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 八方汇聚

    “文若,你怎么办?我看公达和你在这件事貌似不是一条心。”陈群传音给荀彧询问道。

    “你不收手吗?”荀彧传音给陈群询问道。

    “何必啊,都到了这种程度,在场的手能伸到的,哪一个不伸手一二?”陈群平淡的传音给荀彧说道,“虽说我不知道你是何种想法,但大致上是限制天子?”

    荀彧并没有回话,他实在不想告诉陈群,他到现在还没有启用长安的棋子,准确的说荀彧现在内心非常的犹豫。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算了,突然发现那个内阁制度很有意思,圣天子垂拱而天下治,嘿,尚书确实有意思。”陈群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传音,不过最后一句话荀彧听的很清楚。

    荀攸这时则面色呆滞的思考着自己的计划,毕竟从陈曦将各种政体告知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明显不在是一个人,他们的身后都有从属于自己的利益团体,而政体的改变,会导致全方位的变化。

    罢了,荀家的后辈有没有我的谋划都不重要,他们的才智足以应对任何的困难,既然如此,我不若高坐局外,淡看长安迷雾,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们会做到什么地步?荀攸默默地想到。

    荀攸思虑数天之后决定还是置身事外,反正当天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便写好了书信派人加急送往长安,交给了钟繇,自己确实不想做什么,但是钟繇若是有算计,趁着现在必将有所成就。

    陈子川倒还罢了,可谓是诚挚君子,虽有出格的地方,但是其性格温润,倒是贾诩和李优……儒怕要趁着这浑水施展一二,而现在这个时机,稍不留神恐怕就有人能将主公拉下水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程昱默默地想到。

    看来只能让邠卿公帮忙了,长安即将大乱啊,既然如此我已经无法施展了,那就让所有人都如我一般无力再控制局面。程昱用余光瞟了一眼贾诩默默地想到。

    程昱所说的邠卿公,实际上就是老太常赵岐,这是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头,因为身体原因,不能远行,最近一直在就在长安。

    这是一个儒家思孟学派的大佬,当然这个学派在这个时代市场并不大,还未到后世那种儒家大宗,孔子真传的地步,不过对方可不仅仅是儒家大佬啊。

    作为一个历经世事,活到老,学到老的老头,已经进入了究极体的杂家学派,总之这是一个能镇住场子的人物。

    老实说程昱其实不想启用这张底牌的,因为这张牌搞不好会伤到自己,不过这个时候要搅浑了水,上这些上上代的家伙才能真正让所有人都看不清东西。

    一个个文臣或是随意,或是别有目的,或是为了自保,或是为了道义,各种手段在这一时间段都进入了长安。

    就在北疆的大军还有数日就抵达长安的时候,刘璋一行人带着三百精锐骑兵走长江,借道荆州,进入了司隶弘农,在通过潼关之后,终于进入了京兆尹。

    “主公休息一二,到了这里便也不用着急,走官道也不过三日便能抵达,而北疆获胜的消息倒是传到了长安,而大军归来的消息还未传至,想来尚未抵达长安。”秦宓看着一头大汗的刘璋说道,这么多年秦宓现在是少有的见到刘璋流露出英主的气度。

    “尚未抵达吗?”身穿玄衣,腰挂宝剑,因为年纪尚轻,肢体匀称的刘璋,轻哼一声,一种坐镇一方号令生死的气度散发了出来。

    “确实没有抵达,毕竟这次免不了要献俘,而以这等大功必然会赐长安百姓民爵,而至今尚未有消息,想来还需要数日才能抵达。”张松将搜集到的消息整理了一番之后说道。

    “这样吗?”刘璋扫了一眼张松,看到张松的丑脸,不由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总觉得张松跟着自己有些拉低自己的格调。

    张松自然看到了刘璋双眼的郁闷,心下有些无奈,这么多年刘璋早就习惯了自己的丑脸,郁闷的原因恐怕也是因为自己太过拉低对方的气度了。

    说来当日交接完毕之后,他们一行十几人一路驾马奔回CD将数十个小国的陈乞的上表交给刘璋之后,刘璋一扫前几年的颓废和懦弱,神色极其激动,直接表示自己要亲往长安上告太庙。

    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作为出身皇族,坐镇一方的诸侯王,刘璋本就一种予取予夺的生杀大权在握的气度,只不过以前总是怯懦不明事理,本身又没有什么功绩,所以并不算出众。

    而这次,手握数十几个小国陈乞上表的表文,刘璋真正拥有了底气,加之换了一身诸侯服袍,说话有了底气之后,刘璋居然有了三分诸侯王睥睨一方的气度。

    至少现在刘璋驾马而过,就算是不开口,普通官员百姓也会自然的避开,而非是之前那等如若沐猴而冠的伪物。

    “还有几日吗?走去驿站,换乘车架,派人先行送藩属诸国陈乞表文前去长安,到太常和宗族那里报备,让鸿门驿站准备诸侯车架和仪仗。”刘璋略一思考对着众人下达了命令。

    很快严颜就将一架豪华的车架送了过来,然后刘璋下马换乘车架,到了这里走官道,换乘马车才勉强符合刘璋的身份。

    刘璋换乘了车架之后,严颜率领的一众精锐士卒也都换上了铠甲,然后开始沿着官道以一种不紧不慢的速度朝着长安前进了,估摸着再有三天就能抵达长安。

    刘璋沿着官道行了两天之后,一支气势同样肃杀的两百多人的军队护送着几辆车架朝着刘璋的车队方向缓缓行进了过来。

    “众将士戒备。”严颜在远远看到身后那么一支车队的时候,就面露戒备之色,对方的军容比他在川蜀精挑细选的精锐本部更加可怕,而这条官道上,孙策伪称的刘表可是曾失踪过。

    当然这在其他人看来,那就是真正的刘表在数百人的保护下,都在官道上被干掉了,因而这条路可未必安全。

    在严颜戒备的时候,管亥也同样戒备着前面那一支车队,毕竟正常来讲,谁家车队需要几百一看就是精锐士卒护送。

    “张都,范哲,做好戒备。”管亥扭头对两个黄巾渠帅说道,两人闻言当即驾马而出护卫住两侧。

    话说当初张都和范哲再见到管亥的时候,还以为做梦,眼泪鼻涕哭的到处都是,然后第二天发现不是梦,那叫一个尴尬,但是内心的激动彻底压过了两人的尴尬,一路免不了问东问西,并没有因为数年的分散,而变得疏离。

    “严将军,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闭目坐在车架之中的刘璋在听到那密集的铠甲碰撞的声音,不由的睁眼询问道。

    “有车队出现在我们身后,我令将士们戒备而已。”严颜冷静的回答了刘璋的问题。

    “原来如此,只是区区一支车队,居然让你如此戒备。”刘璋笑着说道,随后打开车窗回望了一眼,瞬间不觉得严颜的戒备有问题了,虽说刘璋不怎么懂军事,但是后面那支车队一看就是军队在保护,而且还是那种训练有素的军队。

    “管将军,前面有人堵住了吗?”姬湘好奇的询问道,这一路行来,因为她的护卫实在是太过扎手,所以完全没人敢劫道。

    “姬小姐还请稍待,我马上解决。”话说间管亥开启了自己淡白色的军团天赋,全场的士卒气势猛地攀升一截。

    这次不仅严颜不淡定了,连坐车的刘璋,驾马在另一侧的张松和秦宓皆不淡定了,这种攀升气势,这是军团天赋吧。

    “声势弄得大一些,不用给对方面子。”张松扭头对严颜告诫道,严颜听闻之后,当即展开了自己的军团天赋,然后连内气离体的气势也绽放了开来,刘璋的护卫气势也同样攀升了一截。

    “糟糕!”管亥同样爆发出自己的气势,而身后的士卒也同样全力爆发,靠着更精锐的士卒硬是和对面拼了一个半斤八两。

    一个内气离体,两个炼气成罡巅峰,这护送的谁,整个中原有名有姓的皆是去了北方,更何况内气离体作为护卫,车架之中的人身份怕是低不到哪里去。双方瞬间便心生疑虑。

    “怕是哪位郡主,或者是万年长公主的车架。”张松盯着管亥护卫的车架看了好久,扭头对着严颜说道。

    “停车,我倒要看看,哪家的郡主敢如此肆意妄为,至于万年,她现在还在长安呢!”刘璋闻言之后当即命令严颜停车。

    严颜略有犹豫,但还是停下了车架,所有的士卒快速的结阵将刘璋的车架护卫在中央,然后盯着管亥的车架。

    这时管亥也是芒刺在背,和内气离体打一架并不是问题,问题是要是姬湘出问题了,那可真就糟了,他此行的目的,前往西域是一方面,护卫姬湘则是另一方面。

    双方皆是将自己的车架围住,然后其他人肃然的盯着对面,并没有出手,但自从刘璋停车之后,双方之间那种一触即发的紧张也确实不是说笑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