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所谓长乐未央

    陈曦仰望天穹,要说是黄忠的话,确实没什么问题,毕竟黄忠干掉了北匈奴单于呼延储,只说这次的功绩,黄忠跟着溜一趟还是没什么问题。

    毕竟驰道这东西正常不能走的,除了皇帝出门的时候走一走,其他时候也只有臣子大功归来能走两步,虽说陈曦对于走这个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但是武将很多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双眼放光。

    至于作为领头,这些武将根本不会去想,虽说他们私底下调侃孙策混不到三巨头,周瑜能混进去这类的话,不过回头孙策和刘备曹操并行的话,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

    “孟德,伯符,你,我还有公瑾,剩下两位曹公出一位,我出一位。”刘备眼见陈曦皱眉笑着说道。

    曹操和周瑜闻言皆是了然,这根本没有什么好说的,孙策出场不带周瑜那简直是笑话,至于刘备多带一个人,这也不是问题。

    “文若吧。”曹操根本没有思考,荀彧的付出他也是看在眼里,自然有机会肯定带上荀彧。

    “嗯,汉升如何?”刘备思考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也好。”陈曦点了点头,怎么说黄忠北疆之战也干脆利落的斩掉了北匈奴单于呼延储。

    至于其他人,诸如关羽,虽说亲缘职位更近,而且也干掉了两个内气离体,但是和北匈奴单于一比就有些单薄,就像为什么不选一三五人领头一样。

    选一个人那肯定是统帅周瑜先行,毕竟所有大战得胜,统帅都分一半功勋,选三个人,不上周瑜上孙策,其他人怎么看,准确的说这次谁都可以不上,就周瑜不能不上。

    同理五个人不够分,最后也就只能选择七这个数字了,便宜周瑜走中央了。

    至于君臣之礼,笑话,别说现在汉天子还没死呢,就算是汉天子随军,打赢了也是统帅统兵与之并驾齐驱,你孙策算个鬼!

    当年秦赵长平,昭襄王也上了,然并卵,主帅和最大功勋的人还是白起,战争这种事情,不想死就上能干的来。

    “没衣服的到时候记得准备衣服,周公瑾,记得准备好冕服,还有孙伯符也是。”刘备对着周瑜告诫道,不怕周瑜忘了,就怕孙策脑子里面根本没有这件事,到时候大家都穿鷩冕,孙策穿一身戎装,那要是不被打才见鬼了。

    “长安洛阳,都有周家的老宅,宅中有压箱的冕服。”周瑜平淡的说道,刘备闻言点了点头,有就好,万一孙策到时候真穿戎装去,那就丢人了。

    “不知道宣高一行前往太原王家情况如何了。”刘备很自然的岔开了话题,而郭嘉和贾诩对视了一眼皆是明白周瑜的手段。

    郭淮对于刘备来说不过是一个小官,但是刘备每天的任务就是到处认人,而且郭淮又蒙臧霸举荐,与关平,魏延,徐庶又有过命的交情,所以在得知那件事之后,刘备略微关心了一下。

    “大概是去迎娶太原王家的嫡女去了吧。”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没记错的话,王家嫡女今年应该才七岁吧,说不准才六岁。

    “到时候若是伯济迎娶王家嫡女,记得通知我送上一份礼物。”刘备笑着说道,郭淮在他看来还是很有潜力的。

    “嗯,到时候肯定通知。”陈曦点了点头。

    天知道还有七年还是八年才会迎娶,以郭淮的能力,再有个七八年,无人压制坐到两千石的位置绝对没有问题,到时候说不准他的婚礼你还会亲自参加。陈曦无语的想到。

    另一边臧霸和温宏带着数百军士,带着王晨那份战利品抵达了太原地界,而这时远处关平和魏延也是驾马,扛着一个大包裹朝着这个地方冲了过来。

    “伯济,我们没来迟吧。”魏延和关平朝着郭淮的方向吼道。

    “刚刚好,我还以为你们来不了了。”郭淮笑着对魏延和关平的方向吼道。

    “怎么可能,我们可是说好了,一起和你来上门提亲。”关平和魏延扛着包裹,驾着马冲了过来,“我们和孙伯符说好了,先行了一日,快马加鞭赶了过来,还好还好。”

    “这是我们两人给你挑选的礼物。”魏延将背后的包裹递给郭淮,郭淮也没有推辞,直接打开,一块完整的青玉雕刻出来的玉鼎。

    “我们两个挑了一路,最后也就看上了这一个,其他的我想你也都有所准备。”魏延哈哈大笑道。

    “走,去王家提亲。”郭淮胳膊一挥,直接朝着太原王家的老宅驾马而去,完全没有一点点羞涩,对于他来说,迎娶王家嫡女,责任的意味远远大于情爱。

    准确的说,他连王家嫡女王凡都没有见过,怎么可能有情爱。

    一群人带着大量的礼物前往王家老宅,看着那有些斑驳的围墙,合拢的府门,以及扫的干干净净的老宅外的青石地面,郭淮轻叹了一口气,王家确实损失惨重,但是王家的心并没有蒙尘。

    郭淮下马,来到王家老宅的门前,敲了敲门,然后就站在一旁开始等待,很快,王家的门便打开了,一个面带谨慎的老头先行对郭淮施礼之后,“请问阁下来王家所谓何事。”

    “在下郭淮,郭伯济,前来面见太原王家家主王彦云,有事相告。”郭淮恭谨的说道。

    门房听闻郭淮,看了看外面严整的军容,便知道这群人乃是行伍出身,当即打开正门,邀众人入内,只是眼底隐隐有一抹戒备。

    将众人引入王家客厅之后,门房的老头命侍女奉上茶水点心,然后才对着众人施礼道,“还请客人稍待,我这便去通知主上。”说完徐徐而退。

    “看来王家并没有因为挫折让家中乱作一团,默默地积蓄力量,等待他年崛起之日吗?”郭淮略带敬服的说道。

    “这些能传承千百年的豪门确实不容小视。”魏延到处看了看之后,一脸佩服的说道。

    门房实际上是王家的管家,这几年王凌一直谨小慎微,生怕家中再出波折,连王家后路都安排了数条,甚至连地契,田亩也早已收好抵押到了泰山总庄之中。

    合约六千多顷的田亩全部抵押给了泰山总庄,一旦王家出事,这些田亩全部归属给泰山,作为交换,从泰山那里带来了一大笔的资金,当然免不了全力支持一切和世家相关的政策。

    虽说王家最近几年确实挺惨,但是其名声并没有坠落,反倒因为王允一事,清名颇盛,也就是影响力还不错,所以陈曦当时便直接应下了,反正历史上太原王家也经历了这一遭之后才成就了门阀。

    既然是无本的买卖,为什么不做,白白得个好处,还能借用一下太原王家的美名,陈曦果断同意。

    “郭家,郭伯济找我?”王凌听完自家管家的答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放下自己手上的书本,随后心下猛地一突。

    王凌略带惶恐的出现在正厅的时候,一看臧霸,魏延,关平的气度,再看郭淮和温宏这等也曾一见的同辈,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我兄晨……”王凌与众人见礼之后,略带沉默的询问道。

    “令兄为保护我等,战死在了北方。”郭淮低头说道,王凌闻言长叹了口气,随后唰的一下眼泪就流了下来,王家可怜就剩下两个男丁,不想在这里居然又折损了一人。

    “节哀。”郭淮,温宏等人皆是劝慰道。

    “不知道我兄可有什么遗言告知。”王凌硬是擦干了眼泪,眼圈泛红的看着众人询问道。

    郭淮将王晨死前的遗言一一告知王凌,王凌闻言面带理解,强压下心中的悲痛对着管家说道,“去,带凡妹前来见伯济。”

    郭淮闻言当即对王凌郑重一礼,王凌直接应下也确实出乎了郭淮的预料,能带着嫡女出来见外客,一般来说这就是准了,再加之王家已经没有长辈,所谓长兄如父,王凌准了那就再无问题。

    然而等到王家管家带着一个扎着双环髻的小萝莉过来的时候,郭淮等人彻底懵了,然后皆是一脸发黑的看着温宏,而温宏简直是面如土色,他发誓,他当时只是说笑的。

    “这是令妹?”郭淮尴尬的看着王凌询问道。

    王凡眼见客厅之中有人,虽说略带怯弱,但是却对着众人一一施礼,未有丝毫的失礼。

    “嗯,除我之外,王家最后一人。”王凌平静的看着郭淮,“不过知道伯济兄可还要迎娶凡儿?”

    这一刻郭淮的嘴角都将脸抽的有些扭曲了,恨恨的看了一眼温宏之后,郭淮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娶!”

    王凌点了点头,郭淮的为人他也知道,加之郭淮能面对这种情况依旧不动摇,确实是一个重信义可以托付的人物,而且王家现在的情况,若是一直没有起色,到时候想要在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家族可真就不容易了。

    “既然如此,还请伯济,于明年仲夏来王家订婚。”王凌这时已经收敛了心中的哀意,尽量平静的说道。

    “便以此物为礼。”郭淮将准备好的礼物递给王凌。

    “好。”王凌看了看自己的妹妹,结过了郭淮递过来的东西。

    郭淮一行并没有在王家呆多久,王凌也没有留客的意思,几人在将属于王晨的那份功勋折合的战利品交付给王凌之后,便离开了王家,当然王凌也没有推辞。

    出门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等远离王家之后,郭淮先行朝着温宏扑去,随后关平等人都朝着温宏扑去,这次确实是太尴尬了,谁能想到王凡真的只有七岁。

    将温宏这个乌鸦嘴暴揍一顿之后,众人心下才算平静了下来。

    “伯济,你真要娶那个小女孩为郭家的主母?”臧霸头疼的说道,郭淮现在已经二十了,比王凡大了十三岁,这和陈群比荀彧的女儿大十三岁完全不是一回事,陈群那是续弦,郭淮这是发妻!

    男子十六而娶,娶妾也罢,娶妻也罢,一般都需要娶一个,郭淮娶了妾,妻一直在物色,但到了现在已经不可能再拖了,估摸着郭淮自己找不到,郭家就会给郭淮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十四五岁的嫡女作为郭家的主母。

    其意义在于郭淮主外,嫡妻主内,管家宅诸事,甚至郭淮自己找了一个小了一点的,十三四岁的,可以先订婚,然后行使主母的权力,但你找一个七岁的,如何管家宅?或者该问,能管家宅?

    十三四岁聪明的话,又有身后妻族帮扶压住内宅,管理家中诸事没有一点问题,而王家现在这个情况,妻族根本提供不了多少力量,要压住整个豪门的家宅内院,只能靠自己的能力。

    不是谁都跟蔡贞姬一样,蔡贞姬能压住羊家的家宅内院,那是因为蔡贞姬有觉醒精神天赋的资质,这种人物不靠任何外力,丢到任何一个豪门,就算是荀家陈家那种天坑家族,都能镇住家宅内院。

    “娶吧,说到做到,就算被家中族老收拾了,大不了我躲在军营不出去,有何怕的?”郭淮黑着脸说道。

    “唉,明年你订亲的时候再来通知我们,我陪你来,如果你家为难你的话,我帮你从陈侯那里求个礼物。”臧霸有些苦恼的说道,他觉得他现在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只能顺其自然了。

    “先养个七年吧,就当养女儿了。”郭淮一脸苦笑,这都是什么事情,王晨当时也不给说清楚,随后愤恨的看了一眼温宏,这个乌鸦嘴,温宏不由得一缩脖子。

    “唉,伯济,你真的很重情义。”魏延叹了口气,拍了拍郭淮的肩膀说道。

    “自己说的话,含着泪都要做到,只是这下没有办法给我父亲交代了,你们有没有什么能让我躲几年的地方。”郭淮无奈的说道。

    “这种地方倒是不少,只不过适合你的不多。”臧霸摸了摸胡子说道,因为他是刘备一方的元老,了解的隐秘远远多其他人。

    “不多就是有,有就好,有就好。”郭淮满意的说道,臧霸闻言摇了摇头,还是决定现在不要告诉郭淮事实了。

    “趁我们现在还有些时间,日夜兼程赶往长安的话,大概还能和主公等人一同前往长安。”臧霸扭头对着众人说道。

    “也该如此。”魏延和关平对视了一眼之后说道。

    是夜,刘备,曹操,孙策,刘璋等人距离长安不到五十里,长安内城未央宫火起,火光遍照十里,有剑光从未央宫斩出,剑光破百丈,斩破长空,随后剑光碎。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