有一点囊括天下的自信。

    可终归有这么多人比没有这么多人要更容易一些,所以如无必要贾诩绝对不会下手,而现在貌似快到有必要的时候。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