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错失良机

    那道百余丈的剑光,从初出的垂垂暮色,气势一路攀升,抵达顶峰的那一瞬间其气势锐利的足以撕破天地。

    然而在其气势攀升到巅峰的瞬间,剑势达到最猛的那一刻,剑光如遭雷击,那本身并非实体的剑光,在那一瞬间就像是玻璃一样直接破碎,原本威压于世的气势戛然而止。

    那种惊天的气势,瞬间出现,瞬间消失,破界级全力全开造成的影响甚至还尚未传递出长安就开始消散了,唯留下未央宫那愈演愈烈的火光,整个长安近乎大乱。

    “云长怎么了?”正在和关羽秉烛夜谈的刘备,突然发现关羽回望长安,自然的询问道。

    “呃,大概是我的错觉吧。”关羽皱了皱眉,再感觉的时候,却又没有任何的发现。

    作为神破界的高手,他对于强者的感知非常准确,在刚刚他隐约感觉到了一种气势,然而他仔细探查的时候又消散掉了。

    “云长大概是累了。”刘备笑着说道,在他决定不偏不倚的将名额给黄忠的时候,就特意在夜里将关羽找来提前安抚一番,他的二弟因为当初的经历一直内心高傲。

    当然刘备也知道,因为这些年一直顺风顺水,又有自己等人看护,关羽实际上已经不再如之前那般了,刘备只是习惯性的安抚一下,也确实怕黄忠和关羽闹别扭。

    实际上刘备不知道的是,因为黄忠现在尚且才四十余岁,一身实力极其强硬,要能力有能力,要实力有实力,统兵也不差,关羽虽说高傲,还不至于说出羞于和老卒同伍这种话。

    甚至就连关羽都佩服黄忠十几年不断消耗内气治疗黄叙,至今尚且具有和他争锋的战斗力,正因此黄忠实打实凭本事干掉了一个内气离体,一个北匈奴单于,关羽也没什么不服的。

    因而在刘备暗示他选择黄忠和他一起的时候,关羽只是有些可惜自己这次干掉的高手还不够,下一次加油继续杀,并没有别的特殊的想法,反倒还认为确实应该如此。

    另一边正在休息的赵云猛地坐了起来,和关羽不同,赵云对于自己的感知非常有自信,那一瞬间微弱的气势传来的时候,赵云瞬间连方向都感知清楚了。

    然而睡的晕晕乎乎的马云禄连眼睛都不睁,在赵云掀被子之后,伸手开始在旁边摸被子。

    赵云果断将被子拉平继续休息,谁爱管谁管去,扰人清梦好不。

    话说赵云也是一个大小伙,而且是一个看着十八岁,实际上年龄相当凶残的青年或者说是壮年人了。

    加之赵云为人非常方正,可马云禄和吕绮玲皆是出身胡地,虽说家中努力将之教育成世家大小姐,结果最后还是被胡人的习性给带偏了,这种事情,赵云能拒绝一次两次,但是不可能拒绝太多。

    最后赵云果断装死人,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已经睡着了,你们爱来都来吧,反正要是打起来,我梦游中一手提一个丢你们回自己的帐篷。

    许褚和典韦的帐篷这一刻则是鼾声如雷,在那微弱的气势过来的时候典韦滚了滚,继续睡,精破界危险感知很好,但是气势感知真心一般。

    正在帐中激动的睡不着的黄忠,在感受到那一阵微弱的气势之后,直接和关羽一样忽略掉,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他要和刘备一起行走在众人之前,至于其他事,关他什么事?

    因而王越剑光破碎的瞬间勉强传递出来的一丝气势,在没超过百里便彻底消散掉了,这百里范围之内,能察觉到的人都因为这种那种原因丢在脑后了,直接导致第一波消息根本无人察觉。

    等到未央宫火起,烧的火焰卷天,扑都扑不灭的时候,北方归来的大军,夜里进行观察的暗哨才发现了不对。

    不过由于相隔几十里,未央宫的火光虽盛,但是在这里看起来也就是一个比较大的红点。

    若非巡营的是三家精挑细选出来的经验丰富的老兵,恐怕现在都没办法注意到这一情况。

    “通知屯长,上箭塔观察。”老兵在发觉那处火光有些不对之后当即通知其他人。

    屯长接收到这一情况之后,想了想,便登上箭塔,朝着老兵说的那个方向看去,作为炼气成罡的高手,目力是普通人的数倍,自然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红光代表的是什么,当即大吃一惊。

    “我去通传于将军和曹将军,说是长安火起,你们继续巡视。”屯长从箭塔上跳下来之后说道,不过等下来之后他反倒不像之前那么吃惊了,毕竟等下来他才想起来,长安火起关他们什么事情。

    一行巡逻的士卒闻言,也不再多问,便继续巡逻,屯长便前去给于禁和曹仁这两个今晚守夜的将领前去汇报。

    “哦,今夜居然还有事汇报,我们先听听是什么事情。”于禁眼见有护卫进来笑着对曹仁说道,两个家伙黑灯瞎火的摆了一桌子吃的,一坛水,一边吃一边扯淡。

    不过于禁虽是这么说,却也没放在心上,既然不是巡营直接冲进来,那么说明事情不大。

    “啥?长安发生了大火?”曹仁和于禁两人有点木,对视了一下,眼见对方和自己皆是如此,顿时哈哈一笑。

    “想来应该是天干物燥,发生了火灾,好了,继续下去巡逻,给他们一人赐一碗水酒暖暖身子,这天气,又冷又干,发生了火灾正常,长安又不归我们管。”曹仁挥了挥手说道。

    于禁闻言点了点头,表示很有道理,他们这里距离长安还有个几十里,难道他们现在杀过去救火,这不是扯淡吗?

    如此这般,于禁和曹仁很随意的就将此事揭过,其他巡逻的士卒也同样是如此,而第二日早上,整个军营本身并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所以自然也就没有人特意询问昨夜可曾发生什么事情。

    也因此,北疆的数十能在极短时间飞抵长安的内气离体尽皆错过了昨夜的一场大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